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活人紙扎店 > 第十八章 夜哭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聽到這個決定,我差點當場休克,這么牛逼的待遇,而且還是白給,難不成這陳家強上輩子拯救了一方水土?這輩子殺了人非但不會受到懲罰,還有人拿這么大的餡餅砸他。

    不過陳家強真特娘的是個人物,聽到這個決定,居然并沒有怎么意外,只是禮貌性的感謝了兩位領導,然后就收拾行李滾蛋了。

    我現在都有點懷疑,他那個手機到底是通過什么手段,讓他們老師贈送給他使用的了,沒準他們老師也是為了躲災,才不得已犧牲掉一個手機呢!

    陳家強走了以后,我一臉懵逼的問趙師傅:“這是怎么回事?一個殺人兇手,你就這么放他走了?而且還一個月6000塊錢白養著他,你就這么膽小怕事嗎?你們修法人不是都講究斬草除根除惡務盡得嗎,你的正義感呢,這么放他走,你不怕他再去禍害其它人?”

    趙師傅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我道:“你電視劇看多了吧,他禍害其它人,干我屁事?就算電視劇上,那些管閑事的也是和尚道士吧,你哪只耳朵聽說盜家人有正義感了?不放他走,你打算怎么辦?一刀捅死他?這事兒你要是干的了,我現在就給你把他弄回來。”

    這話還真把我給問楞了,不放他走,我能怎么辦?陳家強并沒有自己動手殺人,法律制裁不到他頭上。但是要讓我自己動手殺了他,我還真沒那個膽子,我真心連雞都沒殺過。

    或許,如果陳家強害死的是我的親人,我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真能捅他一刀,但是他害死的只是兩個我才認識兩天的同事,雖然沈飛和葉天明都是好人,但我真敢頂著殺人犯的罪名替他們報仇嗎?我父母已到花甲之年,就我這么一個兒子,我坐牢了,他們怎么辦?

    我不是大俠,懲治不了惡人,就算惡人犯到我頭上,我也只能自己夾著尾巴躲避而已。或許,這就是弱者的無奈和悲哀。

    原本指望趙師傅能用道法直接把鬼嬰和陳家強都解決了,但這貪生怕死的老東西明顯不想惹麻煩。他只是無比圓滑的故意讓鬼嬰得罪城隍,讓他輕易不敢進蓮池地界而已。

    更讓我難過的是,每個月發給陳家強的6000塊錢,是從我的工資里面扣。理由是為了我的安全,才不得已打發陳家強走的,這個錢理應由我來負擔。

    不過我也不至于每月0收入,一個夜班200塊,我和趙師傅交替值夜班,我一個月還是可以有3000塊的收入。

    命雖然保住了,但是想想自己每個月要花6000塊養著陳家強那個混蛋,就覺得蛋疼,這特娘的叫什么事兒。

    咬咬牙,我跟趙師傅說:“把30個夜班全給我吧,感覺那些鬼顧客對我挺有好的,我要努力好好為他們服務。”

    趙師傅說:“我還真想這么干,你要是現在有駕照的話,我真就把30個夜班全給你了,可你不是還得有15天去上夜班的駕校嗎?”

    我一聽這個差點暈倒,我的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寶貝工作啊,現在可是把我搞得二十四小時連軸轉,一個月才三千塊,核算成八小時工作制,我一個月工資才核一千,我特么都想一頭撞死。

    看我一臉生無可戀,趙師傅又說:“放心,姓陳那小子領不了幾個月工資,鬼嬰貪心著呢,為了多喝血,指不定慫恿陳家強干出什么事情來。而且龍城鬼道的門人,我再了解不過了,那絕對是坑死人不償命的主。雖然一開始幫忙招小鬼,收的價錢不高,一般有個萬八千的就給弄,但是鬼嬰這玩意兒,一般都是有怨氣的,開始的時候,你給他點好處,讓他吸幾口血,他確實能幫你辦事,殺人放火他也都可以幫你干,但是時間長了,他們胃口大了,就不是一般人能養的住的了。到時候你再求龍城鬼道救命,想讓他們給你把鬼嬰收了,沒有三十萬,人家可不給你干。你當什么人都能隨隨便便養鬼啊,代價大著呢!”

    開始幾天我還時刻惦記著陳家強什么時候死,后來我也就沒心思關注他了,滿滿當當的生活,已經足夠搞得我焦頭爛額了。

    駕校離著城隍廟很近,而且城隍廟修在高處,晚上練車的時候,還能看到廟里的燈光。駕校的課不是通宵的,一般也就是到十二點左右,然后可以到駕校旁邊的旅館免費住宿。

    旅館里住的大體有兩種人,一種是和我一樣的夜校學員,還有一部分是外地來城隍廟上香的香客,旅館的名字,也就叫城隍廟旅館。

    住宿環境還是相當不錯的,因為不用我自己掏腰包,所以我也沒有問過這個駕校到底需要多少費用。

    從住進這家店里,我就遇到另外一件怪事,每晚都做一個怪夢,夢見一個女子在嚶嚶的哭,哭的悲悲慘慘的,讓人汗毛發炸。但是每次都是,只能聽見哭聲卻看不見人,嘗試問她話,她也沒有任何反應,就是哭哭哭,一直哭,從我睡下,一直哭到我睡醒。

    我問過跟我一起住城隍廟旅館的其它學員,但別人都說沒聽到。如果我不是實在睡眠不足,真想坐著等一宿,看看我如果不睡覺的話,會發生什么事情,要是有人故意惡作劇,就算好脾氣如我,也得暴打他一頓。

    不會又有什么其它的鬼找上我了吧?

    這段時間,值了幾個夜班,鬼也見的不少,慢慢對著玩意也就不那么抗拒了。遇上那個總想調戲我的那個女鬼,也敢大著膽子跟她開幾句半葷不素的玩笑了。于是我開始嘗試跟鬼打聽,問他們認不認識一個住在城隍廟旅館的,晚上總是哭的女鬼,但打聽來打聽去,什么都沒有打聽出來。

    有些鬼聽到我的問話后,明顯是有反應的,好像是知道什么,但就是跟我說不知道,難道這個整天哭的女鬼身上有什么不能說的事情?

    問了十幾個鬼,都是這個結果,我都幾乎要放棄了,那天我把三把椅子拼在一起,睡得正香,有人喊我:“哥哥,哥哥,我要買一個蝴蝶結。”

    探頭一看,正是之前來這里買裙子的那個小姑娘,把五十塊錢放在柜臺上,等著我給她拿蝴蝶結。我爬起來,讓她挑了一個蝴蝶結,然后燒給她,就打算躺回去繼續睡覺,但是小姑娘并沒有離開,還是一直在柜臺前面站著。

    我問她:“小妹妹,還有什么事情嗎?”

    小姑娘眨眨眼睛,看著我說:“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在打聽一個愛哭的姐姐的事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