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五十八章:不要等失去才知道后悔

第一百五十八章:不要等失去才知道后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不在!”

    張伈確實被秦盼的話給說楞了,不過馬上就回過神來。

    她自然不認識眼前這人是誰,張赟也沒有和她提起過。

    此時張伈以為秦盼是某某派來找茬的,畢竟她這段是一直跟在張赟身邊。

    自從接管了這些場子后,每天都少不了要得罪幾個人,或強,或菜雞。

    無賴的菜雞還好點,被打一頓后就老實了,怕的就是那種有后臺的。

    當然,白門的勢力在江口市內,他們也不敢公然叫板。

    若是有白道關系的,就叫人來查場,一丁點牛角尖都要鉆的那種。

    為這事,張赟不知道進去喝過多少次茶了,不過半天之內又會被放出來。

    畢竟十足把握,江口市政府也不能拿白門怎么樣。

    至于第二種,就是張伈此刻認為的,她篤定秦盼和沙發上的女子是某人派來找茬的。

    在一聽對方上來就直接叫板張赟,更是確定了。

    張伈一口回絕并不是因為害怕,她和張赟的能力擺在這里,別說兩個人,就是來上百個普通人,都白搭。

    主要就是張赟這些天處理零零碎碎的事太多,太累。

    她不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情打擾張赟,何況你讓我叫我就叫,豈不是很沒面子?

    “有什么事跟我說,我能做主。”

    見秦盼半天不說話,他就是上下雙目不停的在張伈身上來回打量,不時還會露出一副不可描述之神情。

    這也就是公眾場合,若在私下,有男人這樣眼神輕薄于她,肯定少不了一頓混響炮的。

    “喂,我跟你說話呢,你是要解決問題呢,還是要看我~不然,我們找個包間,慢慢欣賞?”

    “好啊,走吧~”

    張伈也就是隨口一說,畢竟這樣子被陌生人用眼神輕薄,生氣是難免的。

    可沒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給根桿就往上爬,既然真的要和她進包間。

    “松開,在這樣我報警了!”

    秦盼開始對張伈上手,張伈一臉的慌亂,原本一副泰然處之的樣子也消失不見。

    “來嘛,剛才是你自己說要和我進去觀賞一番的,怎么~后悔了?”

    秦盼繼續加大攻勢,他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把張赟給整出來。

    方才的信息傳達,他已經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子是張赟的表親肩發小了。

    “不要~先生,請你住手!”

    張伈哪里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此時的她早以亂了分寸,一旁的服務員趕忙出口制止。

    “管你屁事兒,起開!”

    秦盼可不慣著她,一聲厲呵,嚇的倆女孩恐慌萬狀。

    事情是小,但看熱鬧的人多呀,本來就他們幾個在對話。

    一人路過,停下觀看,然后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不多大一會,整個酒吧大部分目光聚齊在秦盼身上。

    路人1:“哇哦~玩的比我們還開放呀……”

    路人2:“是啊,這是個高手。”

    秦盼也是第一次在這次場合被多雙眼睛盯著,盡管他十分的想開溜。

    不過想想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他咬牙堅持了下來,他相信張赟的忍耐不是有限度的。

    “盼,你這是干嘛啊?”

    劉智銘說話時,都不敢看秦盼的眼睛,畢竟大庭廣眾之下。

    一男子拉著女性手不放,簡直就是耍流氓,這種行為可是劉智銘想都不敢想的。

    他甚至為秦盼捏一把汗,也不怕沖出幾個護花使者把這丫的給打一頓。

    “松手!”

    “我不放,你答應要和那啥的。”

    “哪個啥啊,我答應你什么了。”

    張伈帶著哭腔,真是出門要看黃歷,怎么就會遇到這么個‘奇葩’呢,這是張伈的心里給秦盼的定位。

    “大哥,你是我大哥行了吧,你松開我好不好,在耗下去,你朋友都要嗝屁了。”

    張伈試圖用沙發上昏厥的女子來轉移秦盼的注意力。

    “我再說一遍,她只是過來搭訕的,碰巧讓我請她喝酒,我就把自己這杯給了她,然后就這樣了。”

    秦盼說完,還不忘指下一旁沙發上的女子,還朋友呢,怎么不說女朋友啊。

    至于劉智銘的勸解,秦盼當沒聽到,反正張赟不現身,他絕不會松手。

    倆人越是拉扯,旁人越是興奮,廢話不是,看熱鬧哪有嫌事大的,舒坦就完了撒。

    一會的功夫,這里已經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還有不少是站在舞臺上遠觀的。

    “住手!”

    一聲怒喝,在一人的帶領下,一群穿著黑西服戴墨鏡的人出現。

    眼見人數越來越多,張赟終是沒坐住,他早在秦盼進酒吧時就已經知道了。

    本來想放任他不理會,想著只要他不現身,秦盼總不能把這里掀開吧,而且自己又不是TJF,沒理由你讓我出來,我就出來吧。

    “你舍得出來了?”

    見到張赟出現,秦盼這才滿意的松開張伈朝張赟走去。

    “有什么事說吧!”

    張赟語氣很不屑,眼睛看都不看秦盼一眼,擺出一副很是不耐煩的樣子。

    “我想~”

    “好了你不用說了,再見。”

    秦盼剛開口就被張赟給打斷,帶著張伈和一群人就要離開。

    “赟,你等等!”

    秦盼愣神之際,劉智銘一個健步攔下張赟,語氣很是激動。

    他是知道秦盼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張赟道歉。

    現在這場面,明顯不對,所以他想憑借自己最后的努力去挽回張赟。

    倆人就這樣眼睛相撞,劉智銘死死的盯著眼前這位好兄弟,張赟沒有避開,和他對視著開口。

    “智銘。”

    “嗯?”

    “照顧好自己,也照顧好身邊的朋友,不要等失去了在后悔,可就晚了!”

    張赟一只手拍打在劉智銘肩膀,最后幾個字他說的時候,語氣加重,手掌用力給劉智銘掐了一把,然后帶著眾人離開。

    直至消失,張赟都不有在回頭看他們一眼,反而是張伈不斷的在回頭看。

    “走吧~”

    劉智銘心情十分的低沉,邁步朝酒吧門口去。

    秦盼至始都沒有動,但是張赟那句不要等失去了在來后悔,明顯就是說給他聽的。

    拖著心中的內疚,張赟生氣也是應該的,不可能冤枉了人家,現在一句話就想要人家回來。

    從古至今就沒有這樣的人,除非是舔狗,就如周某打黃某,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唄。

    出門了酒吧的門,劉智銘已經沒有心情再去觀賞周圍的美女,倆人的氣氛十分的壓抑。

    “智銘你放心,我一定會讓赟回來的!”

    秦盼下定了自己的決心,不僅是為了安慰劉智銘而說的。

    “嗯~”

    劉智銘嗯聲點頭,繼續朝街上走去,秦盼緊隨其后。

    至于酒吧里暈厥的張女子,秦盼早以拋去腦后,酒吧應該會有人去處理她的吧,自然不用他來操心。

    “你去哪?”

    劉智銘腳步越走越快,完全拋下秦盼不管,一個勁的加快腳步,秦盼連忙叫住他。

    “回家。”

    劉智銘頭也不回的說了句,隨手攔了輛出租車離去。

    秦盼沒有阻止他,本來劉智銘就許久未歸家,他的意思也是讓他回家休息。

    這會他自己提出,又豈能去阻止呢。

    “哎~真是自作自受啊。”

    秦盼自嘲一句,消失在原地,他也需要舒緩一下自己的心態,好好想想如何用自己誠意去挽回張赟,還有白門的事。

    顯然秦盼是不知道張赟已經加入白門,否則矛盾肯定會越鬧越大。

    劉智銘坐在車內,腦海里還在想著這件事,這也是為什么他不敢去面對秦盼的原因。

    因為他怕自己會說漏嘴,方才張赟拍他肩膀時,就是用他們在覺諦殿時用的暗語。

    不要奇怪為什么會有暗語,在里面上千年久,秦盼等人見到的只是他們輝煌的一面,更是不知道他們經歷過多少明爭暗斗才有了那般成就。

    而張赟所傳遞給他的信息是,‘不要白費力氣了,因為我已經加入白門!’

    劉智銘不知道張赟為什么會這么做,如果不知道還好,他可以和秦盼繼續想怎么挽回他。

    但知道后的心態就完全是兩碼事了,他不敢在去面對秦盼,也不敢面對張赟,所以他只有選擇逃避。

    旺農大酒店,秦盼再次來到這個熟悉有陌生的地方,他實在沒地方可去,放假宿舍自然進不去,回家也不行。

    他與外婆說自己在外打暑假工,不可能回去幾天又走吧,到時候怎么解釋,單位放假?

    顯然這個理由很牽強,所以秦盼干脆不去想回家這個事情。

    那剩下唯一能去的就是周樹這里,想著也許久沒見面了,來看望看望順便蹭頓飯也好咯。

    “站住!”

    秦盼剛踏入大門,一聲大喝給他嚇住了,回頭望去,是保安。

    “什么事?”

    秦盼苦笑不已,怎么每次來這里都跟保安過不去呢,上次那家伙也是,后來被周樹給開除。

    這次的保安看著臉生,不管是不是新來的,反正秦盼也不認識幾個。

    “這里是隨便進的嘛,你要找誰?”

    “周樹!”

    秦盼掏出煙點燃,這些天瑣事多,現在有人來給他解悶,又豈能不享受呢。

    “沒聽說過啊,要不你等等,我問一下?”

    “你問吧。”

    秦盼手一揮,同意了,不過他更多的是想笑,因為這個保安一副憨憨相,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不過秦盼能看出來,他是一個老實人,本本分分,并沒有上次那家伙蠻橫無理。

    而且通過陰眼傳遞信息,秦盼不僅不生氣,反而還想幫助他。

    具體就不多了,以免各位說作者在湊字數。

    很快,一個人走了過來。

    “怎么回事?”

    來人沒有注意到秦盼,上來就直接對著保安開口詢問。

    “老總,就是他,說要找周樹。”

    “誰~呀,秦兄弟是你啊,好久不見。”

    來人正是上次找秦盼麻煩,那家伙的姐夫。

    不過秦盼第一時間沒有認出他,但是也沒明擺說出來,經過幾十秒的回憶,秦盼想起來了。

    “是啊,好久不見!”

    秦盼和他閑聊了幾句后,朝周樹的辦公室走去。

    “周老板,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的。”

    “你…我…”

    來到門口,正準備敲門時,里面傳來對話的聲音,秦盼靠在門上聽,只得隱約聽到一點。

    估計是在談生意,開始秦盼確實是這么想的,不過聽了十幾秒后,他越發覺得這個聲音耳熟。

    “是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