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一百零十章:尊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三、二、一,出擊!”

    “哎呦我去!”

    鐘馗一道手印打出,契約獸直接朝對方沖了過去,隨后,秦盼眼前一黑,再次恢復視覺時,畫面已然改變,此時他和張毅軍身處在一山洞內。

    沒錯,這山洞不僅他很熟悉,大伙都很熟悉,金橋覺!

    不是說他被禁錮在五處地方嗎,怎么咱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他,倒不是不愿意見他,畢竟每次見到他都能獲得一些好東西,比如小白,經體都算嘛。

    而張毅軍此時任然昏迷著,不過這樣最好,省的秦盼還要親自動手,那樣會顯得有些殘忍,畢竟金橋覺不是每個人都能見的。

    “師傅!”

    停頓之際,金橋覺的身影已經浮現在秦盼眼中,他依然是那副和藹可親的符文和尚裝扮,不過這次他給秦盼的感覺不太一樣,怎么說呢,就感覺他變強了,散發的壓迫感讓秦盼有些喘不上氣來,雖然之前也有,不過跟眼下比,百分之10左右吧。

    “秦盼,我們又見面了,真沒想到救出我的既然是你,我沒有看錯你啊。”

    “???”

    金橋覺說的話很明白,他已經被救出來了,還是秦盼救的,可秦盼怎么記得是無處地方呢,掐指頭算這也才第四個呀,難道自己失憶了?

    一陣陣問號浮現在他的腦海,怪不得他的壓迫感強大這么多,原來這是本尊呀……

    “斬妖一擊~必殺,祭!”

    畫面回到樹林空中,鐘馗和契約獸直沖神龍臉,這倒是蠻符合他的性格,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分秒一刻,鐘馗的斬妖劍已經到了神龍眼前,這一擊若打中,神龍必將被打散,死肯定不會死的,畢竟人家只是契約獸,幫你打架還要冒著生命危險,你當人家傻哦。

    就在鐘馗以為這一擊必中時,一道金光從孫婷身后冒出。

    “金印一式~祭!”

    “什么!”

    原本露出微笑式的鐘馗,臉色瞬間大變,隨之而來的便是恐懼,一道手印掐出,契約獸轉身朝后面飛去。

    “哈哈哈哈~本座,額,本座要干什么來著……算了。”

    眼看著鐘馗消失在他們眼里,神龍沒有動,孫婷沒有動,這個自稱本座的家伙也沒有動。

    半響,神龍消失在樹林的空中,隨著它一起消失的還有孫婷和那自稱本座的男子

    鐘馗幾乎是連滾帶爬,當然,這只是一夸張形容詞,不過正好可以表現出他此刻的內心,天擼勒,還真是他。

    “不過真是他的話,為何會這么輕易的露面呢,沒道理呀……”

    仔細觀察周圍,發現確實沒有追上來,鐘馗這才松了一口氣,一步一摞的朝市區方向走去,這一路他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他沒道理出來啊,因為自己?那也太給面子了吧。

    “你干嘛呢?”

    “哎呦我天,你從哪冒出來的,嚇死我了!”

    對于秦盼的突然出現,鐘馗表示他的小心臟受不了,人嚇人會嚇的人你知道嘛(雖然他不是人~)

    “你怎么啦,剛才的神龍呢,還有孫婷呢,哪去了?”

    真沒想到鐘馗也有走神的時候,他的大神形象簡直就是一落千丈呀。

    秦盼自然是不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事,他的心一直是揪著的,當然,這是在沒見到鐘馗之前,現在鐘馗就完好無損的站在他眼前,他相信,對手已經被鐘馗搞定了。

    對于秦盼的這些想法,鐘馗是欲哭無淚,喚作任何一個敵人,他都能把人救下,不過對手可是他呀,算了,還是不要自找麻煩了吧。

    “到底怎么樣你說話呀,孫婷呢?”

    見鐘馗一直默不作聲,秦盼也開始急了,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不會是人沒救回來吧?”

    “哎~是的。”

    現在顧不得什么大神不大神的面子了,沒救到就是沒救到,不過鐘馗還是有義務提醒一下秦盼。

    “對手已經遠遠超出你的想象,萬事都要小心,不可如猛行事。”

    其實不用鐘馗說,秦盼心里多少有點掂量,不過讓他沒想到是,對方已經強到連鐘馗這般人物都心生畏懼,那得是什么樣的存在啊。

    鐘馗不說多厲害,起碼跟小白有的一拼吧,想想,小白可是上古神獸呀,既然被對方打成這樣。

    雖然他不知道鐘馗是怎么逃出來的,不過看樣子就知道夠嗆,因為他臉上至今還帶著恐懼。

    “哎,先回去再說吧。”

    讓鐘馗把張毅軍弄醒,在聽完秦盼的解釋之后,張毅軍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想想就知道,那可是他老婆呀,不著急才怪呢。

    回去的路上,三人都沒有說話,每個人心里都懷揣著自己的心事,至于秦盼,現在是滿腦袋疑問,他實在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要抓孫婷這種跟他毫無關聯的人,如果他們真的是沖自己來的,抓王妍,抓安冉,哪怕抓尤橡,顏珞,劉潔都能理解,畢竟她們跟秦盼有直接觸關系。

    而孫婷這樣的,也就跟他見過一臉,威脅性在哪呢,不會是張毅軍吧。

    還有就是鐘馗剛說的那番話,秦盼問他對方是誰,鐘馗死咬著就是不說,只是告訴他要小心,平時也就算了,這種關鍵時刻還賣關子就真的有點過分了。

    “這幾天就呆家里,不要出來亂走了。”

    “嗯。”

    張毅軍在秦盼心里一直是個比較開朗的小伙子,可以給周圍人帶來快樂的那種,此刻的他卻壓抑了很多,沒有過多的勸阻,說多了只會讓他情緒更加低落。

    讓張毅軍把他們隨便放到一個路口,三人道別分開,秦盼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么,張毅軍只是個普通人,跟著他只會更加受牽連,孫婷已經被抓了,秦盼可不想見他在被抓,那就真的亂套了。

    “盼哥!”

    秦盼看著張毅軍的車開出去一段路,準備離開時,他走下了車,他哭了,看的秦盼心里十分不是滋味,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

    “盼哥!婷兒就拜托你了,我張毅軍這輩子沒求過人,今天,我求你~”

    這句話,他說的是那般的無助,撲通一聲,他跪在了地上,眼淚順勢劃過手臂,落在地上。

    秦盼沒有阻止他,這是他作為一個男人最后的尊嚴,今天,他把僅剩下的尊嚴交給了自己。

    都說貧困人家百事哀,張毅軍在普通人里算作人上人,可在敵人眼里,他就是那個‘哀’。

    “放心吧,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把她救出來。”

    最后看了張毅軍一眼,秦盼和鐘馗轉身離去,他不想看到張毅軍從地上站起來那一刻,因為這是一個男人全新的開始,秦盼相信他以后會越來越好。

    “我們接下來去哪?”

    走出去幾百米,已經看不到剛才的那塊地方,鐘馗開口詢問。

    “大殿!”

    秦盼嘴里吐出兩個字,和鐘馗消失在原地,來到了房卒大殿。

    這個地方還是那么的熟悉,只有來到這里才能讓秦盼徹底放下心中的束縛。

    這里有牛叔,魅,小鈺和鐘慧在等著他,那種感覺……就是家的感覺。

    “你回來啦,洗手吃飯吧。”

    魅那溫文爾雅的樣子,十足的溫暖到了秦盼,讓他有種沖上去抱住她的欲望,不過最終,這個欲望被秦盼扼殺掉了,真這么做恐怕又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吧。

    至于是什么樣的麻煩,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十分的明了。

    一家人,秦盼,鐘慧,魅,小鈺,牛頭和鐘馗,圍坐在餐桌旁,吃著小菜聊著天,沒有人去提那些煩惱的事,盡管鐘馗已經把事情都告訴鐘慧了,她也沒有去提起。

    作為他身后的那個女人,鐘慧是不可能去說自己不行之類的話。

    因為秦盼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如果連她都放棄了,那么秦盼這么做這些的意義何在呢。

    至于秦盼,雖然表面看起來的若無其事,跟沒事人一樣,不過鐘馗說過的話,他可是句句刻在心窩里,還有張毅軍提到的袁堯,開始秦盼只是單純的以為他是王父找來讓自己難堪的。

    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那么簡單,這個人,不能留!

    至于王父,秦盼本來也以為他只是單純的嫌自己配不上他女兒,不過在見到金橋覺的時候,他告訴了秦盼一切,王父!若不是看在王妍這份關系上,這人,也留不得!

    “你好像有心事?”

    飯后,秦盼獨自坐在大殿門外,百米開在就是集市攤子,不過好在他的位子離得畢竟遠,聽不到那邊喧鬧的聲音。

    一個人抽著煙,把海省發生的事全部回味了一遍,越往后,他的壓力就越大。

    鐘慧坐到他身邊,要了一根煙抽起來,其實她的心里也很亂,從鐘馗告訴她所發生的一切起,她就一直在裝淡定。

    “我把師傅救出來了。”

    本來氣氛已經夠壓抑的,秦盼可不想把鐘慧給帶過來,至少還是有一個好消息是值得他們高興的。

    “真的嘛,師傅他人呢?”

    顯然,鐘慧聽到這個消息是很興奮的,畢竟那是一手教她本領的師傅呀,不止有小白,她也很想救出師傅的。

    吐出一口煙霧,秦盼掐滅手中的煙說道:“既無枷鎖,心中有佛,人若無惡,我便是佛,人若行惡,我便是魔!”

    “謝謝你~”

    鐘慧在秦盼臉上留下了一個嘴唇,心臟瞬間撲撲跳的感覺,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