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天陰眼 > 第二章:她,似曾相識

第二章:她,似曾相識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回到宿舍,秦盼就迫不及待的拿出秦老給的小瓶子打量起來,劉智銘連忙湊過來,指著小瓶子問道:“這是什么?”

    這種事情秦盼怎么可能會告訴他們呢,倒不是說信不過,只是怕嚇著他們,“眼藥水而已,我最近眼睛干燥。”隨便找了一個理由糊弄了過去。

    “切,沒勁!”劉智銘說了一句轉身朝著張赟靠了過去“赟,來讓我稀罕稀罕。”

    張赟連忙一個閃躲“我對男的沒興趣!”。”

    “哈哈哈!”秦盼和王易紛紛笑了起來。

    “你們!真沒勁,我還是出去找我的好姐妹們去。”說完就一扭一妞的走了出去。

    說實話,要是個女孩還真蠻有誘惑力的,可是!大家懂得。

    劉智銘前腳剛走,張赟也拿著手機笑呵呵的跑了出去,估計又釣到那個妹紙出去嗨了!現在就剩下王易和秦盼兩個人了。

    “滴滴滴~”王易的電話響起,“好,馬上來!”

    王易掛了電話對秦盼說:“盼,我有個親戚的孩子來了,我讓去見見!”

    秦盼‘嗯’了一聲目送著王易離開,現在宿舍就剩下了秦盼自己,好機會呀,本來還想著在哪里跟她談話,這下到省事了。

    秦盼連忙打開小瓶子,立馬就聞到一股清香,一股清涼的感覺撲面而來,過一會,秦盼就感到炙熱無比,里面還夾雜著一股花香,具體是什么花香秦盼也想不起來了。

    按照秦老說的步驟,秦盼把瓶子里的藥水倒在右眼上,一股寒冷的氣息開始游遍全身,感覺就好像在北極游了個泳一樣,差不多持續了十分鐘左右,秦盼感覺沒那么冷了,慢慢的睜開眼睛,并沒有發現什么變化。

    突然,秦盼的右眼炙熱無比,整個眼睛就像泡在辣椒水一樣,痛的秦盼直接在地上打滾,不知過了多久,秦盼感覺到炙熱感消失了,此時的秦盼已經渾身濕漉漉的了,被汗水打濕的。

    為什么會這樣呢,秦盼試著慢慢睜開右眼,結果發現掙不開!不會吧瞎了吧,秦盼的恐懼感布滿了全身,起身跑進洗手間瘋狂的挼搓眼睛,直到快把眼睛搓掉一層皮才停了下來。

    在試著睜開眼,發現能看見了,就是還有點痛,可能是剛才搓的太用力了。

    秦盼坐在床上又適應半個小時左右,疼痛感才完全消失,秦盼站起來四處打量了一下,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難道秦老騙了我?秦盼正想著,宿舍門被敲響了,開門!發現門口站著一個妹紙,長相十分的可愛,可愛中帶著一絲絲的漂亮,漂亮中帶著一絲絲俏皮,最主要是她那豐滿的……反正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一個字總結,大!。

    咳咳!女孩的咳嗽聲打斷了秦盼的幻想。

    秦盼也意識到有些失禮故作咳嗽緩解尷尬,開口問道:“美女,你找誰?”

    女孩見秦盼尷尬的樣子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笑容,怕是能迷死一大片男人了,“我來找…你!”

    說著,女孩手指了撩了一下秦盼下顎,乖乖,真是要了親命哦。

    “我?”秦盼疑惑的指了指自己,女孩點頭確認,繞過秦盼,一個轉身進了宿舍,秦盼站在門口楞了半響才回過神來,連忙關上門“找我有事嗎?”

    咚咚咚!還沒等女孩回答,門再次被敲響,秦盼嘀咕了一聲,開了門!

    王易帶著一個女孩走了進來,還沒等秦盼說話,王易就招呼女孩坐了下來,自己則是…則是坐向剛剛來找秦盼女孩的旁邊。

    “等下!”王易還沒坐下去,秦盼趕緊開口阻止,王易滿臉疑惑的“怎么了?”

    “你,你,你。”秦盼緊張的開始打結,“你,沒看到旁邊有人嘛?”。

    王易看了看自己旁邊,走到秦盼面前,摸了摸他的額頭,又對比了一下自己的,“也沒發燒啊!”

    秦盼反手把王易的手從自己的額頭上拍了下來“你干什么?”

    “盼,你不會是中邪了吧,這宿舍除了我們三個,那還有人?”面對王易的滿臉關心。

    秦盼很難受,“這么大一個人,你瞎……咦!人呢?”,秦盼話沒說完,發現坐在自己床邊的女孩不見了!剛才還在的呀。

    額,王易連忙轉移話題,“你可能是沒睡好,出現幻覺了吧,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表妹,剛畢業,也準備來我們學校,以后就是我們的學妹了。”

    王易說完,他表妹就站起來打招呼“你好,我叫王研,請多多關照。”

    秦盼還處在四處尋找女孩中,見有人跟自己打招呼,“你好,你好,我,我…”。

    秦盼半天說不出話來,王易連忙接話“他叫秦盼,是我的室友。”。

    哦!王妍見秦盼奇奇怪怪的,也沒多說什么,把王易拉倒一邊兩人聊了起來。

    秦盼現在哪里顧的上這兄妹二人,四處再找剛才的女孩,不知什么時候,女孩已經站到了門口,還在對他笑,十幾秒后,轉身朝外面走去。

    秦盼連忙追了出去,王易則在后面喊道“你去哪?”,秦盼沒有回答,一路追著女孩到‘亡靈山’。

    女孩才停了下來,女孩回過頭看著秦盼,秦盼也看著女孩,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十來分鐘。

    “看夠了嘛?”

    “咳咳!”被女孩一問,秦盼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馬上就回過了神,連忙問道:“你是什么人?”,女孩還是一如既然的燦爛笑容,“你不是要找我談判嘛,現在又來問我?”

    談判?秦盼瞬間反應過來了,“難道你是?不!不可能。”秦盼不愿意相信,這么陽光的一個女孩會是自己‘害死’的,相比心情五味雜陳的秦盼,女孩倒是表現的開明許多,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

    撲通~秦盼跪在了地上,滿臉懊悔的低著頭“對不起,我沒想到因為我害了你的性命。”

    這倒是把女孩給反將一軍,既然反過來安慰起秦盼來了,“你快起來,這件事本來就跟你沒什么關系,救是義,不救是本,怪我自己太傻了,還把責任怪到你身上。”

    兩人就這樣互相推辭了幾分鐘,女孩有些不耐煩了,“哎呀,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死腦筋呢,我都說了不管你的事,你起不起來,不起來我可走了。”

    “別!”見女孩要走,秦盼連忙站了起來。

    “這就對了嘛。”見秦盼站了起來,女孩笑容又回到了臉上。

    也不知道她上輩子是什么東西變得,笑容怎么會這么迷人呢,秦盼心想。

    不過想歸想,事件還是要解決的,從見到女孩那一刻,在到得知女孩就是那個遇難者,秦盼就決心要幫她報仇。

    “那個,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秦盼不敢直視女孩,小聲的問道。

    “鐘慧!”女孩口里吐出兩個字。

    鐘慧,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過呀,就是想不起來了。

    不過,此刻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秦盼抬頭注視著鐘慧開口說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

    “我憑什么相信你?”鐘慧對秦盼的話提出了質疑。

    鐘慧的回答秦盼也沒有過多反應,畢竟憑一句話誰也不會相信,不過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一定要去做,這就是秦盼的性格,說死板也好,木魚也罷,何況對方是她……

    “不用你相信我,你只要告訴我是誰殺害的你,我會拿結果說話的。”,看著秦盼一臉決絕的樣子。

    鐘慧談談的說了一句:“殺人要償命的,你的命跟那個人渣換,不值得。”

    說著鐘慧眼睛已經冒出了紅光,看上去是十分的恨!鐘慧的話讓秦盼也陷入了思考,殺人是償命的,“那,那我就利用法律的武器來對付他。”

    “哈哈哈,你有證據嗎,法律講究的是證據。”

    本來只有眼睛紅,這下連衣服和頭發也紅了起來,看來鐘慧是發怒了,秦盼心想。在這樣下去怕是會失去理智,“你先冷靜點,我們兩個合作,你這個仇我幫定了。”,面對秦盼,鐘慧第一次感覺到溫暖。

    心中的憤怒漸漸的消失,上前抱住秦盼“要是能早點遇到你該多好啊。”

    額!秦盼對戀愛本來沒經驗,在被鐘慧這么一抱,加上炙熱的兩坨肉在胸口來回摩擦,讓秦盼瞬間有了男人的反應。

    再一聽鐘慧的話,秦盼的臉,紅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讓秦盼有種一輩子想保護她的沖動。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抱了大半天,鐘慧才掙脫出秦盼“你真的想為我報仇嗎?”。

    “是的!”秦盼回答的斬釘截鐵。

    “那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過我們兩個人的事還請你保密,不能對任何說,不然我就取你性命”看著鐘慧的眼睛,秦盼相信這種事情她做的出來。

    “這是自然,現在能告訴我是誰殺害的你嘛。”秦盼話還沒說完。

    鐘慧拿出一個跟秦老相同的小瓶子的給了秦盼“這個東西對你有幫助。”說完就消失在了秦盼的眼前。

    留下一面懵逼的秦盼站在原地,又是這個瓶子,剛才就是這個東西搞得自己痛苦了半天,又來一回?秦盼十分不情愿。

    “這東西怎么用啊?”秦盼對著空中大喊。

    半響,空中傳來鐘慧的聲音,“喝下去!”,一眨眼的功夫,聲音就被空氣吹散,仿佛一切都沒發生。

    秦盼盯著手里的小瓶子,看了看四周,早已沒了鐘慧的身影。

    不過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底,秦盼閉上眼睛一口氣喝下了小瓶子的藥水,然后靜靜的等反應……十分鐘過去了,發現根本沒有任何變化,秦盼才確定下來,這個藥水跟秦老給他的不一樣。

    不過他相信鐘慧是不會害他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跑偏的小弟,因為剛才鐘慧抱自己的時候,出現了反應,導致小弟方向跑偏了,一直不敢亂動,就怕被看出來。

    ‘不過自己對鐘慧總有一種似成相識的感覺,莫非是錯覺?’

    秦盼邊想邊走,撲通~一個狗啃泥,秦盼被絆倒,連忙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發現身邊站著一男一女,兩人正抱在一起卿卿我我。

    見兩個親的火熱朝天,把人絆倒了也沒有要道歉的意思,秦盼火一下就上來了,上去抓著那個男的就要動手,“你們約會能不能換個沒人的地方,把我絆倒了還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叫人火大。”

    兩人好奇的看著秦盼,男的開口問道:“你能看見我們?”

    “你不是廢話嗎,你們不會隱身,我也不是瞎子,為什么看不到你…們!”秦盼話說到一半,才注意到這兩個‘人’是沒有腳的。

    “鬼呀!”秦盼大叫了一聲一路連滾帶爬的跑出了樹林,留下一臉懵逼的男女。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