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二十章:金喬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秦盼離開了安冉家后就直奔王妍哪里去了,來到樓下,王妍聽說秦盼要來,已經站在樓下等他。

    見到秦盼,直接撲進了他的懷里,“這才一會不見就想人家了嘛?”

    要說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什么,既然用嗲嗲的聲音跟秦盼說話,一瞬間,秦盼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連忙把王妍從懷里拉出來,本來還說說兩句,見王妍嘟起嘴巴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又于心不忍了。

    王妍才不管這些勒,又鉆進了秦盼的懷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感覺他的懷抱很溫暖,從小到大,就那么一個人會讓她有這種感覺,那就是,爸爸!

    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秦盼連哄帶騙的,才算讓王妍從他懷里出來,秦盼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也太膩人了,不過這些對他也不是什么壞事,有這么一位聽話又會撒嬌的女友,怕是很多男人的夢想吧!

    嘚瑟歸嘚瑟,來這里是干什么的秦盼還是沒忘,連忙讓王妍把手伸出來,用藥水滴在王妍的手上,來回走了一遍,既然沒有吐出小蟲子。

    秦盼有些想不通的摸著腦袋,“怎么沒有呢?”,王妍不知道秦盼要干什么,但見他滿臉的疑問,還是忍住問了一句,“什么沒有啊?”

    秦盼摸了摸王妍的腦袋,還真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妮子,這都火燒眉毛了,她既然一點危機感都沒有。

    秦盼把事情跟她簡單的說了一下,當然,只是告訴她測試新藥,并沒有告訴她萬龍蠱的事情,能保持天真無邪是好事,秦盼不想讓王妍陷入太多困境,知道的越少,危險度就越少。

    秦盼被王妍送到了旺農大酒店,不知道為什么,他想給周叔要測一下,畢竟他跟秦盼接觸的次數多,而且秦盼對他的印象還不錯,。

    沒有當然是最好了,防患于未然嘛,不過說又說回來,接觸了這么久,秦盼還不知道周叔叫什么呢。

    “那個,周叔他叫什么啊!”秦盼看了看正在開車的王妍。

    “周叔啊……”王妍邊開車邊說。

    嗯!秦盼等了半天,王妍就說了三個字,“我問你周叔叫什么,你怎么不回答我呢?”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叫周樹!”王妍見秦盼急了,她也跟著急。

    撲!秦盼吐了一口老血,這都是啥啊,周叔,周樹!這誰能想的到,沒想到問個名字都這么有畫面感。

    來到旺農大酒店,王妍去停車,秦盼直接來到了周叔……額周樹,反正都差不多,就周叔吧。

    秦盼來到了周叔的辦公室,“啊呀,秦兄弟啊,你怎么來了,快坐,坐。”

    周叔見秦盼走了進來,連忙起身迎著秦盼坐到沙發上,秦盼坐了下來,周叔則忙的沏茶。

    “周叔先別忙活了,把手伸出來。”,見秦盼滿臉嚴肅,周樹也不是墨跡的人,把手伸了出來。

    秦盼拿出藥水倒在他手上,走一個遍,周樹口里吐出了跟安冉同樣的小蟲子,周樹楞住了,秦盼見此拳頭也慢慢擰緊了。

    “這,這是什么?”周樹雖然是老江湖,但畢竟是普通人,見這玩意,嚇一跳還是很正常的。

    “蠱!”秦盼吐出一個字,拿起周樹泡好的茶喝了一口,然后把事情的經過跟周樹說了一遍。

    這時,王妍從外面走了進來,蹦蹦跳跳的來到秦盼身邊,“你們聊什么呢,這么嚴肅?”。

    秦盼見王妍進來,連忙恢復了笑臉,“沒什么,我跟周叔聊家常了,周叔,是不是啊。”秦盼說話間給周樹使了個眼神。

    周樹自然是秒懂了,連忙回應“是啊,是啊,我們就是隨便聊聊。”說著就走到王妍的面前。

    摸了摸王妍的腦袋,“你個小丫頭,什么時候輪到你管我的事情,小心我跟你爸告狀。”

    “哎,別,別別!”聽周樹要跟她爸告狀,王妍連忙認慫,一個勁的對周樹撒嬌。

    秦盼跟周樹對視了一眼,秦盼捂著臉,這小妮子怕不是個小妖精,真是既可愛又粘人,就這一會,周樹都受不了了,一個勁的表示不告狀,王妍才肯罷手。

    兩個小時后,秦盼跟王妍從旺農大酒店離開了,周樹心里都是眼淚啊,真是秦盼擔心啊,遇到這么粘人小丫頭,怕是以后有的好玩咯。

    秦盼本來就沒幾個朋友,接下來就剩宿舍三個人了,秦盼讓王妍先回去,他自己則是回了宿舍。

    “我說,你也考個駕照嘛,不能每次都是我開車帶你啊,我也想你開車帶我呢。”王妍邊開車邊撒嬌。

    這個也說到了秦盼點子上了,以前是沒錢,因為要讀書,又不想多花家里的錢,家里本來就不富裕,就一直沒考咯。

    現在不同了,他也是有幾十萬身價的人了,“好的,我明天就去考。”秦盼笑著對王妍說道。

    “真的嘛,我愛死你了。”王妍車也不開了,就準備去抱秦盼。

    “喂,喂,這是車上,你能不能不搞事情?”秦盼嚇得冷汗直流,這年頭,馬路殺手太多了了,看來得早點拿到駕照,他實在不放心王妍開車。

    倆人分開后,秦盼回到了宿舍,進門就看見王易三人整整齊齊的坐在那等他。

    秦盼回來前就給他們發了消息,讓他們到宿舍集合,只是沒想到他們會這么快。

    劉智銘見秦盼回來,連忙問道,“什么事情,這么著急把我們叫來啊?”

    王易跟張赟也滿臉疑問的看著秦盼,都是好兄弟,秦盼也沒藏著掖著,一邊拿出藥水,一邊解釋。

    王易驚了,“既然還有這種事情?”

    “那你趕緊給我們試一試。”劉智銘連忙伸出手臂,可能是秦盼說的太可怕了,他們不害怕才奇怪了。

    用人來做容器啊,成功就變龍,不成功就變蛇,不管變哪一個,他們都不想吧,他們只想做自己。

    最終結果出來了,劉智銘張赟倆人沒有,就王易吐出了一條小蟲子,劉智銘連忙捂著鼻子跑出了宿舍,這玩意實在是太惡心了,還有股腥臭味。

    前面秦盼都沒怎么注意,這回王易吐出來,整個宿舍都被一股腥臭味包裹了,張赟也跑了。

    留下臉面驚恐的王易,他已經呆住了,說實話,這東西發生在誰身上,都得崩潰。

    秦盼連忙打掃了一下現場,因為實在是太大的味了,秦盼把門跟窗子全部打開,就帶著王易出了宿舍。

    倆人走在校園里面,王易還沒從剛才的事里回過神,整個人都空洞無神,“帥哥,去哪啊?”

    倆人正走著,一個女人叫住了他們,準確的來說是叫秦盼,秦盼打量了一下女人,發現長得挺漂亮的,最主要看著還有點眼熟。

    秦盼瞇著眼睛看了半天,“嗯哼,帥哥,你這樣盯著人家看,人家會不還意思的啦!”

    見女人在哪害羞的搖擺,秦盼有點無語,“鐘慧,你能不能裝的像樣點啊!”

    來人正是鐘慧變得,雖然體型變了,胸部也被她變小了,可能她知道,這是她的一個特征吧,不過還是被秦盼一眼認了出來。

    鐘慧連忙變成了自己的模樣,“這么快就被你認出來了,能不能配合點啊。”

    秦盼有點無語,自己也想配合她咯,可是跟對秦盼來說,她對跟自己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自己被她打過多少次啊。

    見秦盼不說話,鐘慧也沒再追究,“算了,跟我來吧。”說完,也不等秦盼開口,就拉著他要走。

    留下王易一人還在那發愣,倆人來到一個沒人的地方,鐘慧直接掐手印傳送進了陰眼里面。

    這次又是一個新的殿,秦盼眼睛都快看直了,“這又是那啊?”

    “須健居!”鐘慧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句。

    “須健居?”秦盼有點楞啊,按照排名來算,這個應該是陰眼十五級啊,上回還是房卒,這回直接須健居了。

    秦盼像看怪物般的看著鐘慧,可不嘛,他還以為這是鐘慧的陰眼等級。

    鐘慧自然知道秦盼心里想的什么,要真的升這么,恐怕坐火箭也達不到這個速度吧,不過鐘慧也沒說破。

    秦盼被帶到了一個山洞里面,“師傅,人我帶來了。”鐘慧對著黑漆漆的山洞喊道。

    師傅?秦盼聽了鐘慧的話,有種不祥的預感,鐘慧的師傅不就是……

    這時,黑暗中走出一個人,一個光頭和尚,手里拄著一根禪杖,身上披著一件袈裟,最奇特的還是他的皮膚,既然跟我們玩的一款LOL游戲里面的符文法師一樣,滿身的符文。

    秦盼咽了咽口水,沒錯,這就是地藏王無疑了,只是秦盼想不通的是地藏王找他干什么。

    地藏王緩緩地走到秦盼的面前,秦盼這才完全看清楚,地藏王身上的符文還發著光,也就是說,這不是他本人,只是一個分身,或者說一個殘影而已,那真正的地藏王又在哪里呢。

    不過就算這樣,秦盼也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不虧是要成佛之人,秦盼還記得小時候聽老人們說過,地藏王,原名金喬覺,之所以能稱為菩薩,因為他早就位列仙班了,只是他說過,地獄一日不空,他就一日不成佛。

    而且他死的一千年后,人們在他的墳墓里發現了他的尸骨,不僅沒有消失,還成了一副金身,身邊還趴著一條小白狗的尸體,也是成了金身,人們把他們的尸骨拿了出來,這就有了后面的地藏王菩薩廟。

    這是多么傳奇般的人物啊,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換作誰都會興奮的。

    地藏王笑瞇瞇的看著秦盼,“年輕人,我來教你一點點小玩意,小鐘你先出去等下。”

    “是!”鐘慧點了點頭,在秦盼的注視下走出了山洞,鐘慧這一走,秦盼感覺壓力就更大了,地藏王說要教他一點小玩意,到底是什么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