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十五章:樓殿的作用

第十五章:樓殿的作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上課,安冉自然也是一副驚訝臉,張赟跟王易可是她親眼看見在醫院躺著的,這才一天時間,別說綁帶了,既然一點傷也看不出來了,搞得一整節課安冉都在想這個問題,簡直不要太尷尬。

    王易跟張赟倆人自然也是爽的不行,這還是導師第一次上課這么主意他們,平時課堂上,他們就屬于那種普通學生,導師不會去主動找他們,他們也沒犯什么錯,反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劉智銘自然也是一臉好奇,一個勁的在哪問導師為什么看著他們,明顯,他并不知道王易倆人進醫院的事,當時所有人都著急忙慌的,誰還記得通知他呢。

    下課鈴聲一響,眾人一擁而出的跑出教室,秦盼跟王易等人也還在討論中午吃什么,安冉走了過來,“秦盼你來一下。”那副一本正經的臉,把王易三人嚇楞了,還在想秦盼怎么得罪導師了,一臉可憐外加幸災樂禍的臉。

    秦盼跟著安冉走在校園的路上,有點像情侶之間的漫步,安冉雖然年齡略長了點,但是她保養的好啊,看起來最多也就比秦盼大個一兩歲,別問為什么不寫年輕一點,因為學生跟步入社會得人是兩種不同的氣質,掩蓋不掉的氣質。

    “那個,老師,你找我干啥!”,秦盼受不了這種氣氛,這又不是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交易,為什么要怕,安冉沒有回答,帶著他走出了學校,倆人來到了一間奶茶店,秦盼愣住了,這!這不是更像小情侶了嘛。

    淡定,淡定,她是我的導師,秦盼只能深呼吸,拍拍胸脯安慰自己。安冉點了杯草莓奶茶,順便也幫秦盼點了一杯,這個倒不是什么大事,喝什么不是喝呢,男生才不會在意這些勒。

    現在問題不是這個,安冉底想干什么,倆人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現在能說了嗎。”,秦盼試探性的詢問。安冉喝了一口奶茶,“王易倆人不是你治好的?”,沒想到安冉上來就直奔主題。

    秦盼有點措手不及,剛喝進去的奶茶也噴了出了,差點又噴到安冉的身上了,“什么,你說什么是我治好的?”,“別裝蒜,除了你還有誰。”,“這么多人,不能是別人嘛?”。

    安冉喝了一口奶茶,沒有在說話,倆人就這樣喝著奶茶,過了兩分鐘安冉再次開口,“我想讓你幫我祛除陰陽眼。”,“嗯,啊!”秦盼算是明白了,安冉就是為了這個事來找他,那為什么不早說呢。

    想到這里,秦盼又沉思了起來,這個東西怎么祛除呢,這是陰陽眼,不是斗雞眼,那這么容易,說祛除就祛除了。可是看著安冉可憐巴巴的模樣,在一想安冉從小就被這個東西困擾,若沒有這雙陰陽眼,她會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當個導師,找個老公平凡度過一生,“我試試吧!”秦盼想試著幫幫她,打心底的。“真的嘛?”在聽見秦盼的回答,安冉笑了,笑的跟個孩子一樣,可見她多么渴望普通人的生活。

    說來也可笑,陰陽眼,多少人想要都沒有,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尊重陰陽眼呢,現在管不了這些了,盡力而為吧,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他也想去嘗試。

    倆人達成了交易,安冉高高興興的說要請他吃飯,剛走到門口,就見王妍帶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秦盼看著她,她也看著秦盼,倆人對視了一會,秦盼和安冉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安冉不認識王妍,當時見秦盼的眼神就知道這個事情不簡單,“站住!”王妍叫住秦盼,秦盼一頓,伸手拉住安冉的手繼續往前走,直到倆人走到消失在王妍的眼里,她還是呆呆的看著。

    安冉既然破天荒的沒有拒絕秦盼拉她的手,她知道秦盼和那個女孩的關系不簡單,可是,她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她說不上來,可能是秦盼答應幫她的忙這算一個回禮吧,安冉安慰自己。

    王妍蹲在地上哭,男子在身邊安慰她,秦盼和安冉走出王妍的視線,連忙松開安冉的手,“對不起!”秦盼說了三個字,不過語氣卻很冷淡,“沒事!”安冉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沒多說什么。

    飯肯定是沒心情吃了,安冉打車回家去了,因為她的車停在學校,她也不想進去開了,經歷這么多,她現在很累,她需要休息,需要冷靜,秦盼也沒多說話,送安冉離開就往學校里面走。

    “你站住!”王妍追了出來,臉上還留著眼淚,秦盼沒有理會她,直接進了學校,回到宿舍,王易三人正坐在哪里聊天,見秦盼走進來,三人笑呵呵的看著他,“怎么樣,和導師發展的怎么樣?”

    秦盼瞪了一眼說話的劉智銘,這是他第一次用這么可怕的眼神瞪他,劉智銘嚇得不敢說話,王易張赟二人也發現情況不對,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宿舍十分沉悶,秦盼不開口,他們也不敢出聲,生怕惹他生氣。

    哎!秦盼嘆了口氣,“你們說,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明明我拒絕了她,為什么看到她跟別人在一起,我還是會不爽?”,“……”,三人一臉懵逼聽著秦盼嘮叨,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咱不也知道,咱也不敢問。

    “算了!以后就當個陌生人吧”,說完就倒頭睡著了,良久,秦盼睜開眼才發現,鐘慧就坐在他身邊,“還是你對我好。”秦盼上去抱住鐘慧,這次不是做夢,也不是故意的,這次秦盼是發自內心。

    鐘慧被秦盼莫名其妙的話給楞了一下,仍有他抱住她,她撫摸著他的頭發,面對秦盼,她真的是,既當保姆,又當爸媽,偶爾還要客串一下女朋友,讓聽他嘮叨,她真是上輩子欠他的,肯定是這樣的。

    “哎呀!”秦盼哎呀了一聲,連忙從鐘慧懷里出來,看著眼前的鐘慧,秦盼連忙道歉,“對不起,我,我以為我在做夢呢。”,“嗯!”,本來,鐘慧還不是很生氣,聽了秦盼的話,瞬間給了他一腳,不過癮,追上去又補了一拳,讓你丫的調戲老娘。

    打完,鐘慧拍了拍手,秦盼很懵逼啊,自己這不是怕她生氣才先道歉的嘛,怎么看起來她反而更生氣了呢,秦盼不敢再問,他怕又挨一頓連環組合擊。

    這里就可以借鑒星爺電影里面的一句臺詞了,“腦子有毛病!”,可不是有毛病嗎,一天之內得罪三個女人,這還怎么玩,等死吧。不過秦盼此時哪里想的通這些,要真想的通也不會說這些話了。

    “這是哪?”秦盼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鐘慧氣鼓鼓的看了他一眼,“樓殿!”,“樓殿?”,因為他又被召喚進來,要說秦盼真的也算個奇葩了,面對這么一個大胸美女沒好好把握,腦子里盡想著一些有的沒的。

    “你把我召喚進來干什么?”,“你!”鐘慧真的是氣的牙癢癢,真的好想現在就打死他算了,活活的打死!鐘慧深呼吸了幾分鐘才算平靜了下來。

    “你上次不是說要了解一下樓殿里面有什么嘛,今天我就帶你見識一下。”,“終于算說到點子上了”,秦盼瞬間來了精神,“你!”鐘慧指了指秦盼,沒有在說話。這算說到點子上了,你們聽聽,這是人說的出來的話嘛,之前在她懷里抱了這么久,就翻篇了嘛,至少秦盼是這么認為的。

    倆人走在樓殿里面,之前看過居虛略,這回感覺樓殿更新穎, 具體新穎在哪里秦盼也說不上來,總之就是新穎。鐘慧一邊走一邊給他介紹,大致意思就是,樓殿整體是用來煉丹藥的,像什么,毒藥、仙藥、靈藥之內的。

    這些秦盼沒怎么聽,他在思考,這里是樓殿,是他陰眼里面的樓殿,也就是說這個是屬于自己的,那這些丹藥是不是也屬于自己呢,秦盼將這個疑問提了出來。

    鐘慧笑的花容失色,這人腦子怕是只有核桃那么大把,“你想什么呢,你的陰眼只是跟這些大殿相連而已,這些大殿是屬于地府的產業,不屬于任何人。”

    哦!秦盼長見識了,至少他知道這些東西是地府的東西,也就是閻王,那這么算下來,他還跟閻王有點關聯呀,“那以后死了是不是可以在地府謀個好差事啊?”

    面對秦盼這些奇葩問題,鐘慧著實有點難受,回答吧,他會拋來更多問題,不回答吧,他又沒完沒了,只能給了他一個眼神,希望他能明白了。

    倆人對話期間,來到了一間靈藥店鋪門口,秦盼指了指門店,因為他覺得這個地方很特殊,有點像電視里看到的太上老君的兜率宮,就是中間一個大大爐子的那種,當然,真正的兜率宮可能不長那樣。

    “這里是出售靈藥的地方,像什么,祛除陰氣。陰魂之內的。”,“祛除!”秦盼聽鐘慧說了祛除倆個字,這豈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那能不能祛除陰陽眼?”,鐘慧好奇的看著秦盼,從來沒聽過要主動祛除陰陽眼的人,秦盼把安冉的事跟鐘慧說了一遍,鐘慧沉默了一會,帶著他走進了店鋪。

    進門,一個人迎了過來,“兩位要些什么?”,鐘慧左右看了看,“我要取眼丹!”,“祛陰丹?”秦盼一愣,他沒有想到鐘慧說的是取眼丹,所以聽成了祛陰丹,祛陰丹這個名字聽起來還是蠻正常的,但是取眼丹聽起來,怎么就這么慎得慌呢。

    不過秦盼也沒想這么多,只要能幫安冉拿掉陰陽眼就行了,在說店家,先是一愣,然后從里面拿出了一個丹藥放到了鐘慧手里,鐘慧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秦盼,店家也看著他。

    “你們看著我干什么?”秦盼被倆人盯的雞皮疙瘩起一身,“付錢啊!”鐘慧沒好氣的說道,額!對啊,付錢啊,不然還真當是自己家啊,秦盼撓了撓頭問店家,“多少錢!”

    “100億M幣!”,“什么!”秦盼有點吃驚,這小小的一顆藥丸既然要100億,不過轉念一想他要的是100億M幣,又不是RMB,秦盼表示回去就燒過來,店家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畢竟這個跟嗜血契約差不多,不守信用的人,會有報應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