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皇帝的絕代寵妃 > 第三十一章:楊涵悅遭毒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三十一章:楊涵悅遭毒打

    掖庭里人來人往,大家都在忙碌著,滟瑤和程梓清一起整理著衣裝。

    “梓清,我本來想著涵悅來到了甘露殿,我們都可以沾光,誰知道呀!涵悅到現在都沒有消息。”滟瑤無精打采的洗著衣服。

    “按你這個想法,那就不會有那么多生前榮耀,死后被剝奪榮耀的例子。”程梓清不急不慢的給滟瑤潑了盆冷水,拿著未洗的衣服,緩緩走了。

    “你和涵悅都是出身門閥世家的世族大家閨秀,自然不會知道我們這些人的苦命之處。”滟瑤沖著程梓清迅速追了上去。

    兩人追打的過程中,楊涵悅正拿著包袱和她們撞了個滿懷。

    “涵悅,你怎么回來了。”程梓清替楊涵悅接過包袝。

    “我冒犯陛下,所以他叫我回來。”楊涵悅隨意笑了笑。

    “不會呀,陛下對你可是與眾不同。”滟瑤自以為是地說道。

    楊涵悅沒有說話了,也許是出于愧疚,她利用李世民對她的情,回到了掖庭。

    楊涵悅感覺到了因為她而產生的尷尬,于是便微微一笑:“我覺得回來挺好的,至少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對了,我聽說瀠潁姑姑來接管掖庭了,我還沒見過她了,快帶我去吧!”楊涵悅和她們兩人一同去瀠潁的住居。

    程梓清和滟瑤把楊涵悅帶來了瀠潁的住居:“見過姑姑。”楊涵悅上前行禮。

    瀠潁轉過身來很吃驚,楊涵悅的容貌雖然算不上傾城絕色,但也是國色天香,嬌艷動人,更讓人吃驚的是她的眉宇之間竟和畫像上的宣華夫人和榮華夫人有幾分相似。

    “原來你就是楊涵悅,免禮吧!”

    “淺妍,把涵悅帶下去,好好安置。”瀠潁望了眼身旁的宮女。

    那宮女行禮后,便上前為楊涵悅引路。

    楊涵悅回到掖庭的消息很快便傳開了,后宮不少人又開始伺機而動。

    綺云殿里,鄭珊雪覺得這個好機會,可是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這樣做讓她徹底失去了李世民的耐心和家族的幫助。

    宇文承基在珠鏡殿幾番求見,也不停的在殿門外轉來轉去,苦苦求見。

    金碧輝煌的珠鏡殿里,楊瀅婍雙眼微閉,倚在主位上睡著了。

    獨孤灝快步走進殿內向楊瀅婍稟報:“啟稟娘娘,宇文承基求見。”

    “宇文承基,他來找本宮有何事。”沉睡的楊瀅婍突然低聲詢問。

    “宇文將軍,說有事希望娘娘相助,而且他說有一個秘密,娘娘肯定有興趣。”獨孤灝也低聲說道。

    “本宮很好奇,讓她們先退一下,讓他進來吧!”

    “你們都下去吧,誰都不許進來。”獨孤灝讓所有宮女都下去。

    那些宮女行禮后,紛紛退下:“奴婢告退。”

    宇文承基進殿行禮:“參見婕妤娘娘。”

    “免了。”

    “宇文將軍,找本宮有何要事。”楊瀅婍走下丹陛,圍著他的身旁打轉。

    “微臣是想請婕妤娘娘幫忙。”宇文承基行禮哀求。

    “本宮有什么忙可以幫助宇文將軍的。”楊瀅婍仍然不停的圍著他打轉。

    “娘娘,微臣希望娘娘幫忙送出去一個宮女。”

    “哪個宮女。”楊瀅婍走上丹陛,縱身高坐。

    “楊涵悅。”

    “宇文將軍,怎么肯定本宮會幫你。”楊瀅婍很悠閑的倚在位置上。

    “因為涵悅便是涵陽公主。”

    此言一出,楊瀅婍和獨孤灝都大吃一驚。

    楊瀅婍倚在位置上,緩緩開口:“涵陽,她自己知道嗎?”

    “涵悅,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本宮幫你。”聽到楊瀅婍肯定的答復,宇文承基行禮退下了。

    “涵陽,本宮一定讓你這個前朝公主涅槃成鳳成為當朝皇妃。”

    “娘娘,公主殿下的身世,要告訴她嗎?”獨孤灝上前行禮。

    “先不告訴她,但是要適當幫助她,告訴瀠潁真相,她知道怎么做,讓涵陽來吧!本宮要見見她。”

    “是,奴才知道。”獨孤灝行禮后退下了。

    獨孤灝來到掖庭和瀠潁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交談許久。

    “看看這個吧!”獨孤灝塞了張紙條給瀠潁。

    瀠潁打開一看,便大吃一驚:楊涵悅極有可能是嫡次公主涵陽公主。

    “別告訴公主殿下,接下來怎么做,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瀠潁點點頭,撕毀了那張紙條。

    “婕妤娘娘,要見公主殿下。”獨孤灝小聲說著。

    “隨我來吧!”瀠潁親自為獨孤灝引路。

    他們來到了楊涵悅的房間,瀠潁上前喊叫:“涵悅,婕妤娘娘要見你。”

    獨孤灝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女子,氣質高雅,舉手投足之間宛如荷花般高潔,這樣的女子很難想象她出生在普通的門閥世家,獨孤灝肯定她便是前朝帝女。

    “涵悅姑娘,跟奴才來吧!”楊涵悅跟著獨孤灝來到了珠鏡殿。

    “參見婕妤娘娘。”楊涵悅跪地行禮。

    “平身。”

    “本宮是受宇文承基所托想放你出宮,這是馬醉木散服下一點便可以身患重病,到時候本宮會安排牢中女囚代替你,大家都會以為你身患重病暴斃,誰又會想到這是使得本宮的一招計謀。”楊瀅婍吩咐獨孤灝將馬醉木散拿到了她的面前。

    “你好好考慮吧!過幾日后本宮將派人接你出宮。”

    “謝謝婕妤娘娘。”

    楊涵悅接過裝有馬醉木散的罐子,緊緊的攥在手里。

    “奴婢告退。”楊涵悅行禮退下。

    “娘娘,馬醉木都恐怕沾上一點都會中劇毒,公主殿下恐怕……”獨孤灝恭敬的說著。

    “這些根本不是馬醉木散,只是服用了會讓人生病的藥。”

    “涵陽,她絕非池中之物,假以時日地位必在本宮之上,本宮只是幫她早點走到李世民身邊,以李世民對她的情,他是不會提防涵陽這個枕邊人了。”楊瀅婍邪魅的一笑,縱身高坐。

    楊涵悅回到了自己的住居,拿著那個瓶子仔細想了想,便打開蓋子,猶豫了一會兒,吞了下去。

    夜晚,涼風輕輕吹過,楊涵悅一個人蜷縮在被窩里,她慘白的臉,不停發抖的模樣,讓人心疼。

    程梓清睡在楊涵悅旁邊看著她的樣子,便摸了摸她的額頭,突然發現她的額頭非常燙,程梓清連續給她換了幾次被子,確定沒有那么燙了,她也才安然入睡。

    甘露殿里,李世民和以往一樣批閱奏章,可他仍然放心不下那個惹他生氣的丫頭,于是他便起身:“擺駕掖庭。”

    李世民和王德快步趕到掖庭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楊涵悅那里洗著衣服雖然說很辛苦,但是她的臉上還是出現了一絲平淡而甜美的微笑。

    “陛下,要去見見涵悅嗎?”王德在他身后,小聲的說著。

    “不必了,也許她要的就是這份平凡吧!她說的對,朕給不了她,也只有放了她。”李世民失落的走開了。

    瀠潁不經意的走過,再回頭看看正在忙碌的楊涵悅,她明白了李世民的來意。

    鄭珊雪的貼身侍女妙蓮大搖大擺的走到掖庭:“這是婕妤娘娘的衣裙,我送來,你們好好的洗。”

    瀠潁看見楊涵悅搖搖晃晃的模樣,看來是藥性起作用了,她必須抓住這個機會,讓楊涵悅回到李世民身邊。

    瀠潁上前行禮:“妙蓮姑娘,放心吧!”

    “涵悅,這衣服就交給你了,小心點洗。”瀠潁叫來楊涵悅,細心叮囑。

    “是,我知道了。”楊涵悅搖搖晃晃的接過衣服。

    “楊涵悅,好好洗知道嗎?這可是婕妤娘娘的衣服。”妙蓮緊緊的盯著她。

    妙蓮走后,楊涵悅把洗好的衣服整理好之后,放在房間里,便出去忙碌著,在她走后不久,瀠潁便走了進來在楊涵悅洗好的衣服上涂上了墨汁,然后重新整理。

    瀠潁重新整理好后便緩緩走了,此刻她的心里很復雜:“公主殿下,別怪奴婢,他日公主殿下便是天下最高貴的女人,那些欺負過公主的人,將會被公主永遠踩在腳下,公主也會是我隋朝天下第一鎮國公主。”

    晌午,掖庭眾人依然忙忙碌碌的,妙蓮還像往常那樣大搖大擺的來到了掖庭。

    “楊涵悅,衣服洗好了嗎?”妙蓮出言非常刻薄,還不停的打量著她。

    “妙蓮姑姑,衣服都洗好了。”楊涵悅將洗好的衣服,恭敬的雙手奉上。

    “我看你洗干凈沒有,我要檢查檢查。”妙蓮隨意翻了翻整理好的衣服,竟然發現衣服上的大片墨汁。

    “楊涵悅,這衣服上的墨汁,你怎么解釋?”妙蓮把衣服扔在她面前,大聲呵斥。

    “妙蓮姑姑,奴婢重新洗一次,給姑姑送去便好。”楊涵悅跪在地上。

    “你倒是敢做敢當。”

    瀠潁看到這一幕,雖然愧疚難當,但是也對楊涵悅面對事情還可以這樣鎮定自若更加欣賞,這才是大隋公主該有的風范。

    “看來要好好教訓教訓你了。”妙蓮狠狠的瞪著楊涵悅。

    “姑姑,你別忘了,涵悅可是陛下喜歡的人,動了她,陛下會放過你嗎?”滟瑤攔在楊涵悅前面。

    “陛下,若是喜歡她,就不會讓她回來了。”妙蓮把滟瑤推倒在地。隨后,便吩咐身后的兩名內侍將楊涵悅綁在洗衣服用的木樁上,然后,自己拿著鞭子,不停在楊涵悅身上鞭打,打得她傷痕累累。

    瀠潁在一旁也是不忍心,她見楊涵悅早已傷痕累累,便立刻吩咐程梓清前去報信。

    程梓清急急沖的趕往甘露殿,李世民得知此事后,也急匆匆的趕到掖庭。

    李世民迅速趕到掖庭,他卻看到妙蓮拿著鞭子往楊涵悅身上抽打,他沖了過去,抓住妙蓮要打下去的手:“放肆!你是不是想嘗嘗大理寺二百零八套刑法,私自打人該當何罪。”氣憤的將她推倒在地。

    李世民親自解開綁著楊涵悅手的繩子,然后抱住她:“涵悅,涵悅快醒醒,你這個丫頭。”

    楊涵悅慚慚醒來:“陛下,是我做的不對,跟別人沒有關系。”

    “好,朕不跟他們計較。”

    楊涵悅微微一笑便暈了過去,李世民一邊抱著她直奔甘露殿,一邊喊著傳御醫。

    李世民很內疚看著楊涵悅傷痕累累的模樣,仔細的給她擦著藥:“丫頭,忍著點有點疼。”

    “謝謝陛下。”

    “你呀!被人打成這樣,還替他們求情。”李世民仍然專心致志的為楊涵悅擦著傷藥。

    “陛下,我怕您為奴婢做出有損天威的事情,陛下作為一代明君應該知道君王權力之大為某些事情失去了自制力是多么可怕,所以奴婢害怕您為奴婢做出有損天威的事情,奴婢無以回報。”

    “丫頭,你還是關心朕的,真希望你可以永遠關心你。”

    “陛下,藥熬好了。”王德將熬好的藥,雙手奉上。

    李世民接過藥:“王德,你下去吧,別讓任何人進來。”

    “丫頭,朕喂你。”李世民親手喂她喝:“丫頭,快點喝,喝了病才會好。”

    楊涵悅喝完藥,李世民抱住了她,她本能的想掙脫,熟悉的聲音響起:“別動,陪朕呆會兒,朕更怕失去你。”

    李世民抱著楊涵悅靠在床邊,兩人沉沉的睡去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