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五十六章:王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出了房卒大殿,先把安冉給送回家,現在她已經跟秦盼是一條船上的人。

    而且還是諦聽大人的關門弟子,試問一下,整個鬼界有誰沒知道諦聽的,那可是有大后臺的人(獸)啊。

    別說跟安冉動手,一般的小鬼聽到諦聽的名字,給安冉提鞋都來不及,畢竟搭上諦聽這條船,也關系他們以后的命運呀,哪里還敢惹哦。

    就好比我們在學生不敢得罪老師和主任,職場上不敢得罪老板和領導是一樣的,盡管有時候很不爽他們,但你還得忍者,除非你也有后臺,否則保不準他們就給你穿小鞋。

    那可真就頭痛了,在這里送給大家一句話,該忍則忍,小不忍則亂大謀,想想父母,想想以后的前程,惹不起呀!

    安冉就是個典型的例子,當初她想盡辦法,求著秦盼幫她祛陰陽眼,結果呢,得到了什么,得到了對方把她當軟柿子捏,最可惡既然還殃及自己父母。

    什么她都可以忍,唯獨這個她忍不了,所以她要力量,要能保護父母的力量。

    所以現在這個結果就十分的奈斯,秦盼得到他想得到的,小白找到他想找的,安冉獲得她想獲得的,perfect!

    回到學校,秦盼現在處于非常亢奮的狀態,畢竟在里面睡了不知多久,反倒是小白,身心疲憊,秦盼以為小白沒有為他做什么。

    其實小白在秦盼昏迷的這段期間,天天給他注射修為,壓制經體,不然你以為秦盼能像沒事人似的。

    隨隨便便就能開經體嘛,金橋覺只是把經體傳了他,并沒有把那股力量也給他。

    舉個簡單的例子,就像是一人買了臺二手車,車是拿到手了,但人家不會把駕照給你嘛,人家只負責提供物品,會不會開就是你的事了。

    雨我無瓜~

    見小白一分鐘沒有就沉睡過去,秦盼有些無奈,這家伙,還說要保護自己呢,睡這么死怎么保護呀。

    正吐槽這小白,劉智銘跟張赟走了進來。

    “咦!盼,你終于回來啦,易哥剛剛在找你呢。”

    “找我,找我干嘛?”

    “你忘記了嘛,今天是王妍父親的生日呀。”

    “我kao。”

    被劉智銘這一提醒,秦盼連忙看了下時間,怎么就這么巧,今天剛好就一周時間。

    本來秦盼還以為至少能有個兩天時間準備一下,這可倒好,趕巧不趕早,連洗個澡的時間都沒有了。

    二話不說,秦盼連忙拖掉衣服沖進廁所,管你時間夠不夠,天塌下來這個澡也要洗,誰攔都不好使。

    澡是洗好了,但是秦盼沒有新衣服,只好從張赟哪里坑了一套西裝來穿。

    走的時候張赟淚流滿面,這套西服可是新買的,他一次都沒穿過呢,嗚嗚嗚~

    “好了啦,我會買一件換你的。”

    說完,秦盼出了寢室,給王妍去個電話,剛接起來,乖乖,王妍簡直變了個人,一頓劈頭蓋臉的數落。

    “你還知道出現,繼續躲著唄…………好了,你在原地等我,馬上來!”

    王妍掛斷電話,他第一次覺得心灰意冷,自己明明昏迷這么久,王妍卻一點都不理解他,還反過來數落他。

    當初那個善解人意的小蘿莉哪去了,這一定不是她,她不會是這個樣子。

    想著,秦盼腦海里再次出現鐘慧的身影,相比鐘慧,她總會在自己危難之際出現,雖然有時脾氣暴躁,但只是那一段時間里,就屬于那種翻篇就忘事的性格。

    而王妍怎么說呢,就屬于那種開局很弱,然后慢慢爭強,到最后給秦盼的感覺,就是相互不理解。

    不過說實話,包過其他情侶也一樣,倆人走到這一步,不管誰先有這種想法,我想離分道揚鑣也不遠了。

    唰~一輛BGW停在秦盼面前,本來王妍還想數落一下秦盼,可是見他在這么短時間把自己打扮的這么正式。

    心里涌出一股暖流,其實她也不是非要找秦盼的麻煩,只是那邊都跟老爸說好的,這要是找不到秦盼人。

    這次秦盼要是缺席,那她倆指定就沒戲了,至少秦盼在王父眼中的形象就一落千丈,特意請你還不去,那就是不識抬舉。

    王父這種人不用想就在知道跟周樹同類人,最在意的就是面子,你不給他面子,比捅他兩刀還讓他難受。

    秦盼沒有去開副駕駛,直接坐到了王易身邊,也就是后座位。

    一路上,王妍沒有在開口,雖然她此刻的心很亂,但坐在駕駛座這個位置是不應許開小差的。

    所以有什么委屈現在也不能說出來,這可是走高速的,出點狀況可不是開玩笑的。

    王易跟秦盼在后面聊得倒是挺開心,只不過聲音很小,王易也不是傻子,這氣氛一看就不對,他才不會去做捅破窗戶紙的哪位呢。

    王妍在前面默默流著淚,秦盼倆人在后面有說有笑。

    倒不是對王妍不管不顧,主要是他倆都沒察覺王妍的異常,就算察覺到,已秦盼現在的心態,還會去安慰她嘛,很難說。

    下了高速, 王妍把車開到一間商場下,生日生日嘛,總不能空著手去吧。

    而秦盼明顯就是空著手來的。

    這個問題秦盼路上跟王易討論過,主要是不知道送什么,他一大老板,有錢人。

    自己就一窮逼學生,便宜的人家看不上,貴的他又買不起,屬實難搞哦。

    三人逛了一圈,王妍買了一個煙斗交給秦盼,這是王妍思考很久才想出來秦盼能送的東西。

    送貴了吧,王父一眼就能看不出是王妍掏的錢,這樣他對秦盼的印象就更差了。

    自己是嫁女兒,怎么滴,還要搭上財產嘛,雖然這些財產早晚是王妍的,但現在還不是呀。

    思前想后,也就這個是秦盼能送的起,王父也需要的東西。

    提著禮物,三人來到王妍家,果然,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連別墅都是帶層的呢。

    換以前,秦盼肯定會被驚艷到,不過現在看這些建筑,還不及他大殿的十分之一,哦不,百分之一都沒有,這太俗,俗,俗不可耐。

    進了別墅,王妍把車停好,手挽著秦盼的胳膊就進了大廳。

    時間掐的剛剛好,本來還以為會遲到,沒想到他們還沒開吃,王父正在上面講話,而身邊站著周樹跟李璟,剩下的秦盼就不認識了。

    三人找了桌子坐下來,王父在上面一通演講,然后就是周樹,李璟,其他人,一路講下去,大致意思就是祝福生日快樂,身體安康,福如東海之類的話。

    秦盼聽的都快睡著了,這比聽老師講課還催眠人。

    “喂,我老爸來了!”

    秦盼馬上就要睡著了,聽見王妍的話,在看不遠處一男子群人朝這里走來,中間就有王父,秦盼連忙精神起來。

    “叔叔好!”

    秦盼畢恭畢敬的跟王父打招呼,絲毫不敢怠慢,生怕被抓小細節。

    “嗯!”

    王父點了點頭,沒有在理會秦盼,而是安排周樹等人入座。

    周樹點頭跟秦盼肆意,王父敢怠慢秦盼,他可不敢,在他眼里,秦盼就是他的保護、傘,沒有秦盼,他不曉得死多少次了,能不客氣點嗎。

    一頓飯下來,氣氛十分壓抑,讓秦盼有些喘不過氣來。

    “喂,喂,大家好,我是XXX,乘此機會,我跟大家說兩句啊……”

    整個大廳少說十幾桌吧,開始秦盼還沒注意,這里又不是酒店,怎么會有跟酒店相似的設計呢。

    不過有錢人的生活,誰能懂呢,不過上面這家伙到底想說什么呢,不止秦盼,所有人都十分好奇。

    “話我就說到這里,首先,我要感謝王伯伯,他肯把女兒許配給我,其次我再這里像王伯伯保證,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女兒的,大伙作證。”

    “啪嗒啪嗒啪嗒!”

    小伙子這一段話將的,十分引人入目,也非常精彩,只是他說的王伯伯不知是指?

    “你還有個妹妹嘛?”

    秦盼趴在王妍耳邊輕聲問道。

    而王妍早就已經楞了,目光死死的盯著王父。

    秦盼見此情景,總算是反應過來,瞬間就不能淡定了。

    你丫的蘿卜啊,什么你老爸同意見我,叫我來就是為了羞辱我嘛。

    秦盼氣的筷子都給揉成粉末,剛想站起來,卻又默默的坐了下來,咱代表的是大學生,是素質,咱不能在這里泄場。

    如果這也是王妍的想法,他可以退出,反正把也沒碰過王妍,誰也不吃虧。

    不過秦盼可以忍,王妍自然是忍不了,“爸,你這是幾個意思?”

    王父臉色很難看,大庭廣眾之下,自己的親生女兒既然拿手指著老子,這成何體統。

    “研兒,你冷靜點。”

    王易連忙阻止王妍,讓她坐下來。

    不過畫風是打開了,在場所有人都聽到八卦的氣息,一個個的豎起耳朵聽下面的劇情。

    “沒錯,我打算把你許配給謝總的兒子。”

    “你!”

    王妍含著淚說不出話來,眼神優悅的看著秦盼。

    呵呵,秦盼早就忍不住了,什么玩意嘛,就不是不想丟素質,他早就上去把那叭叭叭的小子給丟出去了。

    “叔叔真是看得起我了,既然還把我叫到現場,您真是費心了。”

    “呵呵,小伙子,誤會,誤會,我不知道研兒已經有男朋友了,叔叔跟你說啊,為了研兒的幸福你就應該退出,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跟你是不會幸福的,當然了,作為補償,我會給你一筆費用,感謝你照顧我們研兒這么久。”

    好嘛,王父的意思很明顯了,先把不知道自己這事甩一邊,然后再跟自己說些有的沒有。

    “叔叔可能是誤會了,如果是研兒自己選擇的,我可以退出,如果她不愿意,我不會擺手的。”

    “嗨,小子挺狂啊!”

    臺上一直叭叭叭的青年來到秦盼的身邊,一副桀驁不馴樣,讓秦盼恨不得一腳給他踹出去幾十米。

    好在理智戰勝了他,秦盼沒有理會他,目不轉睛的看著王父。

    場面已經十分明顯了,王父就是設個局讓秦盼丟人,如果他忍不住動手,那么他跟王妍就徹底玩完了。

    周樹跟李璟都替秦盼捏一把汗,顯然,這些他們事先也不知道,否則肯定會提前通知秦盼的。

    “那你想怎么樣?”

    王父端著酒杯,似笑非笑的看著秦盼。

    “那個,舅舅我……”

    “你閉嘴,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你覺得這個場面你有資格說話嘛,你個窮逼。”

    王易剛想為秦盼說兩句話,就被一旁的青年給冷嘲熱諷了一通。

    王易家跟王妍家的關系秦盼多少了解一些,王妍是有錢人,而王易的父母只是個普通的打工仔,有錢人跟打工仔本來就沒什么好聊的。

    王易的父親也因為這個,一直被他們家數落,這些王易都記在心里,這次也是一樣,王易雖然委屈,但還是坐了下來。

    不過秦盼這里可過不了,欺負他蹂躪他,嘲諷他,貶低他都隨便你,但你不能碰我兄弟。

    “你要干什么,窮逼!”

    “呵呵!看來你爸媽生你下來,忘記教你怎么做人了啊。”

    秦盼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要說現在的人狐假虎威呢,這青年剛才還一副囂張跋扈樣,見秦盼要動手,立馬就歇菜。

    王父也沒阻止,他就在等這一刻,如果秦盼打了人,那事情就更好辦了。

    “看清楚了,小赤佬!”

    秦盼把原本打算送給王父的禮物,當著青年的面給揉成了粉末,一把甩在他臉上。

    “記住,教養是個好東西,有了它才配做人,下次再對我兄弟出言不遜就不會這么好說話了,你們以為我會害怕嗎,盡管來試試,看看到底誰比較硬。”

    秦盼給了王父一個眼神,帶著王易走出了王妍家,這種地方不呆也罷,反正也沒人歡迎他倆。

    至于王妍,秦盼并沒有帶她走,畢竟這是她家,他倆才是不屬于這里的。

    相比秦盼,王易才是這個家真正不歡迎的人吧,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