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九十八章:智銘真男人

第九十八章:智銘真男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就不懂了是不是,想想嘛,張赟可是經歷千年歲月的大boss,一般人能隨意唬住他嘛,我告訴你,那得是什么樣的人能唬住他,他就是……

    “怡儀!”

    秦盼一眼就認出來人,沒錯,她就是李怡儀,李璟的女兒。

    至于為什么她能唬住張赟呢,那能不慫嘛,這小丫頭片子,劉智銘可是跟他抱怨了整整一個小時呀。

    聽完她的‘史記’,張赟就不想跟她有接觸,整不好連他一起給拉去逛街,還是躲起來比較安全。

    “咕嘟~”

    拿起桌上的酒,假裝剛才什么都沒發生,咱什么也沒說,你們也什么都沒聽見。

    “你怎么在這?”

    秦盼還是沒明白,李怡儀是怎么找到這里的,還想在說點什么,李怡儀身后出現一群男女。

    這又是,秦盼心里苦呀,王妍一直用怪異的眼神看他。

    可不嘛,在座的,只有他們三人認識李怡儀,剩下兩妹紙根本沒見過她,而王妍見秦盼一眼就認出對方,這不是渣男的表現,肯定又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

    啊對,又是渣男的表現了,秦盼不想解釋,從開始到現在,咱當過多少回渣男了,這些都不重要,問題是,咱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就被掛上渣男的標簽了。

    “盼哥?”

    李怡儀也沒想到里面的人會是秦盼,她就是和一群朋友來聚會的。

    這間KTV是她老爸開的,平時沒事她也會和朋友來這里玩,而這個包間,就是她專屬的。

    進門的時候,她聽說這房間被包,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什么情況,這才幾天沒來,就敢把自己的專屬房給別人,簡直該罰。

    她已經想好了怎么處罰這里的負責人,輕則讓他給自己賠禮道歉,重則開除!

    現在,見里面是秦盼,她的怒火消了不少,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秦盼等人,特別是劉智銘,她心里有種暖心感。

    說不上來,可能是他們對自己好吧。

    “太好了,我們一起吧,我請客!”

    李怡儀也不客氣,跳進來就要求一起,還招呼她的朋友們隨意。

    “……”

    看吧,就說這丫頭不講道理,秦盼,劉智銘,張赟三人苦笑對視,不敢說話,來就來吧。

    至于王妍二女,不怎么高興,可不嘛,你是誰啊,我們認識你嘛就來,你來就來吧,還帶這么多人。

    至于她說的買單,就更不可理喻了,王妍是誰啊,她老爸可是海省有頭有臉的人物,差你這兩個錢啊。

    “哎呀,妹妹,你來玩是我們的榮幸呀,哪能讓你買單呢。”

    “你是?”

    李怡儀剛準備跟秦盼來個擁抱,被王妍給攔下,小樣吧你,我的男朋友會讓你抱,那不扯淡一樣呢嘛。

    “哦,她是我女朋友王妍,研兒,這是李叔的女兒,李怡儀!”

    眼疾手快,做人就該這樣,要避免一切可能性,得趁她們沒掐起來前,把這股危機先壓下去。

    “你,你就是王妍姐姐嘛,哎呀,我可是常聽盼哥提起你啊。”

    “我有提起……哎呀。”

    秦盼剛想提出質問,被李怡儀一腳踩在腳趾頭上,疼得他坐在沙發上尖叫。

    而李怡儀呢,鄙視的瞪了他一眼,傻子吧,情商被狗吃了嘛,還是腦子秀逗了。

    可不嘛,李怡儀這么說可是在幫他解圍呀,不僅能打消王妍對她的敵意,還能解釋清她和秦盼的關系,結果呢,這二傻子還要戳穿,能讓他這么干嘛,自然是不能。

    “你什么?”

    “我,我沒事。”

    王妍好奇的看著倆人,今天是怎么了,一個個怪里怪氣的,而秦盼通過李怡儀的眼神已經明白了過來,自然不會在傻到去解釋。

    哎,造孽呀,怎么什么倒霉的事都被咱攤上,這種事,你說咱能怎么辦,還不是牙碎了往肚里咽,欲哭無淚呀。

    至于王妍和李怡儀,剛才還針鋒相對,劍拔弩張,針尖對麥芒的,這會已經開始姐姐妹妹的聊了起來,叫的那個親哦,秦盼看不下去了,慢慢挪到張赟所在的小角落,有總難兄難弟的趕腳,欲哭無淚。

    “研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呀,我就聽盼哥天天在耳邊說你的好,聽的我耳朵都要起繭了呢。”

    “是嘛,那怡儀妹妹你是怎么跟他認識的呀?”

    “我啊……”

    李怡儀掃視了一眼秦盼,秦盼連忙搖頭,她瞬間就明白過來。

    “我啊,你忘記了嘛,你們不是去我家幫我驅過邪嘛,后來老爸又找盼哥來我家吃飯,我就認識了咯,盼哥對我就像親哥哥一樣呢。”

    李怡儀先發制人,直接把秦盼放到哥哥的位置,不然王妍指不定還有多少防備心呢。

    這也就是秦盼佩服,張赟劉智銘害怕她的原因,她太機靈了,簡直就是人小鬼大,她若是幫你還好,她若是想爆你的料,那你可就慘咯。

    “橡兒!”

    “你是?”

    這邊正聊的火熱,突然被一聲叫喊給打斷,一男子站在劉智銘和尤橡的面前,眼睛盯著尤橡。

    “怎么回事,你誰啊?”

    顯然,李怡儀也不認識這貨,本來秦盼還以為是李怡儀的朋友,正為難呢。

    “你誰啊,關你什么事。”

    “不要……”

    青年男話一出口,被一女孩拉了下衣角,執意他閉嘴,他不認識李怡儀,女孩可是李怡儀喊來的,她能不認識嘛。

    想想,這間KTV都是人家的,你在這里鬧事,那不等于自找不快活嘛。

    “喲嚯!”

    李怡儀就納悶了,這哥們哪冒出來的,這群人,除了秦盼幾人,好像都是她組織的,你不認識我,敢來湊熱鬧。

    “你別說了……”

    “閉嘴,男人說話,女人別插嘴!”

    青年男大喝一聲,把那女孩嚇的一愣一愣,后退了兩步。

    “你……”

    李怡儀剛想說話,劉智銘給她使了個眼色,這小丫頭,秒懂,做出一副怕了怕了的表情,回到王妍身邊,嘀咕兩句,二女提起了興致,準備看好戲了。

    不過王妍是有點擔心的,因為劉智銘在她腦海里的印象,就是娘娘腔,讓他跟這青年男動手,能行嗎。

    “看著唄,智銘哥可不是好惹的。”

    李怡儀自然是自信滿滿,在白劍門下,他的所作所為,她永生難忘。

    “好吧。”

    李怡儀都這么說了,王研還能說啥呢,看著唄。

    至于秦盼和張赟二人,就更放松了,這可是他哥們英雄救美的好機會呀,誰會傻到去搗亂呢。

    “你個sao娘們,穿上褲子就不認人,裝不認識我?”

    青年男在那叭叭叭沒完,尤橡臉上充滿恐懼,而劉智銘,臉上越來越難看。

    “好戲開始啦。”

    見劉智銘的怒火已經被激起,李怡儀不僅沒有緊張,反而異常的興奮,真是個奇怪的丫頭,學什么不好,學這些。

    “給。”

    張赟遞了跟煙給秦盼,倆人心災樂禍的看著青年男,還說,你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他說的話可真TM難聽,是出門忘刷牙還是忘吃藥了。

    “行了,少說兩句吧。”

    “滾!”

    女孩鼓起勇氣想上來勸阻,沒想到被青年男給賞了一個耳光。

    “我去你*勒。”

    叔可忍,孰不可忍,張赟當時就忍不住要沖上去,還好秦盼及時拉住,開玩笑不是,劉智銘好不容易有個表現的機會,哪能讓你給攪和咯。

    咳咳!話是這么說沒錯啦,可張赟就見不得打女人的男人,這種人,就是人渣,咱見一個就收拾一個。

    都是你,張赟看了一眼劉智銘,要不是給你機會,這小子現在已經躺在地上了。

    “你個小sao貨,還記得那晚……噗~”

    青年男話說一半,正擱那自嗨呢,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

    “啊!”

    房間里,充滿女孩們的尖叫,一個個朝李怡儀身邊靠近。

    至于男生,有幾個坐哪里沒動,有兩個卻走到被打青年男身邊。

    顯然,他倆是一伙的,秦盼二人也毫不猶豫走了上去。

    動手他們自然不會動,撐場面還是可以的,瞅對面那三貨,打扮的花里胡哨,長得吧…也還行(主要是比他們帥)。

    “帥怎么了,能當飯吃嘛?”

    “能!”

    “……”

    秦盼話還沒說完,一群女生集體開口,給秦盼尷尬的呀,什么情況,你們到底站那邊的。

    最讓他生氣的是,王妍和李怡儀倆人也跟著回答,咋滴,他們帥你們怎么不跟他們去,哼!

    “咋滴,單挑還是群毆呀?”

    張赟一臉壞笑的看著對面三位(帥哥),長得帥能咋滴,照樣給你打趴下。

    “你……”

    青年男捂著肚子,半天才勉強站起來,可見劉智銘還是手下留情的,不然這一拳下去,他可能就起不來了。

    “道歉。”

    劉智銘死死的盯著他,拳頭緊握。

    “你不要得寸進尺!”

    青年男還沒緩過神,自然說不了話,他身邊的男子一聽就不樂意了,手指向劉智銘。

    “啊,呀呀,疼……”

    張赟才不慣他,疼,知道疼還出來嘚瑟。

    “你們兩個,給我滾開。”

    張赟扳著一青年男的手指,把另外一個也給拉開,看似是幫劉智銘減少敵人。

    實則是在救這兩傻蛋,發怒的劉智銘,你們呆哪里找死嘛。

    本來就跟這倆人沒啥關系,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道歉!”

    劉智銘一把抓起青年男的衣服,將他舉了手來。

    “哇。”

    “哇塞……”

    “好帥,好帥。”

    “智銘哥哥真男人啊。”

    這一舉動,現場出現一大批迷妹,可不嘛,一男人,得什么程度才能單手舉起一個人啊。

    這種男人一看那方面……額,說的有點過頭,打住,打住啊。

    反正大概就這么個意思,要問帥哥與猛男,怎么選,還需要問嘛?

    現在能告訴我,帥哥當吃還是當喝?小樣吧。

    “對,對不起大哥。”

    “不是跟我,是她!”

    “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我錯了。”

    “滾!”

    劉智銘提著他,就跟提小雞仔似的,開門,丟出去,回來,繼續嗨,一氣呵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