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六十一章: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秦盼惶惶不安,女子猶豫不決。

    “你叫什么名字?”

    倆人沉默半天,秦盼開口,這樣氣氛太壓抑,要打就打,要殺就殺,怕的就是無聲盯著你看。

    要不是站不起來,早就跟她大戰三百回合了。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總不能就這樣認慫吧,別人咱不知道,至少秦盼不會慫。

    “咳咳,那個,地藏,額,那個跟你是什么關系?”

    咦!見女子的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看來有反轉呀,秦盼心想。

    “他是我師傅!”

    “師傅?”女子低喃一聲。

    秦盼沒想到金橋覺的名號這么實用,分分鐘就讓局勢逆轉過來。

    “咳咳,那個,姐姐,您能先把我送醫院去嗎,在拖下去我怕會中毒而死呀。”

    “啊,哦哦。”

    這樣看女子既然還有一絲絲小可愛的說,連攙扶秦盼的動作都顯得蠢萌蠢萌滴。

    老夫的少女心啊,著不住了喲。

    “……”

    “所以你到底打算帶我轉到什么時候去?”

    女子攙著秦盼一會一個窟,半小時了,女子不累秦盼可走不動了,畢竟身上有傷。

    “那怎么辦?”

    “你問我啊?”

    女子顯得手足無措,這給秦盼急的,可真是個天才,你自己祭的陣法來問別人怎么辦。

    這就好比你把車開到溝里了,然后問車怎么辦,如果車會說話的話,肯定會回一句,讓我去了吧,這太折磨人(車)了。

    “我只會祭陣,不會取消呀……”

    “嗯哼?”秦盼還以為自己幻聽了,“只會祭不會取消,你在講段子呢。”

    “是真的啦,陣法只要啟動,就必須要殺死被困者或者等被困者逃離陣法才會散去。”

    咳咳!秦盼聽了她的解釋,差不點就當場嗝屁咯,不帶這么玩的,而且根據陣法譜里面記載,除幾個上古陣法是祭出收不回外。

    一般陣法都能手動解除呀,只要一種可能,那就是控陣者不會解除。

    “所以我的猜測沒有錯吧?”

    “嗯啦!”

    明明就是她的錯,怎么反倒她理直氣壯一樣,不過咱也不計較這些。

    身體已經越來越沒有沉重,在拖下去怕是真的要嗝屁。

    好在秦盼記得自己身上有丹藥,祭出一個瓶子,上面寫著解毒丹,打開瓶子,倒出一顆。

    秦盼就地打坐起來,也不擔心女子會在對他出手,要殺他早就殺了還會等現在嘛。

    不過她妹妹的事,遲早還是要給她一個交代的,只不過妖仙靈當時是被鐘慧帶走的,這件事只有等見到鐘慧才能給她一個交代了。

    除了中毒部分有點嚴重外,其它的都屬于皮外傷,有解毒丹和經體的庇佑,傷口已肉眼見到的速度飛速愈合。

    沒兩分鐘就徹底好了,秦盼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帶著女子進了大殿里面。

    這一切來得太快,女子根本就沒反應過來,見眼前的大殿,兩眼開始放光。

    果然,女人都是一條線路的,每個進來女孩都是一副驚訝之情,當然,鐘慧除外。

    額!怎么會又想到她,秦盼錘了兩下腦袋,讓它不要亂想。

    “你怎么了?”

    女子回頭見秦盼在錘自己的頭,跟誰過不去也別跟自己過不去呀,這腦袋打壞不就傻了嘛。

    “咳咳,我沒事,對了,你叫什么?”

    “魅,當然,你也可以叫我小露露。”

    “口區。”雖然她長得是美,可她的年紀都可以當秦盼的祖宗了。

    少女心是應該有的,但要有個分寸不是,要是秦盼跟她第一次見面到不會有這種想法,就是知道了她的身份才會這樣。

    “哼!”

    “別這樣,我就叫你魅姐姐吧。”

    魅作勢就要撒嬌,秦盼哪里罩得住,給她這個‘大招’放出來,鼻血都欲而不止。

    “魅姐姐,您就先在這待著吧,沒事不要出去瞎晃悠,我怕嚇到別人……啊,疼疼。”

    “你說什么!”

    魅聽見秦盼最后那句話,上去一把擰起他的耳朵。

    還記得小時候那種天線電視嘛,當時幾個小伙伴的口頭禪都是,一頻道,二頻道,秦盼記得當時他們最喜歡做的就是突然襲擊。

    趁其不備,上去就擰耳朵,然后…然后就跟眼前一樣,魅擰起秦盼的耳朵,左一下右一下。

    “姐,姐,別鬧了,這里地方特殊,你貿然出去會被這里的人給抓走的,我這是關心你呀。”

    “真的嘛?”

    魅聽完秦盼的解釋,慢慢松開他的耳朵,秦盼捂著自己那可伶的小耳朵,都紅了。

    不過這番話秦盼倒是沒說謊,大殿里面本來就禁止外人進入,有秦盼跟著還好,要是一個人在街上瞎晃悠,被牛頭看見了還以為是臥底,分分鐘就能給你抓起來。

    “所以啦,你就委屈一下,下次帶你吃好吃的,乖哦。”

    “嗯。”

    秦盼也就隨口一說,自己都有些被惡心到,沒想到魅一副小媳婦模樣,既然點頭答應了。

    好吧,只要她不在這里搞事情,其它的都好說。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么非要把她留在大殿里,帶身邊不是個好幫手嘛。

    這個不是秦盼不想,魅是跟妖仙靈一類的,她們天生就自帶BGM,出場就有巨大的壓迫感。

    同行會避之不及,普通人跟她站在一起會染上妖氣,有句話不知你們聽沒聽說過,印堂發黑,必有血光之災。

    普通人接觸了她,就相當于染上了黑氣,整個人都會十分憔悴,嚴重點的可能會臥床不起。

    這樣一顆霉氣彈,誰會帶著她走啊,自找不愉快嘛。

    就算沒有這些,秦盼現在的處境本來就不易相信別人,連王妍王易都讓他給避開了,怎么可能會帶著才剛認識不到三個小時的魅呢。

    本想回宿舍休息,可秦盼突然想到,昨天除了王妍周樹他們給他打過電話,好像李璟也打過幾個電話給他,撥通李璟的電話

    “喂李叔,你昨天打我電話有什么事嘛?”

    “秦大師,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電話一接通,李氏的聲音驚慌失措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撥的李璟號碼嘛,怎么是老婆接的。

    不過現在不容多想,“阿姨您先別急,出什么事了?”

    掛了電話,秦盼直接用飛行術朝李璟家飛去,可能是嘗到甜頭,現在車也懶得乘了,這樣的方式既省時間又迅速,還可以觀賞一下江口市的夜景,何樂而不為呢。

    至于李氏那邊,好像是她女兒又出了什么問題。

    對于他們家,秦盼真是哭笑不得,怎么那些奇奇怪怪的事都往你家跑呢

    而且每次出問題的都是她女兒,做你們兒女,上輩子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來到李璟家門口,門是虛掩著的,秦盼直接推門而入。

    “有人嗎?”

    “……”

    半天也沒人回答秦盼,走到大廳,電視還是開著的,也就是說房間里是有人的咯,那為什么不回話呢。

    “有人…啊!”

    秦盼剛想開口,被樓上一頓驚叫聲給嚇了一跳,不過這一下讓他清醒了過來,想起了自己的陰眼。

    連忙開啟陰眼,周圍,包過整個房間都被一陣陣陰,哦不,這股不是陰氣,如果沒見到魅之前,秦盼自然不認識這股氣。

    因為股正是妖氣,而且跟魅的匹配度到達百分之九十,莫非是魅?

    不過這個疑問馬上就被秦盼給抹殺掉,魅在房卒殿里,不可能會出現在這里。

    大殿的秘密,秦盼至今都搞不明白,就算魅能走出大殿,也不可能會比秦盼先到達這里。

    現在只有一個人是秦盼肯定的,那就是,胤!

    沒錯,就是這個家伙,他向秦盼再次發現挑戰,不可能不出手的。

    沒有過多猶豫,秦盼直接跑上二樓,一排排的房子讓秦盼找肯定要花些時間。

    不過李璟女兒的房間是秦盼直接做過記號的,目標就是那間貼有鎮鬼符的房間。

    一腳踹開,李氏跟她女兒倆人抱在一起,整個房間空無一人,不是指正常的空無一人,而是在秦盼的陰眼下看到的,空無一人。

    秦盼還以為是開門的方式不對,又走了出去,外面依然被濃烈的妖氣包裹著,在邁進房間,妖氣瞬間消失無蹤。

    嘶~~秦盼深吸一口氣,這是鬧哪樣啊,顯然,李氏二人也嚇得不輕。

    “李璟呢?”

    從打電話到秦盼來到現場這段時間內,李璟都沒有露過面。

    問二人肯定是沒戲,她倆已經被嚇得雙目空洞,這讓秦盼開始反思起來,這得是什么樣的存在,能把二人嚇成這樣。

    “嘿嘿嘿~”

    “誰!”

    窗外,一黑影飄然而過,空氣中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不要,不要過來!”

    李氏母女聽到這個聲音,開始抓狂,倆人死死的擁抱在一起。

    這一幕看的秦盼十分揪心,也讓他對胤的怒火值翻了好幾倍,這次的胤跟上次比起來,過分了許多。

    上次他只是找秦盼的麻煩,雖然有殃及到其他人,比如說王易。

    那也只是為了威脅秦盼而已,這次他出手把倆個女人嚇成這樣。

    如果不是秦盼今天恰好打著電話,怕是過了今晚這倆人就會徹底變成神經病,如果這對母女變成了神經病。

    可想而知李璟以后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

    當下,秦盼掐了一道光盾把李氏母女給保護了起來,看得出,李氏母女在光盾的庇護下,臉色好轉了許多。

    秦盼松了一口氣,接下來只要給她們注射鎮定劑,等找到小白,在讓他清楚倆人的短暫記憶,就算解決了。

    “鈺旋式—貳,祭!”

    一道螺旋黑氣把秦盼的光盾給擊破。

    “啊!”

    李氏母女瞬間又恢復了空洞無神,臉面恐懼比之前更加嚴重。

    為了會說是一道螺旋黑氣呢,因為它不是那種一閃而過的黑氣,而是一道道螺旋疊加起來,把光盾給轉破的。

    就像我們生活中用來鋸鐵的電鋸,呱嗒呱嗒就給你鋸斷掉,大概就是這么個原理。

    “光盾,祭!

    秦盼立馬掐第二道光盾。

    “鈺旋式—三,祭!”

    對方也不是示弱,倆人就比誰的手速快,誰的修為多,只要把對方的修為先耗完,剩下的一方就是待宰的羔羊,等死!

    “光盾,祭!”

    “鈺旋式—四,祭!”

    “……”

    “……”

    對方的技能招式越來越高,秦盼的光盾就顯得毫無違和感,本來是一對一的比例,現在是一對三的比例。

    也就是秦盼三到光盾才夠對方一個技能打的。

    撲~,一口鮮血從秦盼口中噴出,秦盼有點意猶未盡,他感覺有人從背后給了他一擊。

    隨后,他失去了意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