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六十七章:練功房游戲(修仙篇)

第六十七章:練功房游戲(修仙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虧自己還是長輩,一點長輩的樣子都沒有,咱今天就坐這里不走了。”

    一路從大門口罵罵咧咧來到里屋,沒想到牛頭還挺愛干凈,房間收拾的整整齊齊,一點灰塵都沒有。

    讓秦盼不敢有大動作,生怕把地給弄臟,也許這就是強迫癥吧。

    同樣的房間,給秦盼住的話肯定就沒有這么干凈,男人嘛,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何況一個男人,怎么可能會有心思去收拾房間,能有個地方睡就不錯了。

    當然,秦盼說的只是大部分男生,也有一部分是愛干凈的,比如牛頭就是其中一個,不過這是個好習慣,秦盼并沒有其它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想表達自己辦不到而已。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來到客廳,這地板光滑的,怕是可以當鏡子用咯,秦盼一分鐘都不想呆下去,萬一真給弄臟了,牛頭不得把他吊起來打哦。

    想到這,秦盼冷汗都快下來了,呼吸急速,憋著大口氣不敢吐,轉身往門口走去。

    嗯哼?秦盼被柜子上擺放的照片給吸引了注意,這些照片都是牛頭跟地府各類大神的合照。

    秦盼見過的就有,秦老,馬面,話說他們倆不是一對的嘛,想起馬面,也不曉得他在樓殿過得怎么樣,還真有點像他的說。

    接著往下看,神茶,郁壘,鐘馗,要說這三人,額,秦盼還真不是很了解,唯一了解一點的就是鐘馗,畢竟鐘馗的傳說他還是聽過不少。

    比如,鐘馗斬妖,鐘馗嫁妹等,不過說話回來,他妹妹呢,難道嫁出去了?秦盼還真有些好奇。

    再往下看,秦盼就不是認識幾個了,一路看下去,就一個陶道長是他認識,畢竟倆人見過面,剩下有好幾個是秦盼見都沒見過的。

    陶道長,小白,師傅,外婆,黑伯……等等!

    秦盼一邊走一邊念叨名字,突然反應過來,怎么外婆跟黑伯也在里面。

    連忙把目光回了過來,盯著這張照片看了整整兩分鐘,心里的疑問也更大了。

    現在秦盼有點頭昏,這個信息量有點大,比聽到自己被綠還大(假如)。

    其實也可以理解,從小把自己拉扯大的人,既然是對方的‘臥底’,就好比從小培養你長大的父母在你成年那一刻告訴你,他們不是你親生父母。

    這個打擊,猶如晴天霹靂,怪不得自己從小就沒見過爸爸媽媽,原來自己本身就沒有父母啊。

    “那我是從哪里來的?”

    秦盼盯著鏡子里的自己,摸著這幅屬于又不屬于自己的皮囊,若不是跟著他們見多識廣,秦盼才不會相信這些。

    也正是因為見識廣了,思想也開闊了,“莫非自己是人造人?”

    這時,牛頭跟魅從外面推門而入。

    “呀,小盼啊,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你在干嘛呢?”

    牛頭依舊是一副憨憨表情,仿佛刻意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傻,就是我們常說的扮豬吃老虎唄。

    半小時前的秦盼可能會覺得好笑,不過現在他一點不覺得好笑,如果真要笑的話,那就是笑他自己是個傻憨憨。

    被他們一群人玩弄于股掌之間,當然,這也只是他個人的猜測,他現在需要一個答案。

    這不,牛頭剛進門,秦盼把相框扔在他面前。

    “這是什么,解釋一下?”

    魅本來嬉笑的臉蛋,瞬間收了起來,倒不是說他們是一伙的,主要是她也好奇秦盼到底在發門子的瘋。

    “咳咳,這個,額,那個。”

    牛頭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咳嗽兩聲來緩解尷尬,在看秦盼跟魅,都是一副嚴肅神情看著他。

    “這就是張照片啊,有什么問題嘛?”

    牛頭也納悶啊,自己就跟別人拍張照片而已,怎么就需要跟他(秦盼)解釋呢,還有沒有天理啊。

    額,見牛頭一臉懵逼,秦盼瞬間感覺自己好傻呀,剛才是怎么,被洗腦了嘛,還是YY過頭。

    正如牛頭所說,就是一張照片啊,有什么問題嘛,不過,他是地府大臣,外婆和黑伯就是個凡間小先先,怎么會有機會接觸到他呢。

    “那個,牛叔,你能告訴我這張照片是在哪里拍的嘛?”

    不就一張照片嘛,至于給自己整這些奇奇怪怪的事兒嘛,還以為自己做了什么展露馬腳的事呢。

    “你說這個啊,這是哪年我去人間收魂的時候……”

    多虧了他們倆,我才把那幾個惡鬼抓回來,不然就慘了呀,所以我就送了他們一點驅鬼的書籍,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牛頭花了整整十分鐘,才把事件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秦盼越聽越迷,而魅卻越聽越興奮,原來做鬼差這么好玩啊。

    “呵,好玩,要不你來試試?”

    牛頭給了魅一個白眼,做鬼差還好玩,人間有很多規矩的,什么地方是不能進去的,什么鬼術是不能使用的,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加上那些惡鬼不肯乖乖就范,抓他們,真是累的要死,如果不限制術的話,憑牛頭的實力,還能被幾個小鬼給耍嘛,這不是在開玩笑嘛。

    原來是這么回事啊,秦盼得知事情的經過后,心里那塊沉重的石頭總算是落了下來。

    不過如果自己的外婆跟黑伯真的是地府的人,那秦盼會如何選擇呢,這個他沒有考慮過,好在并不是。

    “所以你讓我說了這么多,他們倆到底跟你是什么關系呢?”

    可不是嘛,你一句話,自己擱那叨叨半天,結果連什么狀況都沒搞明白,豈不是很虧。

    “咳咳,沒啥,我就是好奇問問。”

    秦盼拉著魅灰溜溜的離開了牛頭家,當然,身后伴隨著牛頭的咒罵聲。

    “你個****,下次再耍我,我非****,*。”

    “哈哈哈哈……”

    秦盼拉著魅奔跑在房卒的大街上,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顯然秦盼的注意力已經從王易事件轉移出來了。

    而魅跟著小媳婦似的,他笑,她就跟著傻笑,雖然她不明白到底什么事讓他這么高興,不過他高興,她就高興,沒有理由,說愛情也好,友情也好,反正要跟隨自己的內心。

    這點,魅跟小鈺她們做的就很不錯,高興了她們會笑,生氣了她們會打人,發脾氣,委屈了她們會哭。

    反正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安慰嘛,不然你以為她們這種身世是怎么活到現在的,被人改造是一方面,最要還是看心態。

    “對了!”

    秦盼剛準備進大殿,突然想起了一個好玩的東西,那就是練功房。

    “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去不去?”

    “額……嗯。”

    魅的臉上瞬間布滿紅潤,被秦盼拉著朝練功房走去。

    “等下,把小鈺她們也叫上吧?”

    “嗯哼?對啊。”秦盼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人多熱鬧嘛。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朝練功房走去,上次牛頭已經介紹過這個游戲的玩法和操作。

    也不能,就是設置一下里面的關卡和限制內,然后就可以打開傳送門進去了。

    雖然上回被莫名其妙帶到什么藏陵島,游戲沒玩個游戲,當然,結果是好的,秦盼很滿意,可是他就想真真正正的玩一次游戲,這點要求過分嗎。

    不過分,所以他來了,他帶著一群美女卷土重來了。

    “額,這回玩什么呢?”

    秦盼看完機器介紹之后才發現,原來這東西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操作簡單,而且里面包含了很多地圖。

    至于多到什么境界呢,一個一個介紹怕是黃花菜都要涼了,話不多說,開整吧。

    秦盼選擇了一個修仙類題材,大致跟他的陰眼差不多,也是分等級修為,最主要是可以穿統式服裝,秦盼一直以來都很想嘗試一下穿統式服裝的感覺。

    當然,李氏母女跟秦盼想法是一樣的,反倒小鈺跟魅沒多大興趣,古風?她們就是古代人(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統式服裝?跟她們穿的漢服也差不了多少啊,而且她們的漢服穿著還比較輕快舒適些。

    “那你們去不去呀?”

    “去,相公去哪,我就去哪。”

    魅直接挽住秦盼的手臂,嗲聲嗲氣的說道。

    給秦盼整的,好在沒喝水,否則非嗆死不可,怎么,什么玩意就相公了,你相公怕是遍地開吧。

    “嘻嘻,開個玩笑啦,走啦。”

    開玩笑?要不是看你女孩子家家,秦盼早就一個耳光給你打飛出去幾米了。

    不過要是換成個男人跟秦盼說這種話,就不是幾米這么簡單了吧。

    “……”

    以后還是盡量離她們遠點吧,這些個人就是魔鬼,比撒旦還可怕。

    “準好了嗎?出發!”

    秦盼已經把東西全部設置好了,游戲里面的各種小玩意他都拿了一份,玩游戲嘛, 就是要做食物鏈頂端的那個男人嘛。

    當然,太過分了也不行,像什么幾介獸靈丹和幾段戰法套他就沒帶,這些東西要是帶進去,那不是秒天秒地了嘛,一點游戲體驗都沒得。

    他可不想像廣告詞里念的,刀刀暴擊,點一下玩一年,裝備不花一分錢?那還有什么搞頭,睡一覺他它不舒服嗎。

    轉眼,一行人來到了一片新天地,蒼穹大山,欲仙之地,幻化圣殿?這些都沒有,他們眼中看到只有樹,對,就是數不完的樹。

    “這是哪?”李璟的女兒開口。

    之前秦盼都沒怎么注意,原來李璟的女兒發育的這么好啊,配上統式服裝,既然有股那什么,秦盼玩過的一款修仙頁游里面的一個女性角色的感覺。

    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多大,發育這么好?

    想著,秦盼咽了口口水,“你叫什么名字?”

    說來也可笑,自己救了人家這么多次,既然連名字都不知道,現在正好有個機會,就順便問一下咯。

    當然,你們別誤會哦,秦盼可不是看她發育不錯才有興趣問的哦。

    “李怡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