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五十五章:重塑體質

第五十五章:重塑體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師傅!”

    秦盼見到金橋覺第一眼先是鞠一躬,眼神憂郁,畢竟這是他的師傅,如今師傅被禁錮,作為徒弟的他卻什么也做不了。

    加上小白那份難受的熏陶,讓秦盼十分的自責。

    “坐吧!”

    “師傅,你?”

    金橋覺任然打坐在地上,只不過身體好像比剛才要虛弱許多,而且已經是半透明形狀了。

    “快過來吧,知道我時數不多還在那里耗。”

    金橋覺哪會不明白秦盼的疑問,畢竟這只是元神,能抗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換別人恐怕早就已經煙消云散開。

    “師傅~”

    秦盼哽咽的不行,有種分別的痛苦感。

    除了爸爸媽媽,從來沒有誰讓秦盼有過這種感覺。

    明明只認識不到一小時,卻有種相識已久的畫面感,讓秦盼忍不住自己的淚水。

    眼前這個光頭,額!雖然這么想不太禮貌,但他確實是一光頭形象。

    眼前這個符文滿身的光頭男人,既然讓秦盼有了父愛之情,也可能是錯覺,對,一定是錯覺。

    當機立斷,此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早晚會救出金橋覺的,短暫的分別才能似其更長久。

    秦盼走到金橋覺身邊坐了下來。

    金橋覺收起禪杖,雙手合十,身邊的符文緩緩流動開,片刻之后,符文包裹了秦盼全身。

    “啊!”

    一陣陣痛斥從頭傳到腳,還夾雜著癢,這些個符文就好像千萬只螞蟻在你身上攀爬與撕咬。

    真是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起開陰眼時那股疼痛感,這簡直就是十八層地獄的折磨。

    “是盼的叫聲嘛?”

    安冉聽見秦盼痛苦般的叫聲,那一聲聲慘叫,十分凄涼,像是一擊重拳打安冉那顆脆弱心上,讓其十分的坐立不安。

    就像老婆里面生孩子,老公在外面等待的那種心態是一樣一樣的。

    小白伸手攔住準備進去的安冉,搖頭表示秦盼沒事,讓她放心。

    師傅都說沒事,安冉只能是點頭坐下來了。

    話是這么說沒錯,金橋覺肯定是不會傷害秦盼的,但這叫聲屬實讓人聽著難以接受。

    不知過了多久,符文散去,秦盼昏倒在地,金橋覺大口喘著粗氣,原本覆蓋他身上的符文已經消失不見。

    “主人!”

    小白跟安冉出現在傳送門口,他們一直守在門外,見秦盼的聲音沒有了,趕忙進來,結果就看到這一幕。

    原本披著袈裟的光頭和尚,已經變成一跟秦盼年紀相仿的年輕人,身上的符文也消失不見了。

    這些都不小白吃驚這理由,他沒想到金橋覺會把‘經體’給秦盼,雖然只是一部分,可這都是他的心血啊。

    “主人…”

    小白還想說些什么,金橋覺已經消失在他眼前了,帶著笑容消失的,顯然他心里十分欣慰的。

    兄弟已經救出來,還收了秦盼這個徒弟,他相信秦盼遲早會把他救出來,只是時間問題擺了。

    小白扛著秦盼帶著安冉離開山洞,當然,傳送門已經被小白給打散,總不能留在那里吧。

    “師傅,他!”

    “哦,他沒事,放心吧。”

    雖然小白此刻不怎么想說話,但好歹為人師表,叫著一聲師傅,他就得對的起這聲師傅。

    他終于能理解金橋覺的苦衷了,原來收徒弟并不是什么好事呀,他以前見金橋覺收的徒弟,那個多喲。

    他一個安冉就覺著麻煩的不行。

    小白把安冉先傳回大殿,然后是秦盼,最后是自己,別奇怪堂堂諦聽大人為何這么弱。

    主要是秦盼有陰眼,他沒有,換作秦盼沒有陰眼,別說進大殿,連門都看不到。

    小白能在沒有陰眼的情況下傳送回來,已經是十分的厲害了。

    畢竟這個藏陵島久留不得,開始是小白跟牛頭倆人商量好的,想來這里碰下運氣,至于為什么帶上秦盼,最要就是為了歷練他。

    結果會怎么樣他倆根本就沒抱過希望,只是沒想到秦盼誤打誤撞既然給找到了,你說氣人不!

    反正事情已經解決,在待下去就沒多大的任何意義,萬一不小心把里面的惡鬼放出來,那可就麻煩大咯。

    可能有人看起來會迷糊,這里講解一下, 藏陵島,是金橋覺建立的,目的就是禁錮那些作惡多端的惡鬼。

    因為地藏王的風評整個圈子都知道,能感化他絕不動手。

    當初為了救母已經犯下許多罪孽,后來為了贖罪,才開始云游的去感化惡鬼。

    不過他有一點讓人看著非常難受,那就是絕不殺生,就不管對方是多么罪孽深重的鬼,他也不會去斬殺。

    這也是他為什么徒弟多,累計惡鬼也越來越多的原因。

    有小部分確實是被感化,改邪歸正的,但極大部分只是敷衍他而已,他一走,繼續作祟,他來,就消停。

    這些小白都是看在眼里的, 只不過他做不了主罷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他們地府遭此劫難。

    雖然大部分都逃離,但被困在藏陵島的依舊沒有出來,只是小白得到消息說金橋覺有一個元神在里面,這才嘗試去找的。

    現在算是圓滿完成任務,而秦盼還得一經體,讓牛頭跟小白都羨慕的不行呢。

    “我,我這是在哪啊?”

    秦盼就感覺做了個很長得夢,非常非常的長,而且全是他跟鐘慧的過去。

    “疼!”

    秦盼捂著腦袋,這些信息量太大,他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他想起了自己前世,額!也不一定就是前世,反正不是今生就對了。

    第一次,他為了一富家女子拋棄鐘慧,第二次,他有為其他女人又拋棄了鐘慧,就這樣一個接一個,腦海種浮現的都是他怎么把鐘慧拋棄的畫面。

    “你怎么了?”

    安冉本來想看下秦盼醒了沒,結果一進門就看見秦盼在地上打滾。

    而他身上滿是符文,正是跟地藏王身上的一模一樣,安冉楞了一會,馬上回過神去攙扶秦盼。

    “嗚嗚嗚,對不起,我不該拋棄你,原諒我……”

    顯然,秦盼把安冉當成鐘慧來道歉,這給安冉整的,雖然她是導師沒錯,但連男朋友都沒有的她,怎么吃得消這招呢。

    “好啦,好啦,沒事啦。”

    心里波濤洶涌,臉上還要表現的若無其事去安慰秦盼。

    “啊呀,是你啊。”

    秦盼回過神一看是安冉,連忙從她懷里出來,這太尷尬了吧。

    “你做夢了?”

    “額,算是吧,而且還是個噩夢。”

    “哦。”

    安冉本來被勾起的芳心瞬間掉了下來,總不能讓她一女孩子去主動吧,何況秦盼是有女朋友的,自己又是他的導師,不能想這些。

    這可倒好,本來低落的是秦盼,這下成安冉了,這是一種毒,還是會傳染散播的毒。

    “咦,我身上這是?”

    秦盼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布滿了符文,雖然他見過金橋覺身上這下玩意,可是出現在自己的身上,還是有點別扭。

    “嗯哼?”

    秦盼見沒人回答他,連忙回頭,見安冉坐在床邊,眼神木楞,這是有心事啊。

    “嗨,你干嘛呢?”

    “啊,哦,沒,沒事。”安冉紅著臉跑出了房間。

    莫名其妙,秦盼嘀咕了一句,出門開始尋找小白,在一涼亭處找到了小白跟牛頭二人。

    還真別說,這牛頭看起來是憨憨點,但做的事情卻一點不憨,既然還有雅興釣魚。

    秦盼見倆人坐在涼亭內,手里拿著一根吊桿,釣著魚,這倆家伙,自己昏迷不醒,他們既然還有心情釣魚。

    不過又能有什么辦法呢,人家是長輩,總不能上去動手吧,何況打不打得過還是另外一說。

    “咦!”小白半天才注意到身邊的秦盼,“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剛,剛來。”

    其實秦盼已經站這里十多分鐘,煙都抽兩根了。

    “哇,你這一聲,好帥啊。”

    牛頭放下魚竿,跑過來撫摸秦盼的皮膚,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體質呀,既然被秦盼給拿去了。

    “師叔,這是什么呀?”

    “經體!”

    經過小白的一番講解,秦盼終于明白了這么東西的好處,看來真是個寶啊。

    地藏王的特殊體質,同修為怕是沒人能打過他了吧。

    不過這玩意一直掛在身上,出去不得包的嚴實的,不然可能會被抓去做研究。

    “哈哈哈……”

    秦盼的話讓小白跟牛頭差點笑斷氣,這小子也太會講段子了吧。

    “其,哈哈,其實,哈哈哈,其實,哈哈哈……”

    我勒個去,說話就說話,用的著這么笑嘛,神經病嘛不是。

    “好了,好了。”小白強行克制住不然自己笑,“其實這個只是在戰斗中用的到,就好比能加持修為一樣,平常根本用不到,沒有就隱藏起來,口訣跟手勢是……”

    小白真是手把手教會秦盼怎么使用這個玩意,不然有什么辦法,總不能讓主人的一團好意報廢了吧。

    事情是完美搞定,手已經接上,陰眼也成功升級,至于地藏咒印就暫時緩緩把,再拖下去怕誤了王妍父親的生日,真到那時候怕是會被王妍給就地處給決咯。

    況且還意外得到經體,至于安冉,在秦盼昏迷的這段時間里,已經強大了許多,至少在碰到敵人,她可以自保。

    也不曉得現實到底過去幾天,收拾收拾準備回去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