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二十四章:無常出場

第一百二十四章:無常出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屋后的樹林里,雙方僵持不下,而孫婷屋里,徐老已經招呼村民們把棺材重新擺位,順五行,該祭拜的祭拜,該畫禮儀的畫禮儀。

    驚奇的是孫婷娘倆沒有親戚,所有來祭拜的都是村里村民。

    一共五十多戶人家,每家都有人過來,可想而知孫婷娘倆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惋惜的。

    “一叩、二躬、三拜,家屬謝禮!”

    伴隨著徐老吼叫,孫婷和張毅軍給對方叩頭回禮……

    順五行是蠻順利的,不過還有一個難題讓徐老頭疼。

    那就是孫婷家實在是太小了,他也沒想到村民會來這么多,往前有這種事,除了一些關系好的人家會來,周圍鄰居一般都是避而遠之的,這次來這么多人,也許是可憐她們娘倆吧,但是這么多人,飯宴在哪里擺呢。

    欄院和兩間屋子都已經被順五行給占滿了,一般這種事應該去村里祠堂舉辦的。

    這次因為那三個逆道士(秦盼三人)攪和,按照習俗,換指定是行不通,只得在這里進行。

    “這可怎么辦好呀。”

    “徐先,您這是怎么了?”

    一青年正好提著紙錢從外面剛走進來,就聽得徐老在那唉聲嘆氣。

    “是小李啊,我正在考慮這個飯宴在哪里擺呢,這里已經沒空間了……”

    “我家啊,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小李家就住在孫婷隔壁不遠的地方,院子寬闊,東西齊全。

    徐老話沒說完就被小李給打斷,小李拍著胸脯向徐老攬下這個活,然后提著紙錢袋子進了屋。

    “好孩子,你一定會受菩薩保佑的。”

    徐老望著小李的身影,眼里滿是祝福,他替孫婷娘倆能有這樣的鄰居感到慶幸。

    孫母這場法事,除了徐老安排擺放順五行外,其余的瑣粹都不需要他來安排,村民們自覺的分工,我家負責香火紙錢,他家負責柴火棒棍,所有人都是義務幫忙,沒有人去抱怨半句……

    樹林里,秦盼落實了什么叫敵不動我不動,陰差一邊吸食香火一邊看著他們。

    而秦盼三人,張赟一刀就把枷鎖斬斷,孫母已經被他護在身后,要人可以,先過他這關!

    半小時過后,陰差動了,燒紙錢的火滅了。

    “要來了嘛!”

    劉智銘立馬精神,祭出彎刀握在手中,眼前的敵人可不是虛擬世界的NPC,它是正兒八經的陰差,可不容小視。

    “拜見秦殿主!”

    “……”

    包過孫母在內的秦盼四人一臉懵逼,特別是秦盼,握著禪杖的手突然松開,好在禪杖是被注過靈的,自己懸直在那。

    “我,我們認識?”

    秦盼試探性的問道,太可疑了,眼前這個一半白一半黑的家伙是誰呢,秦盼左思右想也沒想起見過這個人。

    不過它叫自己為秦殿主,殿主?大殿?不會是認錯人了吧,不過姓氏不會錯呀,自己是姓秦呀。

    “秦殿主貴人多忘事,連小人都不認識了,我是無常啊,你忘啦,我可是對您最衷心啦,你既然不記得人家了,嗚嗚~”

    咦~四人雞皮疙瘩起一身,這家伙到底是不是陰差哦,怎么有這么會撒嬌的陰差啊。

    “無常?”

    秦盼怎么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呢,無常,無常,黑白無常嘛。

    可黑白無常不應該是兩個人嘛,眼前這家伙一半白一半黑,哪里有半分黑白無常的氣勢啊。

    “是啊,是啊,你想起來了?”

    無常見秦盼思考半天,滿臉期待的望著他,還以為他想起來自己了呢。

    “這個,你是黑無常還是白無常啊?”

    秦盼捂著下巴,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黑白無常啊,那不得問清楚點嘛。

    “對啊對啊,就是我。”

    無常見秦盼認出了它,抓著秦盼的手搖擺起來,那般樣子,看起來不太聰明。

    “停停,什么就是你啊,我問你呢。”

    秦盼一把甩開無常的手,這家伙怎么跟個憨憨似的,莫名其妙的。

    此刻他們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緊張感,張赟和劉智銘已經把武器給收了起啦,這家伙見到秦盼跟見到主人似的,看來是不會為難他們了。

    在看秦盼,跟這個一半黑一半白的家伙爭論不休。

    “問我什么,你不是叫出我名字了嘛。”

    “我什么時候叫出你名字了?”

    “黑白無常啊。”

    “是啊,我問你是黑無常還是白無常啊。”

    “黑白無常啊。”

    “你……”

    秦盼差點讓它給氣死,若不是看你是陰差,早就一個大耳瓜子賞給你了。

    “我都說了,我叫黑白無常,黑白無常,秦殿主當真不認識我了?”

    無常也急了,說這么半天它也累,一邊叫著他的名字,一邊又來問它的名字,那有這么難伺候的人啊。

    “額……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

    被無常這么一解釋,四人突然意識過來,既然還有這種操作,學到了學到了。

    “嘻嘻嘻,秦老大終于想起我了。”

    無常露出了笑容,半天解釋沒有白費呀,秦殿主終于記起他了。

    “話說上次暴動之后你和boss他們都消失無蹤了,整個地府就留下我和羅剎兩個,你可知道我們是怎么過來的嘛,那群厲鬼天天來找我們麻煩……嗚嗚~”

    無常說著說著既然哭了,可見他心里的委屈程度多么的深。

    “慢著慢著,你說地府和我有關系?”

    秦盼一把推開想要抱他的無常,boss?消失無蹤?地府暴動?

    秦盼是越聽越迷糊,它不會真的認錯人了吧。

    “怎么秦殿主不記得了嘛?”

    “額,我這個,可能,大概,也許是失憶了吧,你能具體說說嘛。”

    “當然可以…不過你得把這個人交給我,我還要回去交差呢。”無常手指著孫母說道。

    秦盼回頭看了眼孫母,又看了眼無常,表情嚴肅道:“這不可能,這人對我來說很重要。”

    可不嘛,三人費這么大勁為的就是孫母的魂魄,好不容易到手又還給你,那不是腦子瓦特嘛。

    “老大!我求求你了,不帶她回去我就慘了,你行行好救救我吧~”

    秦盼還沒回過神,無常撲通一下跪在地上,磨蹭了兩下爬到秦盼腳下,一把抱住他的腿開始訴苦。

    “你別這樣好不啦。”

    “我說真的,你就行行好,讓我帶她回去吧。”

    無常抱住大腿說什么都不肯撒手,顯然它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只是一味的祈求。

    給秦盼煩的呀,可人家不動手他也沒道理給人家揍一頓吧。

    不過秦盼好奇的是它為什么一定要帶孫母回去,按照它剛才的話,地府都空了,還需要陰差來收魂嘛。

    秦盼記得牛頭等人也是陰差職位,相比無常,他們現在都不做收魂的勾當了,為什么它還要出來呢。

    “你先起來說話,話說地府不是已經清空了嘛,你還收魂干嘛?”

    “這……我不能說,不然他們會吃了我。”

    無常臉色惶恐,仿佛有什么人在強迫它這么做的。

    “你怕什么,有我在,我看誰敢!”

    秦盼手握禪杖,一禪出去,不遠處的一顆樹林被打成四分五裂。

    咕嘟~無常害怕的后退兩步,殿主還是當初那個殿主,那自己說還是不說呢……拼了。

    “是這樣的……”

    經過無常十來分鐘的解釋,秦盼算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無常說他是殿主,不過秦盼怎么想不起來呢,他明明就是一普通學生,若不是下秦老的引導下開啟陰眼,現在估計還在學校做一個乖乖孩子吧。

    “原來是這樣,不過我有個疑問。”

    “什么?”

    “黑白無常不是兩個人嘛,你怎么?”

    怪不得鐘慧說秦盼是個怪才,這種時刻他既然關注的是這個點。

    “哈哈,你說的是她嗎?”

    無常大笑一聲,當著秦盼等人的面一分為二,原本一半白的身體分離出去,出現了一位白衣服美女。

    “這……”

    張赟和劉智銘瞪大眼睛,這家伙也太……還能合體的嘛。

    可白無常為什么長的這么美,有股神仙姐姐的味道,而黑無常就這么憨憨呢。

    “見過秦殿主。”

    白無常給秦盼行了個禮,秦盼連忙把她攙扶起來。

    “別這樣,我可不是什么殿主,我就是一普通學生。”

    說實話,男人都是看臉的貨,剛才是無常,一半黑一半白,完全沒有違和感,要是早換成白無常,秦盼才不會這么說話呢。

    “那行,我們走吧。”

    “等下!”

    秦盼作勢就要把他們帶進大殿中,被黑無常給打斷。

    “有事?”

    不知道這家伙要搞什么飛機,反正就他事多,秦盼三人恨不得錘他一頓,別說有好臉色看了。

    “嘻嘻~”

    白無常遮住嘴角,笑起來真美啊……把張赟和劉智銘的魂差點勾走了。

    “老大,還有羅剎呢,我們得救它啊。”

    黑無常滿臉期待,雖然秦盼不知道羅剎是誰,不過黑無常能有這份心秦盼覺得很感動,至少他不是個背信棄義的人(鬼)。

    “放心吧,我會救它的,現在得先把你們安頓好。”

    按照黑無常說的,地府現在被那群厲鬼給占領著,他們和羅剎都是被對方控制著,要他們去人間收魂魄供它們享受。

    雖然黑無常沒有說的很明白,但秦盼隱約能猜出來這事跟秦老他們有關系。

    牛頭,馬面,金橋覺小白等人都是地府的人,他們出現在秦盼身邊本身就很可疑,只不過秦盼沒有去多考慮這個問題罷了。

    現在黑無常給他說了這一切,那么他又是金橋覺的徒弟,不管地府跟他有沒有關系,他都不能坐視不理。

    “既無枷鎖,心中有佛,人若無惡,我便是佛,人若行惡,我便是魔!”

    秦盼腦海響起金橋覺那句話,不管是人是鬼,只要為非作歹,他就不能放任不管!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