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此曲終兮不復彈 > 第一百三十六章《布局多年》

第一百三十六章《布局多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肖辛夷還在疑惑為何不見諸葛浩初,原來他竟不在建河郡。

    “在我們夜襲建河郡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出發去平城了。”

    “所以你們在城外駐扎這么長時間只是為了將周圍兵力聚集到建河郡。”

    “對,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還有別的什么原因。”

    “要等能悄無聲息登上城墻的門派趕來,還要等城內埋伏多年的人破壞城門。”

    “埋伏多年?”

    “落月王在各個城郡埋伏了 十多年的內應。”

    難怪落月軍勢如破竹,難怪他們破城如探囊取物,原來他們的攻城計劃從十幾年前就開始了。如今蒼痍遍地民不聊生的安業國,如何能抗衡一個精心策劃了十幾年的陰謀。

    肖辛夷的身子微微顫抖,巨大的恐懼鋪天蓋地朝她襲來,江云愷這些年都做了什么。蒼安山莊在他們的計劃中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

    “辛兒…”

    諸葛清鴻沒有想到她反應會這么大,連帶著她和他緊扣的手指都在微微發抖。

    肖辛夷松開諸葛清鴻的手指起身,將搭在一旁的衣衫整理好遞到他跟前,動作輕柔的幫他穿上。

    “阿隱,明天放我離開。”

    “你要走?” 諸葛清鴻的手一頓。

    “師父還在皇宮,我要回雙圣門,現在只有師兄能聯系上他,我想知道他現在在皇宮的處境。”

    “司馬門主為何會在皇宮。”

    “為了讓朝廷對雙圣門放心。”

    “為何雙圣門非要幫朝廷不可。”

    “為何諸葛山莊非要幫落月軍。”

    室內一片沉默,肖辛夷知道雙圣門為何要幫朝廷,但諸葛清鴻不知道諸葛山莊為何要幫落月軍。

    “你走了古月怎么辦,我所帶的都是軍醫,只擅外傷,對內傷一知半解,你要把古月交到他們手上嗎?”

    “那就等古月醒了,到時你一定要放我離開。”

    “好。”諸葛清鴻眸光閃了閃應道。

    辛兒,你不愿做對不起師門的事,肖伯父的仇就由我來報。

    等胡古月醒了,平城怕是已經破了吧。平城之后是晏城,晏城之后便是皇城。與十年前突襲皇城不同,這次半個安業國都已易了主,朝廷除了守在斷天崖的十萬精兵,再無余兵可調。只要用李鈺牽制住李則,要不了多久這江山就會徹底翻天覆地。

    胡古月是在平城淪陷后第三日醒來的,秦悠悠看著迷迷糊糊的胡古月激動到語無倫次。

    “…胡胡…你終于醒了…這幾日都嚇死我了…太好了…我要嫁給你…再也不和你分開了…你如果醒不過來我可怎么辦…”

    頭腦發暈的胡古月聽到這句話后立馬清醒了。這個念頭他已在心底盤旋好久了,遲遲不敢說出來,難道這次他是因禍得福了。

    肖辛夷聽到秦悠悠的聲音身子一動,扇著藥爐的草扇都忘了放下,疾步走到榻邊為胡古月診脈。

    胡古月艱難的轉了轉頭,在看到秦悠悠和肖辛夷都完好無損守在他身邊時,臉上擔憂的神色終于淡了下去。

    “悠悠,你剛才說的那一句可是真的。”

    “啊,哪一句?”

    胡古月聞言翻了個白眼,他本想狠狠揉一揉秦悠悠的腦袋讓她清醒清醒,奈何手上沒有力氣抬不起來。

    秦悠悠看到他又一副想背過氣去的模樣頓時慌了。

    “姐,姐,胡胡又要暈了。”

    “沒事,他只是被氣到了,你哄兩句就好了。”肖辛夷收回手指心情大好的說道,擔心了這么多天,終于可以放心了。

    “我氣的嗎?我哪里說錯話了。”秦悠悠杏眼濕漉漉的,眼看又要哭了。

    “你自己問他,我去為古月熬一碗粥來。”

    肖辛夷低聲詢問了幾句胡古月,確定他沒有不適才走進廚房淘米熬粥,將熬好的粥交給秦悠悠后,她打開院門對守在外面的兩個清霄堂弟子道:“勞煩兩位把你們將軍請來,我有事找他。”

    “回姑娘,將軍不在。”

    “他去了哪里。”

    “將軍一大早就去城內放粥了,將軍吩咐過,如果姑娘想找他,小的可以帶姑娘去。”

    放粥,原來諸葛清鴻留在建河郡遲遲未動是為了安撫人心。

    肖辛夷站在房門外對秦悠悠說了一聲,披上披風隨其中一人從郡守府后門走了出去。干凈的街道上人來人往,不過短短幾日就已看不出戰爭的痕跡。街上叫賣聲此起彼伏,店鋪里迎來送往,甚至比攻城之前更加熱鬧繁華。

    在城門偏僻一角排起了長龍,每個人手中都拿著碗盆翹首以待,經驗豐富的肖辛夷自然知道這里就是粥棚。隊伍里其中幾人她還有些面熟,這些正是以前流落在城外的災民。

    雖然粥棚前人很多,但那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最奪目的存在,武林世家出身的公子本謙謙如玉,穿上盔甲后竟平添幾分雄視一切的豪邁氣概,此時他正在粥棚旁邊巡視,不遠處幾位妙齡女子正擠在一處,目光隨著他臨淵青松般的身姿來回晃動。

    仿佛心有所感,諸葛清鴻緩緩轉身,正對上肖辛夷迷離目光。嘴角扯出一抹愉悅的弧度,諸葛清鴻大步朝她走來。           “你怎么來了。”

    “古月醒了。”

    “是嗎,我回去看看他。”  諸葛清鴻笑容一僵回道。

    “那這里…”肖辛夷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長龍。

    “沒事,這里有人看著,我本來也是要回去的。”

    兩人并排朝郡守府走去,受了一路行人的注目。肖辛夷身上的弟子服血跡斑斑早已不能穿了,身姿窈窕的她身著淡藍長裙,外披一件純白狐裘,不施粉黛已然是風華絕代之姿。街上行人不時發出一陣陣贊嘆,都道這小將軍帶來的這位女眷,與他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肖辛夷出來的時候是從后門,回來時諸葛清鴻帶著她走了另外一條街從正門而入。遠遠的肖辛夷便看到一個熟悉身影,瘦弱嬌小的肖如流正伸長了脖子打探郡守府。

    “我說你怎么又來了。”守在門口的士兵一臉不耐煩。

    “我姐姐在里面。”

    “說了這里沒有你要找的人。”

    “有的,我親眼看見你們把她帶進了這里。”

    “郡守府里住的都是我們將軍和雙圣門的貴客,怎么會有你姐姐。”

    “沒錯,我姐姐就是雙圣門的。”

    門口的守衛噗嗤一聲笑了,如果不是落月軍規定不許為難普通百姓,他早就把他當成瘋子趕走了,哪里還會好脾氣的一次又一次好言相勸。如今連雙圣門中有他姐姐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如流,你怎么在這里。”

    肖如流聽到這聲音猛然回頭,看到緩步走來的女子眼底竟生出幾分酸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