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五十二章:冰中棺

第一百五十二章:冰中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劉老說完,整個人寫意下來,本以為永遠沒有機會道出來的秘密。

    況且以正常人的思路,死人是沒有辦法透露這些的,如果劉潔沒有遇到秦盼,可能她就是個普通人。

    若劉老想把事情告訴她,只能以托夢的方式,這也是劉父所擔心的問題。

    所以才把他困在廢區下,為的就是瞞天過海。

    事情算已經明了,只是劉潔不明白,父親本身就是劉家的家主,也沒人去窺探他的位置。

    劉潔就是一介女流之輩,雖說是他唯一的子嗣,可她從來也沒想過要當什么家主啊,包過現在,她一直在回避家主這個身份。

    “潔兒,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

    “什么事爺爺?”

    劉潔沉思之際,劉老再開口,還有事情一直沒告訴自己,會是什么呢。

    “其實你父親不止你一個女兒。”

    “什么!”

    眾人張大嘴巴,滿臉的不可思議,不過轉念一想,也很正常嘛。

    劉潔他們家大業大,作為家主的劉父,外面有個私生子很正常的嘛。

    只是劉潔不明白,他為何要瞞著,如果連爺爺都知道的話,那她母親不是也知道了。

    劉潔此刻的思緒有點亂,這,父親有個私生子,爺爺知道,媽媽知道,合著就瞞她一個人咯。

    劉潔并不建議多一個弟弟或妹妹,相反,她很早就與母親說過此事,后來怎么樣劉潔就記不得了,畢竟那時還小嘛。

    現在聽爺爺說自己有兄妹,劉潔臉上露出一絲喜悅,不過只是一瞬間,立馬就恢復到嚴肅臉。

    這固然是件開心的事,不過她爺爺是被誰害死的劉潔可沒忘。

    “這件事以后再說,您告訴我他的行蹤,我給您報仇去。”

    “等會!”

    劉老厲聲制止沖動心的劉潔,他很欣慰,也很高興,能在見自己的寶貝孫女,他就不算白來。

    “潔兒,你現在不能出去。”

    “為什么?”

    不僅是劉潔,秦盼等人也納悶著,幾雙好奇的眼睛看著劉老。

    “他們把我鎮壓住就是為了好對付你們,剛那三只小鬼必然拿著夾板回去邀功,此時怕已然打草驚蛇,若你們在去,定會吃虧而歸。”

    劉老一字一句,不過他這番話不是給劉潔說,而是對著秦盼和鐘慧說。

    這讓秦盼和鐘慧很不解,還特意用手指了指自己。

    在得到劉老肯定后,秦盼不淡定了,這老頭怎么回事,有話說話,賣關子的,最討厭了。

    “什么意思?”鐘慧一頭霧水,劉老與秦盼對著眼神,讓空間中透露出一股子醋味。

    相比前刻沖動,秦盼似乎有點明白過來劉老話中話的含義,不過秦盼難理解。

    “莫非他們未卜先知?”

    這番話出口,眾人像看神經病樣看向秦盼,劉老的話此刻只有秦盼領悟,所以也怪不得眾人懵逼。

    “呵呵~那就要看小哥如何理解咯。”

    劉老撫摸著他那短啦吧唧的胡須,一副天機老人的樣子,讓秦盼怎么看他都不像會這么容易被人打死的角色。

    嘶~這么一想,細思恐極呀,連他這樣的人物都被干掉了,那敵人得何樣的實力呀,可怕!

    “老先生……”

    “你看出什么了?”

    鐘慧附耳秦盼低聲詢問,怎么說她也是大殿一號人物,這么多小弟看著,總不能表現得如此小白吧。

    何況秦盼能領先她一步賣關子,讓鐘慧的顏面何存。

    見鐘慧那般萎縮樣,秦盼憋著笑,本來他想賣個關子,不過也怕鐘慧當眾施家暴,想想還是不要作死的好。

    “牛叔,這里交給你了,不要讓他們亂行動,老先生,還請跟我們走一趟。”

    秦盼交代好事宜,與鐘慧和劉老離開中控室。

    “小潔,你是怎么把夾板拿回來的呀?”

    三人剛走,白無常按耐不住把劉潔拉到一旁嘀咕起來。

    不僅是她,連牛頭等人也十分好奇,他們眼睛一直在屏幕前盯著,也沒見劉潔是如何把夾板拿回來的。

    而黑無常當場吐槽這夾板是假的,這才是最關鍵的。

    “額~很簡單,將計就計!”

    “將計就計?”

    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要拽文詞,特別是跟這群陰差身份的家伙。

    也就是看劉潔一介女流,你換成張毅軍試試,當場給你按地上摩擦,三分鐘之內絕不帶起來的那種。

    “好啦,告訴你啦~”

    劉潔也不傻,白無常那眼神就是要打人的,她又怎么會看不出來,賣關子要有個度。

    其實就如劉潔說的,很簡單,將計就計,剛才就說了,她不傻,況且假扮姍爸一家人的厲鬼智商也不是很高。

    她早已從姍爸眼神里看出了貓膩,她是不知道這家人要干嘛,但不代表她看不出陰氣,一只厲鬼,就算再如何偽裝,也不可能完全掩蓋自身的陰氣。

    “所以,你早就知道他們有問題?”

    “算是吧,其實我也不是十足把握啦。”

    見白無常一臉佩服的樣子,劉潔不知怎么和她聊天了,她白無常的名聲可是響當當的,作為陰差的代表,既然被這點事情給驚艷,有點難搞哦。

    秦盼雖然不準他們私自行動,但沒說不準在大殿活動呀,所以他們合伙坑了牛頭一把。

    作為東道主的牛頭,正好他們現在有空,又豈能少得一頓大餐呢。

    “你們~你們吃好喝好~”

    牛頭一個人躲在角落偷偷抹眼淚,這頓可是吃掉他大半個月的工資,能不心痛嘛。

    另一邊,劉老被二人帶來秦老面前,就是那個人間仙境的地方,這里就是秦老的安身所。

    還有夢魘厲鬼,也被鐘慧給帶了過來,秦老坐在靠椅上睡覺,聞的動靜,他沒有動,而是繼續裝睡。

    “爹~”

    鐘慧試探性的開口,本來一件很平常的事,秦盼樂死大吃一驚。

    “什么玩意,爹?”

    秦盼激動的手不是手了,他不無法表達此刻的心理,他只想說一句:“父女雙騙!”

    這父女倆的雙簧,就這樣把他給騙了進來,可惡啊。

    “咳咳~誰啊,大呼小叫,影響我休息。”

    秦老想看得表現已經看完,剩下就是鬧騰,不如早點散去的好。

    “你~”

    “你別說話,我沒興趣告訴你,事后你與慧兒慢慢爭論吧。”

    秦老打斷秦盼,直接把后路堵死,鍋甩給了鐘慧。

    秦盼又把目光給向鐘慧,然而鐘慧直接把頭給扭開了。

    “坑爹~哦不,這是天坑啊。”

    秦盼內心是吶喊的,不過沒內心在波濤洶涌又有個屁用,表面看上去依舊很尷尬。

    “爹,這是……”

    “此事我知道,劉老~近來可好啊?”

    秦老直接甩開秦盼和鐘慧二人,跟劉老有說有笑的聊天了起來。

    “這?”

    歷史總是很戲劇性,方才秦盼要問她時,鐘慧不理會,這會鐘慧想說話,秦盼也直接把頭給扭開。

    “我們走吧~”

    鐘慧等了半天,秦老仍舊沒有理會他們,無奈,二人帶著夢魘離去。

    “大人,我們這是去哪啊?”

    鐘慧沒有直接帶離秦盼和夢魘,而是朝宮殿方向飛去。

    “給你找肉身。”

    一句話,夢魘沒有在開口,她表示很激動,這一刻終于來臨了。

    就如普通人中彩票,兌獎來臨時,豈能不激動。

    反而秦盼,他對這種肉身不肉身的問題完全不感興趣。

    做了二十來年的人,也沒見有多好不是。

    也許這就是楚河與漢界的代溝吧,各有各的理解。

    秦盼的目光多數處在眼前的風景,這里被喚人間仙境可真不是蓋的。

    整體總結來,春夏秋冬的景色全有,越是這樣它就越不想人間持物。

    反而像元始天尊的法寶,氣吞天下山河圖!

    也許還真是,簡直到了讓秦盼入迷的境界,他也好像擁有這種地方呀。

    相比下來,他的大殿就顯得落寞好幾個檔次。

    “到了!”

    鐘慧說話間,給了秦盼一個腦瓜崩,他一直沉靜在自我的內心世界,被這一嚇,心跳開始加速。

    在打量四周時,已經沒有所謂的風景之說,眼下他們身處在一個極寒之地。

    說的直白點就是冰天雪地,仿佛來到冰山南極一般,除了冰塊就是冰塊。

    方才的山清水秀,什么花,什么樹,什么小溪流,都以成浮云。

    “嘶~我們來這里干嘛,冷死了~”

    秦盼揉搓雙臂,他穿的是短袖,此刻沒被冷成冰塊就已經很不錯了,不冷?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是越往里走越冷,因為鐘慧把他帶進了一個冰洞中,而且是那種很深的洞。

    這也就是冰山,若是普通的山洞,打死秦盼也不帶進來的,萬一碰到蛇,可就不是鬧著玩的。

    “喂,還有多遠啊?”

    這是秦盼第一次走路的情況下催何時到,一般來說,他是最喜歡一邊走一邊享受風景的。

    可,這里除了冰塊就是寒冷,有個ji兒的風景可以看的。

    “到了!”

    鐘慧沒有理會秦盼的嘮叨,不過說來也奇怪,秦盼冷成這樣,鐘慧卻沒事人一樣。

    莫不是開掛了?

    “等等!”

    秦盼連忙追上鐘慧的腳步,這里是洞中之洞,本來就身處洞中的他們,又走進了一個冰洞。

    好在這里只是一間和房間大小的冰洞,否則秦盼就要哭死,準確來說是冷死。

    “這……”

    整個房間就中間擺著一副棺材~是的,秦盼在此確認沒有看錯,真的是一副棺材。

    它的外表被冰塊給凍住的,不過這并不妨礙它里面千年屋的原樣展露出來。

    秦盼不知道里面有沒有人,不過這幅棺材擺在這絕對有年代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