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斬天魔祖 > 第五十章 荒象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皇甫云離開楚曦后,找了一處安靜隱秘的地方棲身,他取出被斬殺的金剛猿、火鳥尸體,右胸口人形印記一閃,兩具開元境妖獸尸體瞬間消失,化作一股能量滋潤他的身體。

    “這......”

    皇甫云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他原本想取出血妖靈花,交給它來吞噬,煉化血丹,自己再服下血丹,萃取能量,沒想到胸口這個人形印記幫了大忙。

    “師傅,您知道為何最近這人形印記活躍程度越來越頻繁嗎?”皇甫云好奇的問了一句天魔。

    “那是因為你變強了,隨著你境界的提升,上蒼道體會漸漸蘇醒,你胸前的人形印記會開始感到饑餓,你的強大,讓它接觸到了更多不同種類,強大的生命能量,它會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去主動觸發吸收,來完成真正的覺醒。”

    天魔滄桑的聲音落入他耳中,皇甫云陷入了思考,過了片刻,他對識海里的天魔鄭重道:“師傅,請您告訴我附近哪里有強大的妖獸可以獵殺,我想要快速地晉升,如果可以,把那頭玄龍龜的位置告訴我,我去斬了他,應該足夠晉升煉氣五重!”

    “傻小子,這時妖族都聚集在一起,有一個妖族很強,肉身甚至超越那只玄龍龜,境界倒是只有開元境五重,你要試試嗎?”

    “沒問題,徒兒愿意一試!”

    一縷金光從他的識海射出,空氣中,皇甫云似乎聞到了濃濃的妖氣,他調動真氣,運轉天鵬身法,追尋妖氣的源頭之地。

    枯寂的叢林深處,一頭七丈高的巨象,沐浴著光輝,一株充斥著濃郁生命力的老藤安靜躺在它腳下。

    巨象用長鼻一把卷起老藤,塞入嘴里,翠綠的生命能量涌動,轟隆一聲,巨象雙膝跪地,寬闊的后背上,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正在不停往外淌血,那傷口足有數米長,傷口不寬,猶如一條細絲,筆直垂下,整道傷口從巨象的后腦勺一直延伸到脊梁。

    “吼!”

    巨象發出咆哮,老藤化為精純的生命能量驅散了它后背傷口上的一小部分煞氣,剩下大部分煞氣,還需要它接著尋找含有生命精華的靈藥服用才能完全驅除。

    “卑鄙的人族,竟敢使手段暗算我!等我驅除體內煞氣,再遇之時定要殺你!”

    象霸化作人形,他的身體,從脖頸到腰下都纏上了一種含有淡淡生命氣息的絲綢,用來止血,他的狀況很糟糕,不宜戰斗,一旦全力出手,后背的傷口就會崩開,讓他痛不欲生。

    皇甫云翱翔在天,看見這一幕,他取出黃金長槍,緊握在手,散發出排山倒海之勢,從空中落下,刺向那位人形青年。

    象霸反應敏銳側身躲過,皇甫云身法極速,猶如鬼魅從他身后再次進攻。

    黃金長槍狠狠地刺入象霸的手臂,一股霸道彪悍的力量從槍尖傳遞過來。

    “滾開!鼠輩!膽敢偷襲我!”

    粗獷的聲音像是一道驚雷在皇甫云耳邊炸開,他想拔出黃金長槍,卻發現竟然拔不動分毫,剎那間,象霸那比人頭還大的拳頭迎了過來。

    皇甫云驚的倒退,險些被擦中身體,他從對方的拳頭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壓,四周空氣在剛剛那一秒都凝固了。

    如果說玄龍龜的肉身給他的感覺是一座大山,那么眼前的這個妖族青年,就像是數座大山疊加在一起,他肉身產生的壓力遠在玄戟之上。

    “卑鄙的螻蟻,煉氣境就敢襲擊我,你真是活膩歪了!”

    象霸開口,他看了一眼沒入一半左臂的黃金長槍,眼神輕蔑,右手握拳,爆發出荒蕪的氣息,一擊轟出。

    “咔嚓”

    黃金長槍發出清脆的聲音,槍身斷為兩截,象霸面無表情,右手用力地從左臂拔出剩下半根黃金長槍,隨手扔在了一旁。

    皇甫云有些心疼,那畢竟是開元境巔峰法寶,連玄龍龜都可以打傷,現在居然被輕易打斷,這妖族究竟是什么本體,肉身也太霸道了。

    “滴答滴答......”

    鮮紅的血液從象霸后背滴落,他表情猙獰,強忍著疼痛,調動妖氣,想去暫時封住背上的傷口。

    皇甫云借此機會仔細打量了象霸,他身材魁梧,容貌粗獷,身高有一米九,雖然不及玄戟三米的高度,但他身上那種特殊的氣息,是玄戟不具備的。

    象霸身上纏繞了很多的銀白色綢布,在他兩腿后側,一滴滴殷紅的血液從脖頸沿著脊梁一路淌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血水洼。

    “原來你身上有傷,這次,我看你還敢不敢和我打!”

    皇甫云大喝,滿頭黑發無風自動,狂亂的霸氣從他體表噴薄,他雙手握爪,符光密布,身后騰起一只金色鵬鳥,那鵬鳥眸光冰冷,帶著一股睥睨眾生的威嚴,籠罩住了象霸。

    “弱小的螻蟻,你竟然掌握金翅大鵬族神通,今日我必須得把你擒下,審個明白!”

    象霸吃痛,后背上傷口的煞氣正在摧毀他的血肉,他咬了咬牙,兩只蒲扇大手化成深灰色,帶著一縷荒涼枯寂的氣息,迎了上去,與皇甫云正面硬碰。

    “轟隆隆!”

    爪與掌對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皇甫云橫飛出去十幾米才勉強停下,他的手掌已經骨裂,對方純肉身的力量實在是太強悍了,至少比自己還要多出幾萬斤的力量,這還是在受傷的情況下,如果象霸變回本體,力量還會增長數倍。

    突然,一陣刺痛襲來,他看向自己兩條手臂,發現手臂上的皮膚都變得干枯皺褶,輕輕抖動,居然掉下一層薄薄的血肉。

    胸前的人形印記釋放出一道綠色光源,滋潤著皇甫云兩條手臂,數息過后,他手臂上壞死的血肉又重新長好,手掌的骨骼也都盡數愈全,他驚訝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很快又鎮定下來。

    “奇怪,這妖族怎么過了這么久還沒有打回來?”皇甫云疑惑。

    剛才他被一掌扇入一旁的叢林,對方脫離了他的視線,如今一點動靜都沒有,實在是令人懷疑。

    他身法加速,出現在剛才戰斗的原地,地面上只有一灘鮮紅的血液,象霸已不知去向。

    “逃了?!”

    皇甫云有些焦急,如果對方脫身,下次出現很有可能會帶著幫手,那時候他就是再勇猛,也得調頭跑路。

    淡淡的妖氣從某個角落飄出,皇甫云剛想動身趕往,識海里,天魔叫住了他。

    “不必立即前往,那只荒象跑不了,它快死了。”

    皇甫云聽著這奇怪的話,反問道:“師傅,您這句話是什么意思?還有,那妖族青年是荒象族?”

    “大變化要來了,你先聽我的,別問那么多,調頭往西,二十里,那里有你一樁機緣,等你得到之后,再來取這荒象性命。”

    皇甫云連番詢問,天魔都不再出聲,他只能搖了搖頭,催動真氣,運轉天鵬身法,朝著西面趕去。

    吳清帶領著眾人在叢林里尋找皇甫云的身影,不料卻遭遇了幾只妖獸的圍攻。

    “砰!”

    一雙帶著火焰的拳頭將一頭五米長的紫獅擊斃,吳清在幾只妖獸身后來回穿梭,他身法飄逸,眼神清澈,沒有表現出一點慌亂。

    其余五六位師兄師姐表情輕松,在一旁環抱著雙手,并不打算出手幫助。

    “許師妹,你看,大師兄的曜日拳又有進步了!”

    “是啊!上次師兄對陣南域四妖木枯時,都沒有如今這般威勢,看來師兄從那次戰斗里領悟到了新的奧妙。”

    幾位師兄師姐紛紛給吳清加油鼓勵,楚曦呆呆的站在原地眺望著遠方一角,一條陰冷的小蛇從灌木里悄悄游出,想要偷襲她。

    熾熱的拳頭綻放出灼熱的高溫,土石頃刻變成了熔巖,吳清一人輕松收拾了幾頭開元境七重妖獸,他回頭望去,一條黝黑的小蛇爬上了楚曦的小腿,而她卻毫無察覺。

    “小心!”吳清沖著楚曦大喊道。

    黑色小蛇瞳孔幽幽,張開毒牙,欲勢作咬,一縷霸道的氣息化作細針,穿透黑色小蛇腦袋,纏繞在楚曦腿上的小蛇頓時生機斷絕。

    皇甫云背生金色翅膀,從天空緩緩降落,他凝視著楚曦身旁幾人,怒道:“你們幾個大活人,不幫忙斬殺妖獸,連身邊發生危險都不清楚,你們是蠢材嗎?!”

    吳清快步上前,一把將黑色小蛇尸體從楚曦腿上拽下,楚曦瞬間清醒。

    “我怎么了?咦,黃鐵牛,你怎么來了?!”

    楚曦表情興奮,露出甜甜的笑容,不過很快她又收起了笑容,轉變為憤怒,“你為什么要走?為什么不告而別?你不是說打算和我一起去其他幾塊藥田尋找寶藥嗎?!”

    皇甫云干咳一聲,尷尬道:“我是突然發現了一只受傷的妖獸,想去擊斃它,所以迅速離開了,現在它已瀕死,無力回天,我才過來找你。”

    吳清看著眼前俊俏的少年,微笑道:“小兄弟實力強勁,居然能以真氣擊斃開元境四重妖獸,實在是讓我欽佩!這小蛇含有劇毒,還會使用精神催眠,若不是你眼疾手快,楚曦就得要吃點苦頭了。”

    皇甫云看了看吳清,剛才他出言讓楚曦小心,讓他心里好感倍增,“閣下客氣了,我只是不愿意見到認識的朋友無辜受傷。”

    說著,他朝那幾位楚曦的師兄師姐瞪了一眼,霸道的威壓席卷眾人。

    幾位師兄師姐體若篩糠,惶恐的看著皇甫云,吳清嘆了口氣,“小兄弟,你不必生氣,回去以后,我自會和長老稟告,嚴加懲治,讓他們下次不敢再犯!”

    皇甫云收斂霸氣,不再針,幾位師兄師姐如釋重負,生怕皇甫云再為難他們。文學度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