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三十九章:劉張導火線

第一百三十九章:劉張導火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跟你說殿主,這次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為你量身打造的,絕對沒得挑~”

    黑無常說這番話的時候,腦袋快仰到天花板中心去了。

    事實上,以他現在的功勞,也足夠驕傲驕傲,若此時不耍一番,何時還能有這個機會呢。

    “行啦,你就別買關子了行不行,說吧。”

    秦盼真是被他搞的一個頭兩個大,這一天天的還不夠亂嘛,鐘慧的事還沒跟她解釋清楚,這家伙又不知道在發什么神經。

    而且聽他的語氣好像還是秦盼拜托他的一樣,不過秦盼自己是真想不起來他有拜托過黑無常辦事兒。

    先不說他認識兩無常還不到一個月,連他是搞科技的都是今天剛知道,又怎么會去拜托他辦事呢。

    “不是吧殿主,你真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黑無常不是沒聽牛頭說過,當然,具體說了什么暫時不方便透露,不過他沒想到秦盼能忘的這么干凈。

    那,自己應不應該現在告訴他呢,額,還是緩一段時間在說吧。

    “嘶~殿主你看,今兒天氣真好哦,額,那沒什么事我先走了,白喊我回家吃飯勒。”

    溜了溜了~黑無常連滾帶爬,連東西掉了都沒發現。

    “你站住!哎~等等。”

    秦盼是怎么叫都不用,本來還想提醒他東西掉了,這下可好。

    秦盼很無奈,他也沒干什么呀,甚至連話都沒說兩句,黑無常怎么就跑了呢,還跑的那般滑稽,東西掉了都不知道。

    秦盼走過去撿了起來,又是一股熟悉的畫面,不是感覺上,而是這玩意秦盼真忘不了。

    小瓶子,是的,就是秦盼開陰眼時用的小瓶子,上次在血池地獄撿到一個空瓶子,讓秦盼在關鍵時刻得以自救,不過這回的小瓶子可不是空的。

    里邊滿登登的藥水,黑色的。

    額~黑色的?怎么看起來有點不敢喝的樣子。

    事實上秦盼也真的沒喝,鬼知道這是什么玩意,萬一有毒自己不就廢了,退一萬步講,就算沒有毒,但是藥這個玩意吧,它不是什么,額,它確實是個好東西。

    不過萬事得有證據,藥這個東西也是對癥了才是好東西,否則它就是毒,劇毒。

    別告訴我你們忘了神農式是怎么去世的,他是英雄,他是偉人,他可以流芳千古,美名千萬人捧。

    可秦盼不想啊,他只想安安靜靜的做個美男子,很過分嗎(很自戀)。

    喝指定是不敢,丟又舍不得,這個小瓶子就象征著秦盼的吉祥物,他要把這個吉祥物給保存起來。

    別跟我提黑無常的,現在落入秦盼手里,那就是他的。

    望著黑無常離去的方向,秦盼嘴角微微一笑,轉身走回了大殿。

    “怎么辦怎么辦,這下可出大事了!”

    劉潔在房間來回走,臉上滿是焦急,鐘慧和魅三姐妹坐在一旁打瞌睡,快睡著的感覺。

    “你們干嘛呢?”

    “秦盼,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鐘慧她們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劉潔一個箭步迎了上去,然后嘰哩嘎啦說一通。

    秦盼一臉問號,他沒有聽懂劉潔說的,帶著疑問看向鐘慧那邊。

    幾人無奈的攤開手,表示她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一出來就見到劉潔在哪里來回來回,問出什么事了也不說。

    而卻她們不爽的是,她們問就不說,一見秦盼就迎上去叭叭叭,氣人不,就問你氣人不。

    “你先別急,慢點說,說清楚,什么事我們一起解決。”

    秦盼這一天天是真的很累,要保持和這些女子的距離(鐘慧除外),又要對付兩無常,本來就黑無常不正常,現在連白無常也不正常了,現在又要安慰劉潔,這一天天的,秦盼只想說一句:“我太難了。”

    “剛得到消息,三大家族已經聯合白門來對付你,這可怎么辦。”

    劉潔是心急人更急,在她眼里,沒什么比秦盼的安全更重要,只要有丁點對秦盼不利的,她就會抓狂。

    “白門?”

    秦盼和鐘慧同時發聲,這是個什么鬼東西,他們別說接觸,那是連聽都沒聽過。

    “嗯,你可能沒聽說過,白門是整個大陸最強的地上組織,其勢力覆蓋整個大陸,海省在他們眼里只不過是區區一小塊地方。”

    額,劉潔這么說那秦盼就明白了,什么最強地下組織,就是玩黑的唄。

    那咱會怕他?有誰黑得過秦老這幫人啊。

    咳咳~別誤會,秦盼的意思不是說秦老等人腹黑,而是他們代表地府,那地府代表的是陰。

    天、陽、陰三路,只要他們還生活在陽路,就不能算陰,既然不算陰,那有何來地下之說呢。

    “只是……”

    只是秦盼有一點不明白,三大家族為何要冒這個險去跟白門合作,這可是走黑啊,不怕被政府抓把柄嘛。

    按理來說他們這種名望越大的家族,萬事應該越小心不是嘛。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他們現在是認定我和張少被你挾持了,必然會走極端了。”

    “喔,有道~也不對啊,你不是在這里嘛,我什么時候挾持你們了。”

    秦盼瞬間醒悟,他倆明明就好好的站在這里,怎么能算挾持呢,這是對秦盼人格侮辱,不能忍。

    “哎呀,你是不是傻,我說的是他們認為。”

    劉潔氣的直接跟秦盼秀了一把恩愛,這狗糧吃的,鐘慧幾人表示很飽,甚至還有點小撐。

    那動作,劉潔的體溫和體香全被秦盼給吸入,眼睛剛好正視那兩坨肉,他一把推開劉潔。

    深呼吸一口氣用來平復心態,好在反應快,否則還不得虧損一波血量,那得吃多少個雞蛋才能補回來啊。

    “我說你倆有完沒完,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嘛!”

    也不知道鐘慧是吃他倆的醋還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反正意思都差不多,不過此時也不是秀恩愛的時候。

    人都上門下戰書了,不安排他們一下,還真以為咱好欺負呢。

    “你別沖動啊~”

    “閉嘴!”

    秦盼剛想勸阻,被小鈺厲喝一聲,把后面的話硬是嚇忘了。

    幾人沉著在壓抑的氣氛中,秦盼正在想辦法如何去化解,鐘慧在他心里根本就不是如此倔強的人,怎么會喊打喊殺呢。

    而小鈺和妖仙靈則是憋的太久,天天修煉,無聊死了,好不容易來一刺激的,怎么能錯過,秦盼自然是不想跟他們正面剛。

    幾人僵持不下之際,一聲音打破了局勢,兩個身影緩緩入眾人眼中。

    “什么事這么熱鬧啊?”

    “馗哥,小毅?”

    是的,來人正是鐘馗和張毅軍,秦盼眼睛都亮了,本來他還在想哪里去找張毅軍,現在好了。

    劉家家主和張家少主都到齊了,給他們送回去不就完事了嘛。

    “馗哥,你感覺說說她們,太不像話了。”

    秦盼知道,他說的話已經沒用了,現在只有靠鐘馗去幫他勸阻這群小祖宗了。

    而卻秦盼大跌眼鏡的是,鐘馗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既然和鐘慧站到一條線去了。

    “敢惹我們,安排他,什么白門不白門的,能有我們天字陣牛批?”

    “對,安排!”

    “沒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好嘛,這一套流程走下來,連張毅軍和劉潔都跑到鐘慧那邊去了,秦盼就剩個光桿司令。

    “你們真的要這么玩嘛,和他們作對我們一點好處沒有,還有,一個是劉潔的家,一個是小毅的家,怎么下手?”

    秦盼也是為劉潔和張毅軍考慮,雖然他不知道劉潔為何這么小就當了家族,背后的故事他也沒興趣知道,但是戰爭,不會有好的結局。

    秦盼甚至都開始后悔認識張毅軍和劉潔,這兩人就是導火線。

    但秦盼沒參悟,及使他不認識這兩人,歷史也不會因此而改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