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此曲終兮不復彈 > 第一百零九章《九霄之謎》

第一百零九章《九霄之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冷墨妍回毒圣門了,胡胡回了自己的院子,一會就過來,姐,你的臉色好差。”秦悠悠看著肖辛夷擔憂的說道。

    “我沒事,休息一會就好了。”肖辛夷看到她房間不染纖塵干凈整潔的模樣,揪心的疼痛從心口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六歲那年剛到雙圣門時見過蘇月仙一面,那個時候蘇月仙應該還是健康的,可那時肖辛夷滿心滿腦都是要替蒼安山莊報仇,對別人的事并不上心,她只依稀記得蘇月仙母親去世后她有很長時間都沒有見過蘇月仙,適逢那時云相依上山求醫,她每天都要為云相依煎藥送飯,抽出的時間都在練習內功心法,曾向鐘淵打聽過蘇月仙的情況,鐘淵只是告訴她蘇月仙生病了,肖辛夷想去看看她也被鐘淵攔住了。待肖辛夷再次見到蘇月仙時,她已終日離不開湯藥了。

    肖辛夷走進房間將從雍城帶來的行李一一打開,目光突然被一只黑色的木匣子吸引,肖辛夷腦中頓時一片空白,這是‘九霄’,離開雍城的時候諸葛清鴻特地讓她帶上的,諸葛清鴻和余音閣的西門三娘曾經說過,‘九霄’只有內力強勁的武林高手才能彈出琴音,可諸葛清鴻的內力遠在她之上也彈不出聲音。肖辛夷穩了穩心神將‘九霄’從琴匣中拿出來,纖纖玉指輕輕撥動細細琴弦,便有一陣天籟之音從‘九霄’翩然而出。肖辛夷低聲喚了一聲:“悠悠,你過來。”眼睛卻死死盯著‘九霄’,一刻都沒有離開。

    秦悠悠應聲從外面走近肖辛夷身邊問道:“姐,怎么了。”

    “悠悠,你撥動一下琴弦。”肖辛夷的聲音有些空洞。

    秦悠悠看著她僵硬的動作和空洞的聲音十分奇怪的回道:“姐,我不會彈琴。”

    “不用你彈出曲調,你只需要彈出聲音就可以。”

    “哦,好。”秦悠悠說著走到‘九霄’跟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撥弄了幾下琴弦,室內一片靜逸。

    “用些力氣再彈。”肖辛夷抬起頭來看著秦悠悠。

    秦悠悠從未見過如此奇怪的肖辛夷,也知此事對于肖辛夷而言十分重要,當下點了點頭,重重的撥動幾下琴弦,周圍靜的可以聽到兩人的呼吸聲。

    肖辛夷輕輕摩挲幾下手指 隨后覆上琴弦,泠泠琴音似清風拂過房間每一個角落。

    秦悠悠見狀訕訕的笑道:“姐,諸葛公子沒有騙你,這琴果然是認人的,只有你才能彈出聲音。”

    肖辛夷卻沒有回答秦悠悠,此時在她腦中唯有司馬正清說的話來來回回盤旋飄蕩。

    “唯帶有洛家血脈的后人才能彈奏出聲音。”

    如果‘亂世’是師祖洛九天留下的,那她手中的‘九霄’又是什么來頭。

    “姐,姐,你怎么了。”

    聽到旁邊秦悠悠焦急呼喚的聲音肖辛夷才回過神來,她看了一眼秦悠悠道:“沒事。”說著將‘九霄’放進琴匣抱在懷里又道:“我去凌空殿一趟,如果你餓了可以讓古月在我院里為你做些吃的。”

    “姐你不是剛回來嗎?”秦悠悠問道。

    “還要再去一趟。”肖辛夷說完抱著琴匣快步走出她的院子。

    凌空殿轉眼即到,肖辛夷踏進凌空殿的時候司馬正清還坐在剛才的位置上未挪動半分。司馬正清有些詫異的看著急匆匆趕來的肖辛夷問道:“辛兒,可是出了什么事。”

    “師父,您來看看這張琴。”肖辛夷將琴匣放到桌上打開。

    司馬正清聞言起身走到肖辛夷身邊,隨后震驚的看著肖辛夷急聲問道:“這張琴你是從哪得來的。”焦急的模樣全然沒了平時的仙風道骨。

    “諸葛清鴻在泗水城的一間樂坊里買的。”肖辛夷將前因后果對司馬正清細細講了一遍。

    “你等等。”司馬正清聽完之后放下手中的九霄轉身走進內室,片刻后抱著一只琴匣走了出來。

    司馬正清將手中那只琴匣和‘九霄’并列而放,意味深長的看了肖辛夷一眼之后將琴匣打開。司馬正清口中威力無窮的‘亂世’就這樣呈現在肖辛夷眼前,和‘九霄’一模一樣的‘亂世’,只是琴身顏色有些不同,一張略深,一張略淺,除此之外,一般無二,顯然是出自一人之手。

    “師父。”肖辛夷喚了一聲沉默不語的司馬正清。

    司馬正清伸出手撫了撫‘亂世’之后又撫了撫‘九霄’,嘆了一口氣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本來為師不想讓你過早知道這件事,可天意難違,該是你的責任你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開的。”

    肖辛夷不明所以。

    司馬正清從琴匣中將‘亂世’拿出對肖辛夷道:“辛兒,你彈奏一曲。”

    肖辛夷低聲應了一聲:“是,師父。”

    面對‘亂世’時肖辛夷是心存敬畏的,畢竟這是七百年前祖師留下來的。

    一挑一抹間便是一個音符,一個音符便已讓肖辛夷呆愣在原地,心中有所懷疑是一回事,證實心中懷疑又是另外一回事。

    “為什么?為什么我也可以彈奏‘亂世’。”

    肖辛夷收回手掌隱在袖中喃喃自語道。

    “辛兒,因你的祖母洛朝顏是我的師姐,也是我師父洛南星的長女。所以你才能彈奏‘亂世’和‘九霄’。”司馬正清對呆愣的肖辛夷輕聲細語道。

    “師父,那‘九霄’又是怎么回事。”此時的肖辛夷已處在近乎崩潰的邊緣。

    “七百年前余歸晚前輩和師祖一起建立雙圣門,卻在師祖成婚不久后離開雙圣門隱退江湖,離開時余歸晚前輩讓師祖為她斫了‘九霄’,將內力封于琴身的方法便是她傳于師祖的,祖師便在‘九霄’中封印了自己三成內力,祖師曾留下祖訓,若是有朝一日‘亂世’不能用了,便去尋余歸晚前輩討要九霄,沒想到…沒想到余前輩竟懷了祖師的血脈,但不知她的后人為何會落魄到賣祖傳之物討生。”畢竟現在司馬正清講述的是七百年前祖師的故事,言盡于此便不再說下去。

    肖辛夷聽后心中更是感慨萬千,聽司馬正清所言余歸晚在當時定然也是驚才絕艷的人物,卻甘愿陪洛九天隱居深山,可見她和洛九天的交情之深,卻在懷了洛九天血脈后看著他和別的女子成婚,當時洛九天知不知道余歸晚懷了身孕已無從知曉。肖辛夷無法想象一個女子是帶著怎么的心情看著自己的情郎和別的女子成婚,又是帶著怎樣的心情讓情郎斫下一張可以辨別血脈的瑤琴,當時的余歸晚定然也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如今看來她的心思確是白費了,洛九天至死都不知道他還有另外一支血脈存在這世上。若不是諸葛清鴻機緣巧合下得了九霄,恐怕這件事就真的成了無人知曉的秘密。

    肖辛夷在感慨余歸晚的同時又想到了自己的祖母,肖辛夷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祖母竟也是雙圣門的弟子,還是上任門主的長女,也是開山祖師洛九天的后人,雙圣門的門規森嚴,連門主的女兒都一視同仁,洛朝顏當年選擇了肖辛夷的祖父,就相當于放棄了雙圣門的弟子身份和一身內力修為。隱姓埋名只為一人。肖辛夷自從學了醫后才知道原來她們一家人的名字全是以中藥為名,她的祖母一定是十分思念醫圣門,才會以這種方式傾訴自己的相思之情。

    師徒兩人看著桌上兩張瑤琴各懷心事。過了很久肖辛夷才接受了眼前事實,她是洛家后人,蘇月仙亦是和她血脈相連的親人。

    “師父,你一直都知道我是洛家后人對不對。”肖辛夷問道。

    “是,我一直都知道。”司馬正清回道。

    “既然我能彈奏亂世,為何還不放過蘇師姐“

    “辛兒,你可知為何洛家血脈為何如此單薄。

    “為何?”肖辛夷不解的問道。

    “因為凡是碰過‘亂世’的洛家后人身體皆會有損傷,受孕本就不易,能平安生下后輩更是難上加難。”

    肖辛夷在渾渾噩噩中走出了凌空殿,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件件匪夷所思,先是蘇月仙將不久于人世,后來又得知九霄的來歷和她自己的身世。她需要靜一靜才能將所有的事情接受并理清這其中關聯。

    肖辛夷回到她自己院子里的時候已是深夜,秦悠悠正坐在飯桌前打盹,胡古月正在門口張望,看到肖辛夷后疾步走到她跟前道:“師姐你回來了,悠悠已經將飯菜熱過兩次了,你快去吃飯吧。”

    肖辛夷走到房間內看到還熱氣騰騰的飯菜眼眶有些濕潤,無論如何她身邊還有如此在乎她的人,不忍讓她們擔心,肖辛夷勉強吃了一些,待將一切收拾妥當后胡古月才回了自己院子,秦悠悠則住在了肖辛夷的院子里。

    這一整天肖辛夷竟都沒有機會向司馬正清稟報她在雍城查到的事,司馬正清似乎也并不著急,一直沒有問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 快乐飞艇开奖图 欧亚卖场经销商赚钱 言情小说赚钱吗 体育图彩票江苏11选5 唐河到南阳拼车赚钱不 青鹏棋牌手游 大乐透138历史汇总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下载 晓游棋牌官网大厅下载 3D所有开奖号码查询 在深圳做点什么副业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