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七十二章:天譴門(修仙篇)

第七十二章:天譴門(修仙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們跟來作甚?”

    白楓跑去桃陵山境內,后頭就見到秦盼等人不緊不慢的跟在他身后,不免有些疑問。

    “白大哥,我們是一個團體,當然要有團隊意識嘛,何況我等也沒個著落,希望白大哥能引導一番。”

    “此話當真,萬不可兒戲,我是喜結俠士,卻不容許爾等拿我師門調侃,如若不然,定要爾等好瞧。”

    哎喲,我天啊,也不知道白楓這么說話累不累,反正秦盼聽著挺累的。

    咱就不能正常溝通嘛,整這文辭,好歹咱也是個大學生不是,欺負我們聽不懂還是咋地。

    當然,這只是秦盼內心的想法,自然不會當著白楓面說出來,就算說出來也沒用,人家就是這么說話的,你能怎么辦。

    這是在我國,若是出的了國外,別人總不會因為你而去特意學一方語言吧。

    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入鄉隨俗嘛。

    “放心吧,我們很有誠意的,還希望白大哥能引薦一下。”

    白楓見秦盼點頭確認,沒再說話,加快了腳步趕路,說實話,他還是很擔心門派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為什么師尊會在這時候傳喚他回去。

    而秦盼呢, 也確實是真心實意的想加入白劍門下,通過這段時間和白楓一行人的接觸,他覺得白劍門,是個正義的門派。

    要說江湖呢, 不止是江湖,現實中也是一樣,一個公司的形象,除了靠資金外,員工的一言一行,都可能給公司加分的。

    這不白楓就替他們門招來到幾名大將……

    大家別誤會,這段話是秦盼自己YY出來的,咱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說自己是大將,咱也不敢問。

    來到白劍門山腳下。

    秦盼就一直有個疑問,怎么地,這些所謂的名門望派,就非得要設立在山頂上面嘛,平地上是不是就不能住人?

    看那些修仙小說,咱都不稀罕說它,大門派招個弟子,還要非要讓人家在規定時間爬上山去,怎么地,顯擺你們是修仙之人,牛8唄。

    當然,秦盼也就是叭叭兩句過過嘴癮,因為這些一直是他心中的疑問句,后來他想通了,可能是為了防止對立門派偷襲才這么做。

    還有一點就是,修仙之人自然跟平凡人不一樣,他們一閉關就是上百千年,而凡人呢,一生就那么幾十百來年。

    就好比兩個不同思想的人呆一起,會有火花嘛,顯然沒有。

    所以,同一圈子肯定跟同一圈子的人玩撒,道理就是簡單個道理,能不能明白,就看各位的理解能力了。

    “大師兄,你回來啦?”

    倆白衣男子出現在他們眼中,造型不用說,自然跟白楓是一樣,畢竟出自同一門派嘛。

    “白衣,門派究竟發生何事?”

    喚做白衣的男子掃視了一眼秦盼等人,臉上露出的喜悅。

    “太好了大師兄,你把小師妹找回來了!”

    “額,這個……”

    白楓很尷尬,秦盼等人也好不到那里去,看來魅有的事情做咯,怎么就把這茬給忘記了,早知道不讓她來了。

    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白衣這家伙一個轉身就朝白劍門飛去。

    不是說不能飛嘛,怎么他可以,秦盼表示不服,他和白楓都不會飛,這家伙既然可以飛,不服。

    “這個,秦兄啊,楓某有一事相求,不知你可否答應?”

    “白大哥,你先說什么事。”

    這個,秦盼也就是走個形式,白楓想說什么,估計在場的各位都能猜的到,那就是讓魅假裝是他小師妹。

    “這個,這個……”

    白楓羞澀的看了一眼魅,這家伙整的,好幾千歲的人了,整的像初中生談戀愛似的。

    “初中生為何物啊?”

    “這個,這個……”

    同樣的話,十秒鐘前才出自白楓口中,這下輪到秦盼來模仿了,一模一樣,語氣都不帶變的。

    “白大哥,咱先不談這個,你想說的事我們也大致也知道,但是我說了不算,還得征求當事人的意見。”

    白楓和秦盼同時看向魅,當真是騾子痞子戲子一家人,你們沒討論之前咋不問問我的意見呢。

    這家伙,倆人都拍板的事還說問當事人,要不要臉哦。

    自己能不答應嘛,顯然不能撒,而且白楓有恩于他們,總不能現在一走了之,這樣也太有損顏面了吧。

    “嗯。”

    “姑娘,楓某先行有禮了,感激不盡,感激不盡。”

    見魅點頭答應,白楓高興的像個幾百斤的孩子,這樣是不是有損他們白劍門的顏面啊。

    秦盼很想笑,不過先前被小白那件事整的,一笑臉部就痛,一痛,自然就笑不出來了。

    進入白劍門,還真別說,一股江湖風展現的淋漓盡致,這畫面,跟那什么,跟那個,那個笑傲江湖里面的黑木崖很像。

    不過這里看起來比較正派,黑木崖主要就是一些城墻為主,這里明顯輝煌一些,氣派一些。

    來到大殿,這一排排凳子擺放,又跟梁山很像,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主位上坐的人。

    是秦老。

    秦盼自然沒有傻到叫出來,而魅她們不認識秦老,所以并沒有過多的表情,但秦盼不行啊,眼前這人跟秦老長的一毛一樣,就是衣服不同。

    氣勢方面,完全可以匹配的上,秦盼越看越想上去問一下到底是不是,好在理智戰勝了他的身體,才不至于做出當眾出丑的事。

    要是真的上去問,可怎么下的了這個臺哦。

    現在秦盼完全理解白楓的心里,不用多說,這個游戲的開發人恐怕就是他們內部人,連NPC設定都照搬現實中的人。

    “弟子白楓拜見師尊。”

    白楓使了個眼神,讓秦盼等人照著自己學,人在屋檐下,他們也不傻,雖然是NPC,但眼前是他們長輩不是,連忙給‘秦老’行了個禮。

    “楓兒,這幾位是?”

    白楓的師尊果然沒看到魅,否則就不會先去問秦盼他們是誰了。

    “這幾位是……”

    “白老頭,莫要說一些虛的,今時若不見小妹,哼,等著瞧。”

    “放肆,敢對師尊無理!”

    白楓拔出劍就要動手,秦盼也祭出了自己折扇,當然,不是說要跟白楓一起上,主要是怕他們傷及無辜,提前準備一下,防患于未然嘛。

    在必要時,他還是會選擇幫白楓出頭,反正這只是一個虛擬世界,他看那個NPC順眼就幫那個,很正常嘛。

    而對面那一老一少二人,秦盼就對他們絲毫沒有好感,瞅你那樣,鼻子翹這么高,咋地,竄天猴啊,準備起飛了嘛。

    “住手!”

    白楓的師尊和坐在椅子上的老頭一齊發聲,制止了白楓和青年倆人。

    白楓氣鼓鼓的收起佩劍,回到師尊面前。

    “師尊,小師妹已經找回。”

    “哦,靈兒現在何處,快與老夫見見啊”

    白楓給秦盼使了眼一個色,秦盼把魅推到‘秦老’面前。

    “靈兒,你瘦了,離開這些日子,可讓師兄弟們好找啊。”

    咳咳!秦盼有種奇怪的感覺,不是說門派掌門都是很嚴肅的那種嘛,就算有表情也不會當眾顯現。

    這個長著秦老臉的老人家,怎么就這么不矜持呢,完全就是爺爺許久未見孫女的神情嘛。

    “小妹,你可回來了。”

    “嗯哼,你誰啊?”

    魅本來被白老頭噓寒問暖給整的不好意思,突然跑出一青年,還要上手,這可不能慣著他,直接一口給回絕了他。

    青年楞了,這是怎么回事,出門一趟就不認識自己了,這,怎么想也想不通啊。

    “你當真不認識我?”

    “不認識!”

    “那你說要嫁于我的事可作數?”

    “你這人好奇怪哦,我都不認識你,你讓我嫁給你,想的怎么這么美呢,沒事你就請回吧,這里不歡迎你。”

    別說青年,連秦盼都有些楞,魅在他印象中一直是乖巧媳婦類型,這會見魅既然開始懟人,讓秦盼慶幸了一下。

    還好白楓的小師妹長的是像魅,要是像小鈺,這青年可就有的好受咯。

    為什么呢,平時小鈺就是一副囂張跋扈的模樣,那還是在沒人惹她的情況,眼前青年的所作所為,顯然已經激怒魅,如果把這股怒氣值加到小鈺身上。

    可想而知,這會是一出好戲。

    “……”

    白楓現在是楞的,他的腦海里一直響起青年那句,你說要嫁于我,可作數?

    小師妹要嫁于他,自己怎么不知道,枉費他們相識幾千年,一起玩耍,一起修仙,一起,一起……還比不上眼前這青年?

    “白大哥,你干嘛去啊?”

    秦盼見白楓沖出大殿,連忙追了上去。

    “白靈兒,你可真無情,枉我……”

    “你什么啊,趕緊走吧。”

    小鈺可不慣著他,磨磨唧唧的真不像個男子漢,這種人,她生平最看不起了。

    青年吃了癟,氣沖沖的走出大殿。

    “白老,既然貴派是這般態度處事,我等不必多言,三天后,我天譴門定要掃清你白劍門。”

    “……”

    李氏,李怡儀,小鈺,魅,在天譴門話出口,四人驚訝的口都能吞進一個雞蛋了。

    剛來就玩這么大嘛,你天譴門是有多大能耐,說滅就滅?

    “得了,我白劍門在這里表態,三天后你沒來的話,我們一定去找天譴門算這筆賬。”

    “你……”

    “滾!”

    小鈺最煩的就是那種今天嚷嚷要滅這個,明天嚷嚷要滅誰那個的人,你說你,要打就打,磨磨唧唧的放狠話,光打雷不下雨有意思嘛。

    不過眼前局勢來說,白劍門的師尊都沒有說話,她這么叫板對方真的好嘛,不管了,路見不平就要拔刀相助,咱沒有刀,吼一聲還是可以的。

    而這個滾字,則是出自魅的口,不知道為什么 ,眼前的老頭給她一種家的感覺,在聽有人要毀她的家,怒氣瞬間爆棚,然后……

    一道金光從大殿散發出去,白楓跟秦盼在外面聊天,好家伙,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接把兩人給震的摔倒在地出去。

    而剛出來的青年也好不到那里去,直接摔個狗啃泥,連著在地上滾了幾十米,估計,臉摔都歪了。

    秦盼看著都覺得痛啊。

    “你有種,等著瞧。”

    兩位老人還是有真本事的,面對魅這般強大的氣息,紋絲不動,而天譴門的老頭咒罵了兩句,消失在大殿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