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九章:拒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養尸地算是圓滿解決了, 秦盼打電話告訴了周叔,周叔表示要請他們吃個飯,讓他們在這里等他,秦盼拒絕了,這里吃一頓飯多少錢他還是知道的,就算周叔是這里的老板,成本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已經收了人家20萬,哪里還好意思在吃他的飯呢。

    周叔也不是墨跡的人,“那下次請你們的時候,一定要來啊。”,秦盼答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江口市某處,一間房間里,一位中年男子睜開了眼睛,惡狠狠的看著窗外一個方向,“你會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隨之掐爆了手中的腦仁,也不知道是動物的,還是……人的。

    一下子賺了20萬,秦盼做夢都沒想到會是自己。還讓王易給他打了一個耳光,感覺到疼痛之后,秦盼和王易兩人興奮的抱在了一起,“我們找個地方慶祝一下吧。”秦盼握著銀行卡,激動的看向王易兄妹。

    不過這個錢,秦盼打算跟他兩平分,畢竟這是三人一起努力得來的,當然,還有鐘慧。秦盼試著聯系鐘慧,發現聯系不上,“小妮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分給你了。”秦盼嘀咕了兩句。

    三人在路邊找了個夜宵攤子,點了一大把烤串又要了幾瓶啤酒,兩人喝的好不歡快,王妍卻跟個行尸走肉一般,一路上沒有說話,她的腦海中,還在浮現秦盼那句,謀殺親夫!

    不過秦盼當時也只是隨便說說的,沒想到會深深的傷害了王妍,不過此時秦盼自然是不知道,正跟王易邊吃邊聊。

    “小妹妹一個人嘛,陪哥哥們和兩杯吧。”不知從哪走出了兩個醉鬼,上來就對王妍動手動腳,王妍瞬間嚇得花容失色,秦盼倆人也是一愣,這倆貨從哪冒出來的。

    不過在不阻止就晚了,因為那兩個醉鬼已經開始上手了,王易二話不說,抓起一個酒瓶,對著其中一個就是一下,酒瓶瞬間四分五裂,被打中的醉鬼腦袋上流出了血。

    秦盼連忙把王妍拉到身后,另一個醉鬼見狀還要上來摸,秦盼上去一個耳光,不過癮,又是一腳把他踹倒在地,王易可不像秦盼這樣‘憐香惜玉’,抓起一個酒瓶就對著醉鬼一通亂錘。

    秦盼連忙阻止他,倒不是說心疼倆醉鬼,這要是打出個好歹王易這輩子就完了,可不得阻止嘛。王易又踹了兩腳,才算被秦盼隔開了距離,也難怪王易會這么激動,每個男生基本都是妹控,見妹妹在自己眼前被欺負,不暴走那才叫奇怪。

    “嗚嗚~”王妍撲進了秦盼的懷抱放聲哭了起來,這哭的,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一般,王易心疼的不行,秦盼倒是有些懵逼,這妮子不抱王易,抱自己干什么。

    本來想跟她保持距離的,可現在,見王妍哭的這么傷心,他也不好意思把她推開,也做不到。王妍算是把這些天的委屈全部放縱了出去,眼前這個男生,讓她受了很多委屈啊。

    秦盼要是知道王妍此刻內心所想,估計得找塊豆腐撞死在上面。不過眼前,王妍在他的懷里略微的顫抖,秦盼聞著她身上的香味,也不曉得是體香還是香水,反正讓他有了男人的感覺。

    這是除了鐘慧,第二個讓他有了反應的女生,不過,他好像也只被這兩個女生抱過的……滴答滴答,一輛警車停在了路邊,從車上下來兩個警察,其中一個秦盼還認識,正是上回審訊他的中年警察。

    看了眼地上的倆人,讓另外一個警察叫救護車,他則是來到秦盼的面前,“這才出來幾天,又惹事情?”,秦盼很委屈啊,什么叫我惹事情,明明是那倆醉鬼找他們的麻煩,而且,什么叫才出來幾天啊,我又不是勞改犯。

    “警官,我希望你搞清真相在來說話,你在污蔑我,我可要告你了呀。”,中年警察笑了笑沒說話,王妍不樂意了,從秦盼懷里出來,臉上還有干了的淚痕,“劉叔,是他們來騷擾我,表哥他們才動手的。”王妍指了指地上的倆人,又看了看王易跟秦盼。

    不過秦盼此時的關注點不在這上面,他注意的是王妍的臉,平時見她一副蘿莉樣,就一直懷疑她是化妝的,這回流了這么多淚,既然沒一點變化,難道是防水妝?反正秦盼不相信真有長得這么可愛的蘿莉。

    中年警察見王妍也在,驚了一下,又聽王妍說的,心里默默地為地上倆倒霉蛋禱告,惹誰不好,非惹她,這下你倆只能自認倒霉了。

    也沒很麻煩,三人跟劉警官去局里錄了一下口供就離開了。出了警察局,已經凌晨兩點多了,宿舍肯定是回不去了,三人,在王妍帶領下來到了她住的地方。

    離學校不是很遠,因為王妍本來就是準備來這里上學的,自然住的地方不會太遠了,何況她根本不差錢。不過見到了她的房間后,秦盼還是驚訝了一下,因為這里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單身公寓,除了一些簡單的家具,并沒有什么其它的東西。

    雖然知道她不差錢,不過還是沒想到王妍會住這種地方,簡直一點大小姐的風范都沒有。既然是單身公寓,自然沒有多余的床了,秦盼兩人只能在地上將就一晚。不然還能三人一起睡嘛,那就不大現實了。

    第二天起床,秦盼和王易匆匆回到了學校,畢竟他們還是學生,課程還是不能落下太多,而且馬上也要期末考試了,就更要抓緊復習了,他可不想補考。

    一進教室,劉智銘和張赟倆人就迎了上來,“你們兩個既然夜不歸宿,我還以為只有張赟才做的出來呢,你們兩個變了啊。”,聽了劉智銘的話張赟和他爭論的起來,秦盼和王易兩人則是對視一笑,沒有說話。

    上午的課程秦盼認認真真的記了筆記,安冉還是一樣,時不時看向他的方向。不過秦盼捫心無愧,她看任她看,跟他一毛錢關系沒有。

    認真的時間過的都很快,秦盼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放學了,出了教室,發現王妍在外面等著他們,“你怎么來了?”王易上前問道。

    “有生意上門了,我們走吧。”王妍對秦盼做了個手勢,秦盼跟王易對視了一眼,上了她的車。劉智銘張赟倆人連忙趕上來“你們又干什么去,不打算帶上我們嘛?”。

    “這是人家兄妹倆的家事,你們去干嘛!”,秦盼隨便找了個理由把劉智銘忽悠過去,王妍駕駛著車離開了學校。路上,秦盼問了下具體情況。

    “就是昨天在場的人,他說自己女兒中邪了,本來他有個侄女幫他介紹了一個抓鬼師,可是對方開口就要二十萬,然后他見我們把周叔的問題解決了,這才決定找我們。”王妍邊開車邊說。

    女兒中邪?二十萬?秦盼跟王易互相看了看對方,不會就是安冉的大姑吧,倆人也沒說出來。而王妍則是說個不停,說什么自己厲不厲害,一天拉一個生意……

    在王妍說個不停之際,車停在了一個門口,正是安冉的大姑家,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不知道婦女看見他們倆人會是一副什么表情,倆人很期待。

    王妍把車停好,敲開了門,只見一個婦女打開了門,王妍笑瞇瞇的跟對方打招呼“阿姨,你好,我們是李叔叔叫來的。”,“好,請……是你們?”婦女顯然是看見了王妍身后的秦盼二人。

    王妍則是一臉疑問“你們,認識?”,秦盼把王妍拉到了身后,笑瞇瞇的看著婦女,也不說話,這時,里面出來一個中年男人,正事昨天在包房中的其中之一。

    婦女把男子拉到后面嘀咕了起來,男子邊聽老婆,一邊往秦盼身上瞟,半響,男子笑呵呵的朝三人走了過來“嘿嘿,那個秦盼是吧,秦兄弟年輕有為,你就少收點,幫幫小女吧。”

    秦盼看了眼這對夫婦,“李叔大老板,不會這點錢都出不起吧?”,換作任何一個人,秦盼肯定能少收就少收,但是他們不行,一方面是因為安冉,另一方面是秦盼對他們家的人沒有任何好感。

    因為,能招惹這么大波陰氣的人,肯定壞事沒少做。“哼!小子,給臉不要臉,要不是看你是老周介紹的,老子才不找你呢。”男子瞬間發怒,不過這也在秦盼的預料之中。

    做生意的人就是這樣愛面子,你不給他面子,他就不會給你面子,不過秦盼沒有什么需要他給面子的,所以并不懼怕他。“李叔既然這樣說,那我們恐怕是合作不了了,我們走。”

    秦盼做了一個手勢,跟王易兄妹二人驅車離去。男子看著離開的車尾,氣的一拳打在門上,“啊!”可能是太用力,或者說他平時身嬌肉貴的,手指既然骨折了兩根,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車上,王妍嘴巴跟個機關槍似的,噠噠噠~一直抱怨,“你是不是傻啊,有生意上門你都不做……”,秦盼做了個閉嘴的手勢,跟兩人說了一遍事情的來龍去脈。

    王易聽完,瞬間就生氣了,“有這種親戚,簡直就是恥辱”。王妍則是沒多大反應,畢竟她從小就出身在有錢人家,別人巴結還來不及,怎么可能會有人不搭理她呢,只有她不搭理別人的份,不過也有可能是她不認識不了解安冉的關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