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侍妾虐渣寶典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七皇叔回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花千樹心里略作權衡,決定回稟給老太妃,請她開恩暫時收留花千依。

    向著嚴婆子打了一聲招呼,嚴婆子許是忌憚著鳳九歌的關系,不敢再陰陽怪氣地難為她。

    她直接去了老太妃的院子,請丫頭入內回稟,得到通傳,方才入內。

    老太妃正在喂魚,看著兩尾錦鯉在魚缸之中吞吞吐吐,聽到花千樹的腳步聲便沉了下去。

    老太妃頭也不回:“這魚見了生人都知道回避,這些時日放兒不在府中,花姨娘你膽子可真不小呢。”

    花千樹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做得不合她心意,惹得這樣冷嘲熱諷,只能規規矩矩地過去行個禮請安。

    “千樹若是有哪里做得不好,還請老太妃指點,千樹當引以為戒。”

    “跪下!”老太妃突然疾言厲色地道。

    花千樹一怔,一旁的梁嬤嬤沖著她暗中使了一個眼色。

    她只能乖乖地跪下去。

    老太妃用指尖捻著幾粒魚餌投下去:“你慫恿九歌做那些亂七八糟的生意,跟后院里一堆伙計見天地混作一處也就罷了,我也不多言。可你終究是要明白自己的本分,今日不通稟一聲,便擅自一個人跑出王府,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哪有一個姨娘成日在外面拋頭露面的?”

    原來是為此事。

    那么自己尋回千依的事情想必老太妃也已經心知肚明。

    她只能老老實實解釋道:“今日委實是事出有因,千樹一時間擔心九歌郡主,顧不上回稟老太妃知道,便追出王府,考慮得不夠周全,還請老太妃消氣。”

    老太妃扭過臉來,將盛著魚餌的盒子放到一旁,上下打量花千樹一眼:“九歌這個孩子機靈,一向懂得分寸,還用你教?”

    花千樹終于懂得了一句話,別人若是看你不順眼,你做什么都是錯,說什么都是錯。

    想到有求于人,不得不又放低了身段:“老太妃說的是,是千樹一時間冒失了。”

    “哼!”老太妃自鼻端輕哼一聲:“怕是這些日子,別人追捧你,令你有些飄飄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還真的當自己是什么人物不成?對慕青郡主無禮也就罷了,事出有因,我不說什么。可你別忘了,你只是我王府名義上的侍妾,自己要謹記自己的本分!別教壞了九歌!”

    呃......

    我教壞九歌?

    九歌不教壞了我就是好的。

    這個小丫頭分明是個小魔王,是怎么在老太妃臉前搖身一變,成為小仙女的?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花千樹決定,明天見了鳳九歌一定要好生討教討教,這是一門學問。

    老太妃見她低頭沉默不語,繼續氣咻咻地道:“放兒這些時日不在王府,你們更應當安分守己。你要好生與鳳檀姨娘學學這規矩與為人處世......”

    話還沒有教訓完,就聽到外間有匆匆的腳步聲,一小丫頭撩開了門簾,興奮地回稟:“老太妃,王爺回來了!”

    老太妃立即住了口,滿臉歡喜,夜放已經一撩衣擺,躬身邁進殿里來。

    一身風塵仆仆,面上也略帶一點疲憊,但是俊朗依舊。只是棱角分明的臉,多了風沙的磨礪,顯得又冷硬許多。

    “孩兒來給母妃請安。”

    老太妃一掃適才面上的怒容,眉開眼笑,兩步上前:“終于把你盼回來了,這趟出去一切可順利?”

    夜放點點頭:“讓母妃擔心了,不過是虛驚一場,過去看一眼沒有什么事情便立即回來了。沿途略有耽擱,給母妃采買了一點沿路土特產。”

    “那就好!”老太妃極欣慰地笑:“兒行千里母擔憂,你這出門在外,母妃委實睡不安枕。回來了就好,花費那些心思做什么?我這里什么也不缺。”

    有侍衛魚貫而入,手里捧著各色禮盒,交由梁嬤嬤安置,然后退下去。

    老太妃拽著夜放落座,忙不迭地吩咐丫頭趕緊備茶,噓寒問暖。

    夜放好像這才見到地上跪著的花千樹,訝異地問:“花姨娘如何也在這里?可是她又惹母妃您生氣了?”

    老太妃不悅地輕哼一聲:“這些時日你不在府中,你這位姨娘可是大顯神通,令人刮目相看呢。你再不回來,她怕是要能上天了!”

    話里帶著貶義,花千樹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應當解釋,還是放任夜放誤會。

    夜放竟然難得輕笑一聲:“她哪里做得不對,孩兒回頭好生訓斥她,您老氣便消了吧?”

    老太妃輕嘆一口氣:“我就是這操心的命!你身為堂堂王爺,后院里這些雞毛蒜皮的脂粉事情怎么能讓你累心?無端消磨了大丈夫的銳氣。你若是心疼我,不想讓我累心,那就早點把九歌娶進門,讓她當家,主持這府中中饋,我就可以安心頤養天年,含飴弄孫了。”

    花千樹心里一聲竊笑,若是九歌真的進了王府,那些侍妾們戰戰兢兢,的確是沒有人再敢胡亂生事,老太妃英明啊,簡直慧目如炬。

    夜放看了跪在地上的花千樹一眼,無奈地道:“您老就是喜歡亂點鴛鴦譜,九歌不是也同您老說了嗎,她還小,暫時還不考慮成親。人家鎮國侯還沒有松口呢,您就心急上了。”

    “那我究竟要眼巴巴地盼到什么時候?”老太妃欲言又止,望一眼花千樹,終究是說出口:“你說你對這些侍妾們全都提不起半分興趣,這樣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實在不行,母妃就再為你尋幾房侍妾,將她們全都尋個由頭打發到別處。這清白富貴人家的女子,溫柔賢淑有教養,總比這些教坊司里出來的舞姬要順眼許多。”

    老太妃一直絮絮叨叨不停,夜放左沖右突,支吾搪塞推拒,就令花千樹想起當初自己母親逼迫幾個哥哥成親的事情來,原來這天下的母親全都是一樣的用心良苦。

    不過母親在這一方面,手段可比老太妃高明許多,從來不廢話,直接先斬后奏,花樣百出,圈套一個接著一個。直到幾個哥哥全都招架不住,乖乖棄械投降。

    她這里精神恍惚,冷不丁聽到七皇叔在叫自己。

    “花千樹,本王在跟你說話,你究竟聽到沒有?”

    “啊?”花千樹愕然抬臉,不知道夜放什么時候打岔轉移了話題。

    “千樹在聽。”

    老太妃不悅地冷哼一聲。

    夜放一聲輕咳:“本王在說,你若是沒有什么事情便退下去!”

    花千樹這才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恭聲道:“回稟老太妃,七皇叔,今日千樹在街上尋回了失散的妹妹,自作主張將她帶回了王府。我妹妹這些日子流落在外,受了許多的苦。千樹不放心讓她一個人住在外面,懇請老太妃和七皇叔開恩,能暫且收留她。我會盡快為她尋一個好的歸宿。”

    老太妃還沒有開口,夜放便搶先道:“正巧晴雨住的院子如今空著,不如就讓她妹妹暫時留下來,日后再做打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 中国体育大乐透走势图 呼和浩特股票配资 pc蛋蛋龙门预测 快中彩开奖记录 广东11选5人2 辉煌棋牌下载 阳台养殖什么动物赚钱 七乐彩走势图综合版 百度股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 福建体彩官方网站 股票推荐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