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八十四章:同樣的坑(修仙篇)

第八十四章:同樣的坑(修仙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是什么?白劍門還有隱藏的高人嘛……”

    天譴門弟子被秦盼出場氣勢給嚇住,要不說排面最重要呢。

    你看他們一個個的,秦盼往前挪一步,他們就后退一步。

    栗子不足,面子就要握住咯,筆上不足,比下不還有余嘛,他們越是害怕,白劍門的弟子就越得勁。

    讓你丫的平時囂張不完,到關鍵時刻,都是些完蛋玩意。

    “何人,敢打擾本座!”

    本來他于白楓打的火熱朝天,就差最后一擊,被眼前這青年給一道天雷給打斷。

    而白楓呢,已經退到白靈兒身邊去了,若不是這一擊,他有十足把握讓白楓死在自己的劍下,一將終成萬古枯,他能不恨嘛。

    “嘿嘿,讓我看看是哪個狗子在亂叫……易哥!”

    秦盼本來還想給對方一擊,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他對白楓下死手,此人留不得啊。

    只是沒想到對方是,王易!

    “不對不對,肯定是撞臉怪,王易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你是何人?”

    “王易!”

    秦盼本來想得到對方一句讓他死心的話,好讓他打斷對王易的念想,誰知這家伙既然說自己是王易。

    這下就難搞了,還記得秦盼為什么躲在這里嘛,就是為了忘記王易的背叛。

    這可到好,本來已經想不起來的事,在見到他這張臉的時候,全給想起來了。

    淡定,淡定,只是同名……這怎么去自我催眠啊,只是同名同姓,那這張一樣的臉怎么說?

    “……”

    “盼哥?”

    “秦盼?”

    李怡儀和小鈺見秦盼一直閉著眼,仿佛不敢看對方,她們自然不知道秦盼心里想什么。

    不過好不容易才用氣質壓制住對方,這會可不是泄氣呀。

    “你怎么了?”

    魅就在秦盼身邊,她能感覺到秦盼的異常,不過在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她是不會去隨意評價的。

    “我沒事,放心吧。”

    秦盼緊緊的抓住魅的手,也不知道是他需要安慰,還是他在給魅安慰,可能是相互的吧。

    “那個,王,王易,是吧?”

    秦盼怎么叫,怎么不順口,甚至一度感覺別扭。

    “正是本座,你又是誰?”

    “我想讓你撤退,不想欺負你。”

    “狂妄之徒,簡直氣人!”

    王易舉起佩劍,一道光效飛向秦盼。

    砰~

    白楓出現在秦盼身邊,擋下這一招,不過說實話,他現在已經受傷了,沒錯,就是跟王易對戰的時候。

    只是他不敢出聲,若是讓白劍門的弟子聽見,什么!他們門派玩快劍的高手,既然被人用快劍給打傷了。

    那何止是軍心震動,怕是有人都要準備反水到對面去了。

    “你趕緊回去,讓靈兒師姐幫你療傷。”

    “嗯!”

    秦盼自然看的出他受傷了,附在他耳邊輕聲低喃,誰都不傻,怎會在這種時候耍小性子呢,白楓很想跟王易一決勝負,但現在,貌似穩定軍心更重要吧。

    白楓退了回去,雙方所有弟子都退了回去,對質隊伍,秦盼這邊有魅,李怡儀母女,小鈺。

    王易那邊,小毅是肯定的,只是沒想到,那天在白劍門內見到的老人也在。

    “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閉嘴!”

    李怡儀低喃著,被秦盼給打斷,不過這只是表面上,實際,秦盼也在想。

    白劍門沒有派出一位老人,還是在你天譴門要滅白劍門的時候,還排名前十呢,確實有點不要臉,這明明就是他們年輕人的戰場,你一老人家,來,算怎么回事嘛。

    打了你,別人會說咱不尊老,你打了咱,別人會說,你連一老頭都打不過,活著干嘛呀。

    進退兩難啊!

    “市井小兒,休得口出狂言!”

    老人被秦盼嘲諷的,臉紅脖子粗,差不得就直接過去了。

    “小子,別狂啊,單挑!”

    小毅見爺爺被對面小子給氣的,跳出來就要跟他單挑。

    “單挑,好呀。”

    秦盼求之不得呢,老頭,他不好下手,王易,他也下不去手,剛好就他,秦盼可以下死手。

    剛獲得新力量,還沒來得及試一下呢。

    “小毅!”

    老頭叫喊不住,小毅已經沖了上來,秦盼一個閃身,一躍,飛到空中。

    “你個**,跑什么啊,說好的單挑呢?”

    “嘿嘿,急什么,天雷符~祭!”

    隨著秦盼手中的法杖一揮,一道天雷從空中落下,直接朝小毅擊打過去。

    “小心!”

    王易一個閃身,把手中的佩劍朝空中拋。

    砰~

    佩劍被劈的粉碎,連個劍柄都沒有留下。

    “……”

    小毅呆住了,這一下要是劈在他身上,現在粉身碎骨的就是他了吧。

    不過他還是不服氣,說好的單挑,這家伙除了躲,就只會使陰招,可惡至極。

    其實這個怎么說呢,并不是秦盼慫,也不是他陰,作為一法師,不躲著輸出,難道跟你貼臉嘛,法師貼臉,那不是扯淡一樣呢嗎。

    “天譴咒~祭!”

    咣當!一下,秦盼的頭頂落下一道光。

    好在受到危險時,護盾會自己觸發,不然就這一下,得給他天靈蓋擊碎咯。

    “誰!”

    秦盼怒了,說他陰險,沒想到對方比他還陰險。

    四處尋找,最終在王易身后,那個老頭,小毅喊的爺爺。

    就是他,他放出來的技能。

    “你丫的,給你臉了是吧,都給我死!”

    秦盼真的怒了,本來還想給他們一次機會,讓他們自己走人,這下搞的,你想走,怕是都沒機會了。

    隨著秦盼舉起法杖,一陣技能劈頭蓋臉的朝天譴門的弟子落下。

    別怪咱狠心,真的,要怪就怪你們沒跟個好主子,陰險狡詐,卑鄙無恥,簡直不可原諒。

    “啊……”

    “快跑……”

    如果是秦盼一個人,老頭還能應付,可魅突然出手,他們就真有的受了。

    本來魅都沒打算動手,畢竟天譴門又沒惹她,不過他們想置秦盼于死地,那就都得死!

    “金光陣~祭!”

    一道結界把天譴門的弟子全部圍困在里面,進出不得。

    “快跑啊!”

    結界沒有完全愈合,王易一把拽住小毅沖了出去,可是老頭為了幫他倆發掩護,沒來得及出去,被秦盼的天雷給擊中,倒在地上。

    這也就是他修為高,若是普通弟子,早就成灰渣子了。

    “爺爺!”

    小毅哭著喊著,被王易強行拉走了,廢話,在不走怕真就走不掉了。

    也不知道這小子從哪里冒出來的,修為既然如此之深。

    對于逃走的倆人,秦盼并沒打算去追,王易,易哥,沒想到在這里還能遇到,接下來看怎么辦呀。

    秦盼有種退出游戲的沖動,本來來這里是開心的,這下整的,更不舒服了。

    “把他帶上,我們回去吧。”

    傷害他的人已經被抓住,剩下的弟子就放他們走好了。

    不過小毅臨走時那般叫喊,雖然是NPC,不過秦盼也深有感觸。

    沒想到NPC既然會有情感。

    回到白劍門,師尊老頭坐在大殿等候他們,見他們回來,臉上笑容滿滿,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師尊,這人怎么處置?”

    秦盼把老頭放到地上,對于他,秦盼真恨不得當場斬掉,不過他被小毅那般神情感觸,留他一條命吧。

    “喲,梁長老,快,給他安排個上好客房養傷。”

    “是!”

    白楓抱著梁長老走了出去,白靈兒也跟著白楓的腳步離去。

    至于秦盼一行人,李怡儀母女和小鈺,被他給支開,就剩下師尊老頭,他,和魅。

    當然是有事問他咯,至于昨天秦盼進入房間后,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見到了金橋覺,沒錯,就是他師傅,跟小白說的一樣,之前是兩處,這回是三處,還剩最后兩處,就能救出金橋覺了。

    不過他很好奇,見金橋覺,叫他過去并不稀奇,畢竟他們是師徒嘛,為什么要讓魅也進入呢,秦盼不明白,問金橋覺,只是笑而不語。

    搞得跟無間道似的,所有人都知道,就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間是吧。

    “師尊,你是怎么知道我……”

    秦盼指了指自己和魅,昨天那樣,師尊老頭明顯就是故意安排的。

    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按理說,這只是虛擬世界啊。

    是嘛?不是嘛?秦盼現在也迷糊了,不過想到之前小白帶他去的地方,這地方不會也是金橋覺搞的鬼吧。

    也不對啊,那這身職業裝,還有系統介紹,升級,渡劫等等,都是哪來的。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知道就是知道,不可說,不可說。”

    “……”

    還不可說不可說,我給你兩大嘴巴子,我看你說不說。

    當然,這只是異想,畢竟這家伙長著一張秦老的臉,不敢動,不敢動。

    “天譴門的事情看來你們已經處理好了,接下來……”

    “打住!”

    秦盼連忙制止師尊老頭繼續往下說。

    “別接下來了,我要退出,不玩了。”

    “不可,不可。”

    “為何不可?”

    見師尊老頭一直在那搖頭,給秦盼急得,有事不能一口氣說完嘛,費那勁干嘛你說是不是。

    “少俠少安毋躁,且聽老夫慢慢跟你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