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國色生梟 > 第一八四八章 追根尋源

第一八四八章 追根尋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羅多道:“那你是否進過王府?”

    叉博搖頭道:“王府之內戒備森嚴,我自然先要找到當年方熙的居室,然后再找機會進入查探。方熙死后,方家亂了好一陣子,方家族人為了爭奪這座府邸,爭斗的不可開交。袁不疑起兵之后,便即找了罪名,對方家族人非殺既趕,占據了方園,不過徐昶很快便殺了袁不疑,自立為王,方園也就成了徐昶的王府。”頓了頓,才道:“要找尋當年的方家族人,并不困難,我已經有了一張方園的詳細地圖,上面也標明了方熙的住處,本想著這兩日便即進入王府查探!”

    “方熙之死,具體詳情你可清楚?”羅多問道。

    叉博道:“據傳是被家仆所害,不過我并不相信,恐怕另有緣由。”

    “官府想要掩蓋真相,自然會編造出一個故事。”羅多笑道:“當年方熙被殺,秦國專門派了神衣衛來調查真相,而當時負責此案的人,便是青龍。”

    “哦?”

    羅多緩緩道:“林慶元死后不過幾年,就是風寒笑,風寒笑死后不到幾個月,方熙卻突然橫死,這當然不是巧合。”

    楚歡聽到羅多提起風寒笑,心下一凜。

    “我從青龍口中已經知曉,當年那群狼兵之中,有四人后來都是高官厚祿。”羅多道:“風寒笑自然是必不可少,軒轅平章后來被封為義國公,林慶元也在秦國位居高官,這三人在秦國名聲顯赫,倒是這方熙,雖然不如這三人出名,但卻也是其中之一。”

    狼兵西進的事情,楚歡自然已經清楚,當年風寒笑率領西北軍團掃蕩西北,將西北諸侯盡皆平定,而魯國太子卻是率領殘部越過天山逃亡。

    魯國太子在西北影響極深,秦國自然絕不容許魯國太子繼續活下去,風寒笑秦帥三千兵士追殺,被風寒笑降服的林慶元隨軍追剿,此外軒轅平章和方熙也都隨軍出發。

    不過三千狼兵追拿魯國太子半年之久,雖然最終取了魯國太子的首級,但是三千狼兵活著回來的卻是所剩無幾,而且這些人無一例外都再不曾提到關于西進追殺魯國太子之事,其中大多數人卻極其古怪地患上怪病,連續死去。在秦國史官的記載中,關于狼兵西進也只是寥寥數言,無非是風寒笑率軍追殺,終取魯國太子首級,全軍凱旋而歸云云。

    楚歡知道狼兵西進必然是發生了極大的變故,而且已經猜到狼兵西進定然與心宗發生了極大的沖突,所以圣王后來才會東來。

    不過當年狼兵西進究竟發生什么事情,楚歡卻只能猜測,具體詳情至今也是并不知曉。

    “青龍還招供了什么?他可提到龍舍利的下落?”

    “我仔細審問過,青龍確實招認,至少有兩塊龍舍利,在瀛元手中。”羅多道:“風寒笑回到秦國之后,向瀛元敬獻了不少禮物,其中有兩顆龍舍利包含在其中。”

    迦樓羅眼角微微抖動,卻無說話。

    “青龍調查方熙之死的時候,查出方熙在臨死之前,提到了八字箴言。”羅多冷笑道:“而方熙被刺客殺死之前,刺客向他索要一件東西,我想不用多想,那件東西就是龍舍利了。”

    叉博和羅多都是智慧出眾之輩,聽得羅多之言,叉博才道:“看來我想的也應該不差了。我雖然早就調查出其他三人,但是卻一直不知道還有一個方熙在其中,直到不久前查出當年的狼兵之中還有方熙這個人,才將視線轉到了衛陵府這邊。方熙的死,就在風寒笑之后短短幾個月內,所以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緣故。”

    楚歡卻是聽得有些糊涂,暗想當年狼兵西進,既然與心宗發生沖突,心宗這幾個人為何不知道領頭的是哪幾個人?叉博怎地不久前才知道方熙參與了狼兵西進一事?難道自己猜測有誤,狼兵實際上并無和心宗有正面沖突?

    他雖然已經被叉博和迦樓羅承認是心宗龍王,心中也有諸多疑團,可是此時卻也不急于詢問,覺得自己還是先聽他們說為好,畢竟羅多幾次說過,有些事情終會讓自己明白,自己倒也不用急在一時。

    “如果方熙手中有一塊龍舍利,那么軒轅平章、林慶元二人手中自然也都會有一顆。”羅多沉聲道:“加上瀛元手中的兩顆,便是五顆。”

    “風寒笑手中有一塊,便是六顆。”迦樓羅道。

    “不錯。”羅多道:“風寒笑、軒轅平章、林慶元、方熙,人手一顆,瀛元兩顆,正是六顆。”握拳道:“知道舍利的下落,自然是要竭力找回。”

    迦樓羅卻是在旁搖頭道:“天王,風寒笑、林慶元和方熙都已經死去,而瀛元也已經暴斃,天王先前說過,軒轅平章生死未卜,那些龍舍利,自然不會隨他們葬入地下。”

    “你說的不錯,龍舍利當然不會為他們陪葬。”羅多道:“瀛元死后,我潛入過天宮,見過他的尸首,在此之前,他的尸首已經被人動過,似乎有人搜找過他的尸首,且不說那兩顆龍舍利是否被他帶在身上,就算在他身上,只怕也被人拿走。”

    叉博雙眉微鎖:“有人搜找尸首?”

    “正是。”羅多頷首道:“隨后軒轅平章就突然出現,以我猜想,動過瀛元尸首的,很有可能便是軒轅平章。”

    叉博并無說話,只是雙眉鎖住,若有所思。

    “天王,你的意思是說,軒轅平章將瀛元身上那兩塊石頭拿走?”迦樓羅不禁問道。

    羅多微一沉吟,才道:“本王不能肯定,但這個可能性極大。我來到中原之后,除了找尋你們,也在找尋圣王他們的下落。我最早查出的,便是那群狼兵的幾名首領,知道風寒笑、軒轅平章和林慶元都在狼兵其中,只是當時卻尚不知道方熙也是其中之一,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天王是三年前來到中原?”

    羅多搖頭道:“該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頓了頓,“我找尋你們蹤跡不見,后來便去了京城,最終查出那三人是狼兵的首領,不過當時林慶元已經死了,留在京城的,只有軒轅平章,所以我便夜探軒轅平章府邸,想要拿回本屬于心宗的東西。”

    “你那時候便查出軒轅平章是神衣衛督?”叉博問道。

    羅多搖頭道:“當時尚不知曉,不過軒轅平章的府邸卻有神衣衛護衛,我與青龍交過手,他竟是能夠與我交手二十來招,不過軒轅平章突然出現,我當時并不知曉他便是軒轅平章,倒以為他只是神衣衛督在護衛軒轅平章,不過他當時的武功已然不弱,竟然與我打成了平手。”

    “軒轅平章武功不凡,即使沒有修煉大佛金剛手,他在秦國武者之中,那也是頂尖高手。”叉博輕嘆道。

    “當時他確實沒有使出大佛金剛手,我雖然脫身,不過軒轅平章從那時候便開始派出神衣衛四處搜尋我的下落。”羅多冷笑道:“那些鷹犬的手段倒是了得,我兩次被他們盯上,不過都化險為夷。”頓了頓,才繼續道:“我后來仔細回想,忽然明白過來,與我交手的那個神衣衛督,很有可能就是軒轅平章,直到在天宮之中,我終于確定了這一點。”

    叉博雙手始終合十:“若非你今日點明,我到今日竟也不知道神衣衛督就是軒轅平章。不過神衣衛似乎對我們心宗十分了解,我們雖然竭力隱藏行跡,可是神衣衛卻似乎早就知道我們到了中原,而且暗中到處都在找尋我們的下落。”

    “你們莫非不知,當年圣王遇害,有兩人卻被他們所擒?”羅多皺眉道。

    叉博和迦樓羅對視一眼,都有些愕然,迦樓羅道:“我們得到的情報,圣王他們是被神衣衛圍殺,全軍覆沒,并沒有人活下來。”

    “錯了,錯了。”羅多道:“你們是從何處得到的消息?”

    “是增長天王查出的情報。”迦樓羅道。

    羅多冷笑道:“如果不是增長有意瞞你們,那便是他所得到的情報也不完整。軒轅平章親口對我說過,圣王**之后,神衣衛囚禁了兩人,軒轅平章也正是從他們口中,對我們心宗十分了解,如果我沒有猜錯,軒轅平章正是那時候知道了龍舍利的用途,也是那時候才知道,我們遲早會有人找到中原來。”

    “有人向他招供?”迦樓羅眉頭一緊。

    羅多搖頭道:“他們花了四年的時間,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研制了一種控制人神智的藥物,所以!”

    “他們知道了真相,所以早就有了防備。”迦樓羅似乎明白什么,“天王,那么說林慶元和方熙的死,都與軒轅平章有干系?他既然知道龍舍利的用途,自然一心想要將散落在外的龍舍利收在自己的手中。”眉宇間顯出疑惑之色:“圣王十六年前圓寂,四年之后軒轅平章知道了真相,也就是說,十二年前軒轅平章就已經知道龍舍利的用途,而方熙和風寒笑都是在不到四年前遇害,中間隔了八年,便是林慶元,也是在七年前才被殺,如果說林慶元和風寒笑不好對付,軒轅平章要對付方熙,卻是易如反掌,應該早就可以拿走方熙的龍舍利,為何要等那么多年?”

    楚歡聽到這里,終于道:“真要做解釋,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軒轅平章真的想要將六顆龍舍利都弄到手,勢必要先強后弱。如果方熙突然死了,很可能就會驚動風寒笑和林慶元,軒轅平章雖然是神衣衛督,但是以當時的實力,想要對付風寒笑和林慶元,并不容易。”

    “龍王說的不錯。”羅多立刻道:“這幾個人當年一同越過天山,最后能夠活著回來,互相之間定有聯系。這幾個人心懷鬼胎,只要其中一人出現狀況,定會驚動其他人。軒轅平章雖然急著要將六顆龍舍利收為己有,可是忌憚林慶元和風寒笑,倒也不敢輕易出手。”r1058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