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四十八章:德義之舉

第一百四十八章:德義之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屏幕前的眾人沉默無言,鐘慧目光看向秦盼。

    這家伙總是話癆一般,跟小孩子看電視劇,有事沒事就和朋友討論一番,這下怎么啞口無言了呢。

    秦盼自然不知道鐘慧心中所想,否則非跳起來給她兩個大嘴巴子,什么叫小孩子看電視劇,咱這叫好學生,不懂就問知道不。

    不過這一幕看下來,確實比電視劇來的精彩,那個叫小儀的婦女確實有錯。

    可小孩子的世界觀能與成年人相提并論嘛,當然,若是說她什么錯也沒有,自然也不是。

    就像現在社會有許多熊孩子犯了錯,做家長的不僅沒有給于到正確的管教,反而用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去掩蓋孩子所犯的錯。

    小錯也就罷了,影響的只是孩子一生,若是大錯誤,可就影響了他的一生啊。

    確實,人類的法律無法制裁未成年,就拿小儀來說,恐怕她母親也不會去追究吧。

    只是,可憐了她的母親呀,活生生的一條人命就毀在了女兒一句話上。

    盡管她現在已經用實際行動去糾正了自己所謂,也算是苦海無涯,能幫到這樣一可憐母親,秦盼實感欣慰。

    “你可知她的母親此時在那?”

    “在哪?”

    鐘慧話音剛落,秦盼和劉智銘同時開口,不僅是秦盼,誰不是媽生的,怎么會對這種事情不上心。

    鐘慧看了秦盼和劉智銘一眼,抬手一道手印,收一揮,秦盼二人眼前出現一番畫面。

    “臺下何人,因何而死?”

    “大人,這人陽壽還沒到,今時名單中也無此人。”

    一道光效照射在不遠處,秦盼二人觸碰不到,也無法挪動腳步,只見得一審判桌上坐著一個人,身上穿著官服,看不清他的臉,一旁還有另一手拿本子和筆的人。

    閻王和判官?

    秦盼看不清四周裝飾,視線只給于他一邊塊,不過這個架勢,不是閻王爺有是誰呢。

    思考間,閻王的聲音再次響起:“到底何人所為,陽壽未盡帶來做甚?”

    “大人,我就是一個普通婦道人家,是我拜托夢魘大人把我的陽壽換給了我女兒,請大人依法處置。”

    啪~一聲,驚木堂拍打在桌子上,不僅判官和婦女嚇了一跳,連秦盼和劉智銘都被嚇的一哆嗦。

    隨之畫面回到中控室,秦盼和劉智銘驚魂未定,這,比隔屏幕看真實太多了。

    “后來呢,怎么樣了?”

    秦盼急的一把抓住鐘慧開始搖晃起來,他們發神經,給鐘慧也嚇了一跳,看就看,何必動手呢。

    “走你!”

    鐘慧一個耳光扇在秦盼和劉智銘臉上,眼前的畫面再次變化。

    閻王的聲音再次響起:“來人,帶下去,受十八~額,受七層地獄塔試煉。”

    本來閻王想說十八層,聽完婦女的詳述,他于心不忍,但是規矩就是規矩,無規矩的地府就如無法律的社會,還不得亂套了去。

    “啊~謝大人成全,啊……”

    一聲聲慘叫,入得秦盼二人心揪著痛,不過他們無法去阻止。

    “夠了,夠了!”

    秦盼一聲怒吼,鐘慧收回了手印,畫面再次回復正常。

    “如何,有因就果,好人也行,惡人也罷,萬事都逃不掉定數。”

    聽完鐘慧的話,秦盼一屁股坐回凳子上,他還沉靜在剛才那畫面上,什么上刀山下火海都不過如此。

    還記得秦盼在地獄塔見到的人臉墻壁嘛,就是小儀母親這樣的鬼魂組成的。

    “呵呵~我懂了。”

    秦盼自嘲一聲,繼續沉默,鐘慧的意思他又豈能不明白。

    每個人都有自我命數,婦女的命數就是保全她的女兒,不管大人物也好,小人物也罷,我命由天不由我。

    “老黑,去把牛叔叫來。”

    鐘慧目光給向黑無常,一秒之余,黑無常撒丫子就跑了出去。

    “噗~哈哈哈。”

    白無常實在不忍住,這家伙跟她搭檔多年,還是一如既然的逗。

    十秒鐘后,黑無常和牛頭出現在中控室門口。

    “大小姐。”

    “把張毅軍叫進來。”

    “了解!”

    牛頭掐一道手印,憑空出現一個傳送門,張毅軍從里面走了出來。

    “我,對不起,我任務失敗了。”

    張毅軍見面第一句話就是請罪,至于原因何為,我想在座各位心知肚明。

    “行了,你任務完成的非常好。”

    鐘慧手指身后的屏幕,張毅軍這才明白明白過來,原來他的一切行為都在眾人的監視下。

    “把木劍給我吧。”

    張毅軍取下身后的木劍放下手里,他能明顯感覺到木劍在晃動。

    “你干嘛呢,大小姐讓你把木劍給她。”

    牛頭見張毅軍半天沒反應,急的給他扒拉一下。

    “對不起~”

    張毅軍剛伸出的手一下縮了回來,木劍被他死死的抱在懷里。

    “給她吧~”

    夢魘的聲音在張毅軍腦海中響起,她的聲音溫柔太多了,語氣滿是關心張毅軍。

    “不~我不!”

    “你小子干嘛,要造反啊!”

    牛頭可不慣著他,不給,那咱就搶,況且這本來就是他的東西,額~準確來說是他們的東西。

    牛頭伸手去奪,張毅軍閃躲開,幾個回合下來,牛頭愣是連張毅軍頭發都沒碰到。

    “夠了!”

    秦盼可不想看兩只猴子來回竄,本來心情就不好,被他們這一鬧,心里就更煩了。

    一聲怒吼下,所有人屏住呼吸,鐘慧則是一副吃瓜表情,想看看秦盼接下來要干嘛。

    “給我。”

    “老大!”

    任憑張毅軍叫喚,秦盼眉頭不皺的從他手中奪回木劍。

    牛頭他就敢躲,秦盼反而不敢躲,好奇怪哦。

    “你閉嘴~”

    牛頭本來就尷尬,被黑無常這么一調侃,老臉丟完了。

    秦盼把木劍交到鐘慧手中,她滿意的點頭,這才是乖孩子嘛。

    張毅軍站在一旁,想開口卻又不知道如何說,規矩就是規矩,他不能明知故犯不是。

    “出!”

    鐘慧握著木劍,咬破手指,帶血的手指順著木劍化一道。

    一道黑氣從木劍中飛出,展現在眾人眼前。

    夢魘屬于靈魂系列,所以是沒有肉身的,他們看到的只是一股黑氣浮現在空中。

    “什么意思?”

    夢魘女子的聲音響起,別說她了,張毅軍也同樣是懵逼狀態。

    說好的收魂,鐘慧既然私自給放了出來。

    “小姐~”

    “噓~”

    鐘慧打斷要開口的張毅軍,她本來也沒打算拿夢魘怎么樣。

    畢竟她也算地府的員工,叛逃歸叛逃,頂多就是囚禁起來。

    當然,如果能招納為己所用,自然再好不過。

    “愿意加入我們嘛?”

    “我?”

    夢魘不敢相信她在說自己,在職上千年,她深知地府的規矩,對叛逃的家伙,那是絕不手軟的。

    怎么會這么輕松就放過自己呢。

    “沒錯,就是你,怎么樣?”

    鐘慧再次強調,叛逃是重罪,可是地府此時都不在他們手上,何來定罪之說呢。

    “你們,不定我的最嘛?”

    “這個就看你表現咯,有可能也說不定哦。”

    “我~我愿意。”

    夢魘有些哽咽,她沒有想到自己的罪就這么輕易被饒恕。

    換個概念也是一樣的,她的罪行在人類法律就相當于嫌犯被赦免罪行是一樣的。

    試問誰不想做個好人呢,誰想每天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呢。

    “歡迎加入,你先進去休息一下,隨后我給你找肉身。”

    “大人~”

    夢魘已經要哭出來了,赦免她的罪不說,還要主動幫她塑造肉身,這可是她上千年一直敢想不敢做的。

    誰也不想魂魄狀態活著,誰不想擁有屬于自我的身體呢。

    “好了,你也辛苦,接下來就看劉家主的表現吧。”

    找了兩個個位置給張毅軍和牛頭,屏幕切換到劉潔的視角。

    此時的她還在劉家,跪在一門前,里面傳出一蒼老的聲音。

    “潔兒,家族是你的,家主也是你的,有什么事情你做主,不用匯報給我。”

    “爺爺~”

    “去吧~做你認為對的決定。”劉潔被老人給支會離去。

    “主人,您這剛回來,又去哪啊?”

    “颼叔,安排車,我要出門。”

    “您這~”

    喚作颼叔的中年男子聽得劉潔要走,瞬間急了,許久不歸家,才來又要走,這哪能行。

    “你做主還是我做主,趕緊安排。”

    劉潔可不慣著他,這個家是她說了算,雖說她年紀小了點,還是個學生,家族眾多口舌非語不斷。

    之前她還在意點,現在她完全不放在心上了,順我者昌,道理很簡單。

    住著我的,吃著我的,還嚼我舌根,那就讓他滾蛋,誰來也不慣著。

    “嘿,主人,那個,袁家已經來好幾次了,都讓我搪塞過去,他們說您在不露面,別怪他們翻臉。”

    “翻臉?”

    劉潔一個眼神,給颼叔嚇的不自覺后退兩步,怎么感覺主人出去半個月,整個人都不一樣呢。

    “趕緊的,備車!”

    “是,是,是~”

    颼叔趕忙點頭哈腰,這主子他可不敢惹,在聊下去,怕是今天晚飯都沒得吃了。

    沒有要司機,劉潔自己驅車朝任務點駛去。

    至于袁家說的翻臉,呵呵~劉潔一笑而過,她已經篤定要與秦盼等人一伙,管你三大家族還是誰,來一個她就揍一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