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星河鐵騎 > 第一卷 縹緲天 第一百零三章 戰蛇王

第一卷 縹緲天 第一百零三章 戰蛇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眾人說著,看向張寒的眼神亦是充滿了信心。

    而感受到這些戰兵對自己那種無條件的信任之感,張寒的心中亦是一陣感動。

    不過只見張寒緩緩搖頭道:“在你們每個人的身前都一枚青天果,此乃五階靈寶,具有改善人體資質的逆天功效,服下它,你們將有很大的可能從此開啟修行之路。”

    “不過你們放心,這其中并沒有你們想象中的痛苦過程。”

    張寒言罷,有咧嘴一笑道:“以后你們可還得跟著我打天下,我可舍不得讓你們怎么樣,準備好了的就服下這青天果吧!”

    眾人聞言,先是輕輕一笑,隨即只見大伙均是毫不猶豫的一把抓起地上的青天果扔進了自己口中。

    “閉目調息,按照我們平時傳授給你們的心法運轉體內靈力。”

    張寒說著,將自身神識猛地釋放出來,將這三百人全都覆蓋了進去十刻觀察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場中眾人的身上很快便出現了變化。

    而在張寒的感知當中,一團團宛如火苗般微弱的氣息正隨著青天果的功效一點點狀大起來,甚至有不少人的氣息此時已經變得十分強大,即便是與一些鍛體初期的修士相比亦是相差無幾。

    “嗯,”悶哼聲響起。

    場中還是出現了張寒擔心的意外。

    只見一名坐在中間一排靠近張寒這個方向的狀漢此時竟是面色慘白,大可大可的冷汗更是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這是?”張寒一驚快步上前將一只手按在那壯漢后背上說道:“守緊心神,別太緊張,慢慢來。”

    隨著張寒的話音落下,那壯漢似乎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周身絮亂的氣息再度便得凝練起來。

    并且這股氣息,隨著張寒滲入到壯漢體內的絲絲靈力開始慢慢在經脈中游走起來,很快便在那壯漢體內完全了一個周天循環。

    做完這些,張寒又緩緩回到了隊伍前方,背負著雙手,不斷的游走觀察著眾人的變化。

    這開啟修行之路不難,只要時機合適也不會有什么痛苦,但是這卻是很重要的一步,容不得半點馬虎。

    張寒之所以要親自把關的原因就在于此,若是有人因為急切或是緊張從而導致體內靈力絮亂,傷了身體根本,即便是突破了也會留下不下的病根。

    不過在接下來的兩個時辰中,這些戰兵卻是沒有出現多少意外的情況。

    而隨著一道輕微的氣浪鼓起,三百人中出現了第一位邁入鍛體期的戰兵,這一道氣浪也像是一個信號一般。

    在接下來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內,場中氣浪就是雨后春筍般,此起披伏,在那場中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半個時辰之后。

    “哈哈哈,我等突破到鍛體期了?我們現在也是

    修士了?”一名戰兵驚喜的在那場中高呼。

    四周之人看著他的神情同樣一臉的激動,更甚者竟然兩兩抱在一起放聲大哭,仿佛是剛剛經歷了什么大苦大難終于解脫出來一般。

    “踏入修士行列之后感受果然不一樣,就連這軍武拳我感覺威力都至少大上了十倍不止。”

    “這算啥,我現在感覺自己能一拳打死一頭猛虎你信不信?”

    “哈哈哈,不管怎么說,這次還是要感謝殿下恩惠,沒有殿下我們還不知道那輩子才有踏入修士行列的福份啊!”

    “沒錯,我等拜謝殿下圣恩!”

    “.......”

    眾人說著,亦是紛紛跪下對著張寒深深的行了一禮。

    見到此幕,張寒卻是與身旁的香兒相視一笑,隨即揮手淡淡說道:“我星城戰兵有豈會平凡,爾等起來吧!想要報答我日后好生守護我等家園即可。”

    “我等誓死追隨殿下,誓死保衛家園!”

    眾人再次齊聲答道。

    半響之后,當這三百人重新回到軍營之時瞬間便掀起了軒然大波。

    “臥槽!還真的全都突破了!”

    “不得了,不得了,王小牛都踏入到了鍛體期,當真是神仙手段啊!”

    “哈哈哈,兄弟,能看見你踏入修士行列大哥這心中可是激動萬分啊!”一名戰兵上前摟住此先差點走火入魔的那名壯漢說道。

    那壯漢聞言,亦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多虧了殿下在關鍵的時刻給我了幫助,要不然此處突破我可能還會兇多吉少。”

    “嘶!”那戰兵大驚道:“還有這事?快都說來聽聽,給我們這些還沒突破的人分享一下經驗。”

    “.......”

    場中眾人一時間仿佛是炸開了鍋一般,熱鬧無比。

    當然了,更多還是那些沒有參與突破的人在學習經驗。

    與此同時,又是三百人的戰兵被帶到了張寒身前。

    依舊讓他們分三列坐下,張寒再次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青天果的功效以及突破需要注意的事情。

    接下來的過程就與此先相差無幾。

    三個時辰之后,場中突破的氣浪聲再次響成了一片。

    值得一說的是,也許是此先那批突破的人開了一個好頭,在這一批的三百人中竟然沒有任何一個出現意外,全都順利突破到了鍛體期。

    看著興高采烈走回遠處軍營的三百人,張寒亦是微微吐出口氣。

    一直保持著神識覆蓋眾人可是一個很勞人精力的事情。

    在張寒一旁,香兒見狀亦是緩緩從腰間掏出一張繡有七彩云霞的繡帕為張寒擦去了額頭上的汗水。

    “公子,要不我們休息一下吧!”香兒有些心痛的問道。

    而聽聞此話,張寒卻是淡淡一笑并搖

    頭說道:“不用,這才完成了不到千人,我們還得加緊進度,這秘境中可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做。”

    “哦。”香兒憋著嘴,有些委屈模樣的應了一聲。

    她也知道,公子是不會浪費任何一點時間來提升自身實力的。

    于是在接下來整整一天半的時間中,張寒完全了對兩千多戰兵的突破。

    甚至就連那劉安也在張寒的要求下吃下一枚青天果突破到了鍛體后期,其實力亦是提升了大截。

    當然了,變化最大的還是那兩千戰兵。

    如果說此先的他們只能算得上是虎賁之師,那么此刻的他們就能用天降神兵來形容。

    不管是在實力還是軍威之上都有著飛躍式的提升。

    張寒甚至可以想象,當這支軍隊在遇上那蠻人的修士大軍之時,會給對方怎樣一個巨大的驚喜。

    沉吟半響,張寒在完成了所有的突破之后并沒有立馬下令啟程,而是又繼續停留了一夜,用來給這些剛突破的戰兵熟練自己暴增的實力。

    當夜,張寒只聞營中舞刀弄槍發泄之聲此起彼伏。

    ......

    第二日,張寒等人簡單的吃過早飯。

    兩千多戰兵便滿載寶物的向那地底深處行去。

    與他們之前所走的那座大山一般,這地下世界越是向下越是寂靜,甚至安靜得讓人感到可怕。

    “殿下,前面有動靜。”

    突然,那劉安帶著幾人從前方的黑暗隧道中跑回來低聲說道。

    “什么情況?”張寒面無表情的問道。

    聽聞此話,那劉安卻是俯身上前,在張寒的耳畔低聲說了幾句。

    只見張寒的神色隨著劉安的話音微微一變,隨即又眉頭一挑道:“你確定能沖過去?”

    “是的,屬下可不敢拿殿下以及兩千多戰兵的生命開玩笑。”劉安答道。

    “那好,你去將這事告訴兄弟們,并告訴他們保護好自己。”

    “屬下遵命!”

    兩人言罷,張寒卻是繼續對著身旁的香兒說道:“前方有數量龐大的妖蛇段路,香兒若是害怕,等下就閉著眼睛跟我坐一起。”

    “蛇?”香兒聞言,一張小臉瞬間便得慘白。

    她李香兒什么都不怕,唯獨就怕這蛇類生物,聽見張寒的言語,她哪里還會猶豫,當即便瘋狂點頭道:“公子,等下我會死死抓緊公子衣袍的,不用擔心香兒。”

    香兒說著,一張小臉卻是苦成了一團,哪里有半分言語中的輕松隨意之意。

    “呵呵。”張寒淡淡一笑道:“沒事的,有我在。”

    張寒言罷,兩手伸到香兒的腋下,輕輕往上一抬便將其放到了自己身前的獵云豹之上。

    “坐穩了!”張寒低呼,于此同時,坐下的獵云豹輕呼一聲,開始猛地加速前

    沖而去。

    “沖!”劉安亦是在張寒身后高呼,兩千戰兵在此刻仿佛是化身為山洪一般,猛地涌進那隧道之中。

    “嘶嘶嘶嘶!”

    眾人前腳剛入隧道,便聽見那四周密密麻麻的蛇聲嘶鳴,而入眼所見,全是密密麻麻的蛇群,張寒雖然不知道具體有多少,但是張寒敢保證,僅是肉眼可見的便有不下上萬條,且均是孩童手臂般大小的毒蛇。

    “白虹貫日!”

    沒有任何猶豫,張寒一馬當先,抽劍便是猛地隔空一劍。

    “轟隆隆!”

    劍氣宛如一把無形的鐮刀,將那堵住張寒等人去路之上的毒蛇通通斬成了兩截,看上去駭人無比。

    “沖過去!”張寒高呼,手中斬靈劍亦是一劍接著一劍不停的揮砍出陣陣白芒。

    “轟隆隆......”

    蹄聲如雷,前兩戰兵口中含著星城獨有避毒丹,手中戰刀亦是不停從那地面之上劃過,將一些飛躍而來的毒蛇斬盡。

    沖刺了整整十分左右,張寒等人的四周依舊還是密密麻麻的毒蛇,而那出口位置依舊看不見任何跡象。

    與此同時,兩千戰兵中已經逐漸開始出現傷亡。

    那些毒蛇也想是學聰明了一般,不在一個勁的對著馬背上的眾人咬去,反而是不要命一般的將眾人身下的戰馬咬得血肉模糊。

    盡管已經很小心的去防備,可是眾人也還是架不住這蛇群數量的碾壓。

    很快就有人的戰馬倒下,隊伍前進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慢。

    不過好在眾人都已經突破到了鍛體期,只要不是被咬中咽喉這類要害位置,這些毒蛇對戰兵們的威脅倒也不大。

    反而是面對這些毒蛇,戰兵們往往一刀下去就是一大片的殘肢碎體,威勢驚人無比。

    感受著隊伍前進的速度越來越慢,甚至可以說快要停泄不前,張寒的眉頭亦是微微皺起。

    “殿下,失算了。”劉安身上掛著好幾截毒蛇殘缺跑來說道:“這毒蛇的數量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下就能沖過去的。”

    聽聞此話,張寒神色一凝,他也沒想到這隧道之內竟然有著數量如此巨大的毒蛇,而且張寒一直都在擔心一件事情。

    這些毒蛇的數量如此眾多,若說沒有想拿鼠王一般的蛇王,這打死張寒他都不信。

    想到這里,只見張寒又猛地對著那劉安說道:“讓兄弟們下馬,將戰馬都圍起來保護好,我們可沒有戰馬能夠補充。”

    張寒言罷,只見他一拍獵云豹的頸部,那獵云豹立馬就轉身帶著他往那戰兵隊伍跑去。

    “點起火把!保護好戰馬!”張寒一路高呼,眾人戰兵聞言亦是立刻翻身下馬將一個個火把點亮。

    張寒的想法其實簡單,既然不能快速通過,那還不如穩扎

    穩打的前幾,反正他們藍星戰兵都有張寒等人下發的避毒丹,那些毒蛇奈何不了他們,唯獨要做的就是保證他們在沖出地底之后還有戰馬可用。

    “嘶!”

    突然,一道明顯要響亮不少的嘶鳴之音猛地從那遠處漆黑的隧道中傳來。

    “嗯?”張寒回頭,亦是快速回到隊伍的前方。

    “不好殿下,這是蛇王!”劉安在一旁驚呼,在他的視線當中已經能夠見到一條水桶般大小的毒蛇正盤橫在他們前進的方向之上。

    “讓兄弟們都當心,我先去會會這蛇王!”張寒說著,一拍獵云豹的毛發。

    “嗖!”破空音響起,以獵云豹的速度的,這些毒蛇幾乎難以捕捉其身形,很快便帶著張寒帶到了那蛇王身前。

    看著眼前那身上滿是青紫色花紋的蛇王,即便是以張寒的心性也依舊感到了一陣惡心以及膽顫。

    甚至不用多少張寒也知道,這蛇王的毒性怕是會大得驚人,這點從那山角形的頭部以及身體上的花紋便知道了。

    想到這里,只見張寒緩緩低頭在香兒的肩上一拍道:“抱緊我,死也不要睜眼。”

    “嗯!”香兒重重點頭,身形亦是快速轉了過來,像是八爪魚一般死死的纏在了張寒的身上。

    盡管沒有睜眼去觀察四周的環境,但是光是聽著那四周那響成一片的嘶鳴之音,香兒的寒毛都被嚇得根根豎立,此時張寒開口,她再也控制不住心中驚恐一個勁的想要往張寒身上轉。

    而感受到懷中的少女身軀,張寒先是一愣,隨即面色漸漸陰沉。

    香兒在顫抖,這讓其顯得如此可憐。

    “混賬東西!”張寒看著那蛇王大罵一聲,面上怒意越發濃郁。

    他沒想到香兒竟然會如此懼怕這些毒蛇,甚至張寒低頭望去之時都能見到那埋進他胸口位置的絕美面龐上帶有絲絲淚花。

    這一幕幾乎差點讓張寒發狂。

    看著那盤橫在不遠處的巨大蛇王,只見張寒面色一寒,高聲喊道:“獵云豹,隨我撕碎它!”

    “吼!”

    獵云豹大叫。

    一人一獸亦是猛地對著那蛇王撲去。

    “嘶......!”

    蛇音嘶鳴,面對這獵云豹的飛撲,那蛇王竟是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對著他們咬來。

    “哼!”張寒冷哼著隔空一劍斬出。

    “鏘!”仿佛是金屬碰撞的聲音猛地在場中響起。

    張寒與獵云豹的瞳孔均是猛地一縮。

    他們都被這蛇王身上那恐怖的防御力給微微驚住。

    不過,張寒的一劍雖然未能取得什么實質化的成效,但是卻將蛇頭一劍劈開。

    緊接著,只見獵云豹猛地探出前爪。

    “鏘!鏘!”

    兩聲金鳴之音中,只見那靠近蛇頭位置的蛇身突

    然出現了兩道白痕,甚至有著幾片蛇麟脫落。

    “嘶......!”

    蛇王吃痛,腥紅著兩眼仰天長嘯一聲,緊接著便見到那盤旋在地上的身軀猛地往前一探,就仿佛是竹竿子一般快速的向著張寒等人插來。

    “當心!”張寒驚呼,身下的獵云豹亦是快速閃躲。

    “嗖!嗖!”

    蛇王的速度奇快,但是卻依舊沒有以速度聞名的獵云豹來得快。

    不過,也是直到此刻,張寒才發現了這蛇王的真正實力。

    “先天后期!”張寒驚呼,難怪這皮這么厚。

    想到這里,張寒又是一劍隔空劈去。

    “鏘!”

    點點火星中,張寒打出的攻擊幾乎只是讓那蛇王輕微的頓了頓,并沒有多大作用。

    這般下去,想要斬殺這蛇王還不知道還等到何年何月,而且張寒他們也拖不起,如果不能盡快斬殺蛇王從這里通過,他們身后的兩千戰兵可能就會被活活耗死。

    想到這里,張寒腦海中開始思考起如何才能快速將這蛇王斬殺。

    硬拼是行不通的,但是智取了?

    張寒想到這里,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

    也就在此時,當張寒的目光看向那隧道頂部幾十米高地方倒掛著的一道石柱之時卻是眼神一亮。

    “有了,”張寒低呼,更是俯身在那獵云豹的耳旁輕聲說了幾句。

    緊接著便見到那獵云豹開始漸漸往那石柱之下退去,將與蛇王的戰圈亦是控制到了這石柱的落地范圍之內。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星河鐵騎》,“ ”,聊人生,尋知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