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二十九章:地獄塔

第一百二十九章:地獄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禁奴在前面飄著,前面說過,這里的墻壁與地面都是由人臉組成,所以是不能落地的,禁奴給秦盼找來了一個坐騎。

    說是坐騎,可,這明明就是一片荷葉呀,秦盼剛才就想吐槽它了,不過轉念一想,還得靠這個叫禁奴的家伙帶自己出去。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能軟能硬,先忍下來吧,沒什么比自由更讓人向往了不是嗎。

    踩在荷葉上,這玩意的奇葩指數不亞于秦盼的禪杖。

    明明就是一片軟乎乎的葉子,既然能撐的起一個人的重量,明顯就不科學。

    還有秦盼的禪杖也是,變身后明明就長著一副緊箍咒的樣子,卻是用來當飛行道具的。

    真不知道是那位大神造出來這些毀三觀的‘神器’讓秦盼是打心眼里佩服。

    畫面切到孫婷家屋里,鐘馗手里舉著杯子,咕嘟咕嘟~一杯飲料下肚。

    看的張毅軍三人是直咽口水,這家伙,簡直就是把飲料喝出了白酒的氣勢啊。

    在這一塊,張毅軍不服任何人,只佩服鐘馗一人,這不,才喝了三杯可樂,打嗝就算了,既然開始說起了胡話。

    “我跟你們說……”

    “想當年我和***那叫一個相愛啊,最后不是……我們就成了呀……你們知道嘛,這些年我心里一直在想這件事,如果當初我……是不是我們就長相廝守了呢……”

    鐘馗這般模樣,張毅軍瞬間覺得自己說的話該糾正,他不是把飲料喝出了白酒的氣勢,他這是在喝工業酒精啊,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和流露真情的話語,還配上眼角的幾滴淚水。

    事實證明了,外表在怎么強大的硬漢,內心都有自己小巧般的靈魂,鐘馗就是,本來說好的慶祝,結果上來他就‘喝多了’可還行。

    “是,是,是,我們理解,我先扶您休息會吧~”

    張毅軍一邊附和鐘馗的話,架起他就往床邊走……啪嗒~鐘馗被甩在床上。

    別誤會,不是張毅軍有脾氣,實在是他太重了,力氣跟不上呀,在不放床上,張毅軍就要跟他一起倒地上去了。

    “倩兒,不要離開我~我再也不敢了,不要離開我……不要,我會改的,你給我點時間……”

    沒想到鐘馗睡著了會比醒著的時候話還多啊,張毅軍嘴角露出寵溺的微笑,順手給他蓋上被子,轉身回到座位上。

    “你們聊什么……額,打擾了,你們繼續,繼續~”

    二女正在聊天,張毅軍上來就插一腳,惹的孫婷和鐘慧一陣白眼,給他嚇的,硬生生把后面要說的話給憋了回去。

    說好的慶祝呢,說好的大家一起呢,現在呢?

    鐘馗喝個可樂喝出工業酒精的氣勢躺那睡著了,而孫婷和鐘慧二女倒是嘰里呱啦說個不停,可她們聊的話題張毅軍根本插不上嘴啊。

    例如:“慧姐姐,你皮膚這么好是用了什么保養品嘛”

    “哪有啊,我這皮膚可沒有婷妹妹好呢,哎呀,你這口紅是什么色號啊,特好看。”

    “真的嘛,這可是我最喜歡的999色號呢,怎么樣,好看嗎?”

    “特好看,不過我比較喜歡香奈兒色號。”

    “……”

    “?????”

    張毅軍此刻心里一百只草泥馬路過,一臉的問號,宛如表情包。

    999色號是什么?香奈兒色號又是什么?二女在對顏色時,張毅軍偷偷瞄了一眼,這不都是紅色嘛?

    “???????”

    十萬個問號,我知道,這時候若是有女生看到肯定會說作者是直男……

    無所謂啦,反正你們也不認識奧特曼哪個是迪迦,哪個是賽文。

    回到正題,張毅軍決定回去就學習認識一下這些玩意,不過對于他這種公子哥來說,他純屬是個意外,因為那些跟他一起玩的公子哥,對這些東西是最了解的,所以他們把起妹來才能隨心所欲嘛。

    慶祝宴到此就已經宣布結束了,鐘馗睡的跟頭豬一樣,二女聊個沒完沒了,張毅軍隨便扒拉了兩口菜便開始收拾碗筷,擦桌子,洗碗,這些東西對于他來說,以前是從來沒有做過的。

    在家別說洗碗了,就連廚房他都沒進去過,因為根本就不需要他,要吃什么傭人會準備好送到他面前嘛,何必自己動手呢。

    可在這里,孫婷情緒一直不是很穩定,特別是這個屋子滿是她和母親的回憶,有時候看個發簪都能自己傷心半天。

    這種情況張毅軍怎么可能會讓她在操勞呢,而這里又不是他家,自然沒有傭人供他使用了,不只得自己動手嘛。

    一周時間不到,張毅軍已經把所有家務熟練的有理有條,已經完全上手了。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他是個才接觸不到一周的萌新。

    “你們干嘛這樣看著我?”

    張毅軍碗洗到一半,鐘慧二女突然出現在他身后,給他嚇的,心里有點小虛。

    不過細微一想,咱又不是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干嘛怕她們啊。

    對,咱沒必要怕她們的……想是這么想,可二女露出壞笑的表情是什么鬼。

    “慧姐姐,你覺得他真的能行嗎?”

    “可以,沒問題的,鐘馗的名號可不是說說而已,他說沒問題就肯定OK的,嘻嘻~”

    “不是,你們要干嘛!”

    張毅軍護著胸口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兩步,他怎么覺得這倆人是要把他賣給老黑奴呢,反正她們絕對沒安什么好心。

    “走吧!”

    “啊!媽呀!”

    鐘馗突然出現在張毅軍的身后,給他嚇的整個人都升華了,這就是人嚇人嚇死人的典范啊。

    “少廢話,走吧!”

    鐘馗才不管這些,一把抓住張毅軍和鐘慧對視一眼,倆人點頭,四人消失在欄院里。

    村里的事已經被鐘馗二人擺平,而母親已經離開了自己,孫婷對這里也就沒什么好留念的了。

    畫面回到秦盼這邊~

    禁奴手指著一道門聲音低沉的說道:“到了!”

    “這兒?”

    秦盼疑惑的四周打量一番,這里雖然沒有人臉墻壁,可除了眼前這道門,周圍全是空的,包過他們的腳下,完全沒有落腳的地方。

    倆人此刻完全懸空在這里,好在秦盼沒有恐懼癥,否則早就腿軟了。

    這里已經不是恐不恐高的問題了,周圍的環境給人一種萬丈高空的儀式感,就是那種深不見底的高度。

    隔這屏幕就能給你嚇個半死的那種,何況秦盼是身在其中呢。

    不過禁奴沒有在多說一個字,只是點頭表示就是這。

    秦盼盯著眼前這道門看了半天,這玩意(門)懸空著既然不會掉下去,真是想不好奇都不行。

    “進去吧!”

    遐想之際,禁奴已經推開了那道門,瞬間,一道光照射在秦盼的身上,當然,這只是一個視覺效果,在陰暗的地方待久了突然見到光,眼睛會不適應的。

    禁奴飄了進去,秦盼腳下的荷葉仿佛受到指令般,自己朝里面飛去,倆人都進來后,門自動關上。

    畫面轉到另一個場景,這里跟上個地方比就正常很多,可還是讓秦盼難以接受。

    如果剛才那個鬼地方是地獄的話,這里就是血海。

    “地獄塔~血池地獄!”

    “什么?”

    禁奴依舊是很簡單粗暴,說好的七個字就絕不會有第八個字吐出,不管秦盼在怎么問,他都是閉而不語,如果不是秦盼有跟他交流過,還真會以為他是個啞巴呢。

    地獄塔?血池地獄?秦盼摸了下自己的胡渣,血池地獄他有聽說過,好像是十八層地獄中的其中一個,那地獄塔是什么鬼,不會就是十八層地獄的意思吧。

    “是的!”

    禁奴也不跟他墨跡,兩個字直接吐出,就告訴你了,這就是十八層地獄。

    秦盼是被他整的沒脾氣,不過地獄塔也好,十八層地獄也罷,帶自己來這里是要干嘛呢。

    “那里!”

    禁奴手指前方,秦盼順勢看過去,是塊石碑,一個箭步跑過去。

    “歡迎來到地獄塔~血池地獄,您需要完成本關設置的挑戰才能出去……

    PS:地獄塔所有關卡都是真刀實戰,請拿出最強的實力。”

    法克魷~秦盼跟著讀完后整個人都不好了,看禁奴的眼神十分憤怒,果然是欲情故縱,莫名其妙的就被這家伙給帶進地獄塔。

    真當這里是玩呢,剛才上面的介紹可說的一清二楚,真刀實戰,會死人的!

    “地獄本就是死人呆的地方,你,是的意外。”

    這是禁奴說過最多字的一句話,秦盼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若是修為還在自然還有一絲機會闖過去。

    眼下他修為沒修為,陰眼也不能用,就留個夜視儀和透視功能有什么用。

    你當這是在玩德州撲克嘛,靠透視就能混過去?

    “想出去就只有這么一條路,你沒有退路了,去吧!”說完,禁奴消失在秦盼的眼前。

    “我XX你個XX的XX。”

    秦盼破口大罵,可禁奴已然消失,怪不得他會這么爽快答應放了自己,原來回頭戲在這里啊。

    “這是什么?”

    秦盼嘟囔著,眼角無意識的飄到一角落好像有個東西,拔腿慢慢向它靠近。

    “怎么樣?”

    一房間內,圍坐著一群猙獰的怪物,至于長什么樣,你們就按照禁奴來衡量吧,反正不會比他好到哪里去,有些甚至比他還惡心。

    “OK!”

    禁奴兩個字吐出,找了個角落默默坐下。

    一房間,大概有二十來只怪物,盯著屏幕里的秦盼不亦樂乎,嘴里還發出讓人難以接受的怪聲。

    “我們都堵他死,有沒有堵他活著出去的?”

    “我!”

    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禁奴緩緩站起身走到下注臺,惹得一陣諷刺與白眼,禁奴沒有去反駁,下好注之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