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鬼妃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雙衣舍

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雙衣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幾人見狀,不敢違背小姐的意思,便趁著月夜,悄悄的把風凌雪帶到了無雙衣舍。

    蕭瀾海看見風凌雪這樣狼狽的樣子,氣憤不已,但是聽到前因后果,想想這樣也好,以后就不必牽扯到皇家中人。

    把人帶到衣舍的密道,蕭瀾海本身就是醫者,給風凌雪查看了傷勢,雖然身上有傷,卻無大礙,開了藥方熬藥,可最擔心的就是她身上的毒蠱還在蠢蠢欲動。

    昏迷里的風凌雪也是被五臟六腑的疼痛折磨著,眉頭緊皺的厲害,表情非常的痛苦。

    蕭雨見狀,好奇的問道:“義父!這蠱毒到底是誰下的,為什么小姐這么痛苦?”

    青青接過話來道:“是左相府的相爺風鎮雄!”

    于是便把小姐的身世背景給蕭瀾海他們講述了一遍,氣的花奴直捶桌子,“怎么世界上會有這樣狠毒的父母?竟然敢這樣對待小姐?那個風凌月既然還心安理得的做了太子側妃?看我不把她的腿打折?”

    花奴拿起自己的彎月雙刀,就要離開,蕭烈一把拉住她,喝道:“這么晚了!你到哪去找太子府?就是到了,府內戒備森嚴,你還想給我們添亂是不是?”

    花奴看見蕭烈好不容易和自己說話,但是出口確是教訓的語氣,便躲在蕭瀾海身后,撒嬌道:“長老你看!我想給小姐出氣,他卻兇我!”

    蕭瀾海看見兒子對花奴見面就沒有好臉色,皺眉道:“烈兒!不許對你媳婦這樣態度,她一個女孩子家,臉皮薄!”

    蕭烈差點被自己唾沫嗆到,就她還臉皮薄,“爹!你說的是小雨吧!我怎么看不出她是個姑娘家。”

    青青坐在床邊照顧著風凌雪,低頭哭訴:“小姐!你這是何必呢?既然解藥到手,就大大方方拿來,這是他欠您的,您說說現在背著殺人兇手的罪名,還蠱毒未解,您這是為什么呀?”

    風凌雪忍受著疼痛,醒來多時的她默默的抬眼看著擔心自己的青青道:“我為了以后著想,和他糾纏不清我怕害了花族,我怕自己心軟而放棄了報仇,所以我就讓他恨我,很到骨子里才好日后見面沒有牽絆,既然在一起是種拖累,干脆就絕情到底。”

    蕭瀾海和蕭烈他們聽了,都欽佩不已,原來小姐的意愿里一直為花族著想,是怕連累了花族。

    蕭瀾海俯身恭敬的說道:“小姐!其實您不必為我們著想,我們蕭家一門世世代代為了保護花族為己任,哪能讓你為了我們受傷!”

    風凌雪顫抖的身子說道:“錯!蕭長老,以后不要有這樣的思想,你我都生而為人,所以沒有什么高低貴賤之分,在我眼里,花族就是我的娘家,你們就是我的親人,所以我要保證你們的安全。”

    蕭瀾海聽了,帶著眾人齊刷刷的跪地道:“多謝小姐庇佑!”

    風凌雪掙扎著起身,卻無力的癱倒在床上,道:“大家趕快起來,以后不要動不動就行如此大禮,我受不起!”

    蕭瀾海帶著眾人起身,看著小姐和蠱毒掙扎,心里萬分難受,沉默了一會兒道:“小姐!您累了,我帶他們出去等著,青青!好好照顧小姐!”

    蕭瀾海回身就要離開房間的時候,就聽風凌雪開口道:“蕭長老年紀大了,就不要帶著他們出去了,我和戰王府之間的恩怨已經了解,我不想再節外生枝。”

    蕭瀾海身子停頓了一下,內心一驚,沒想到小姐還在苦苦掙扎,卻能洞悉自己的意圖,本是打算悄悄夜入王府,棒針小姐教訓那個叫冷芯和林薰兒的丫頭,可是小姐竟然不許自己外出。

    也罷!既然雙方已經再無瓜葛,那么教不教訓也不急在一時。

    “小姐安心休息!我帶著他們給小姐守夜就是了。”蕭瀾海出生聲趕緊說道。

    風凌雪聽出他話里的意思,便不再擔心,沒有解藥的滋味讓她再次陷入了疼痛難忍的地步。

    戰王府,林薰兒狠狠的怒瞪著冷芯,若不是她提前動手,說不定這時候堂都拜完了,師父的計謀也得逞了,豈不是一箭雙雕,沒想到這個小蹄子竟然擅自做主,耽誤了自己拜堂。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那個狐貍精和景軒哥哥決裂,還當場被休,那么師父的死也算了值了。

    紅綢換成了白色,一夕之間喜事變成了喪事,林薰兒雖然不愿,但事已至此,也不得不披麻戴孝為她守靈。

    八王爺和韓逸還有邱少澤等人聽到風聲前來祭拜,知道紅楓對于墨景軒來說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書房里,墨景辰開口道:“七哥!這下你信了吧!她果然是風鎮雄那個老狐貍派來的尖細,你竟然為了她到深宮去盜藥,幸好安然無恙!”

    邱少澤大嘴巴開口道:“據我了解,她也不似那樣的人啊?”

    “你懂什么?皇宮內院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你還看的少啊?女人心海底針,若不是她親口承認,七哥還在蒙在鼓里?現在好了,紅楓師父因此搭上了性命!”

    房間里一下子沉默了,韓逸坐在凳子上一味的喝茶,被邱少澤搶過,撴在桌上道:“讓你過來是商量拿主意的,不是讓你喝茶的!”

    韓逸眼眸暗了暗,抬眼看著墨景軒道:“你出掌打了她?你知不知道她身上中了蠱毒?”

    墨景軒見他語氣生硬,知他心里有她,便氣不過道:“她有解藥!”

    “你親眼看見她吃了嗎?你親眼看見她把手搭在紅楓師父肩上,你就認為她是殺人兇手,可是你看見整個過程了嗎?你都信不過她說的話,那你又憑什么信她,已經吃了解藥!說不定現在她還在某處煎熬?”韓逸激動的站起來指責他。

    墨景軒心里狐疑過,但是當時腦子一下子空白,思考不過當時的情景,被事情帶著一步一步的,知直到演變成最后的樣子。

    但是心里就是不愿承認,自己判斷有誤,便怒道:“我親眼看見的,本王長著一雙眼睛又不瞎,是她親口承認人是她殺的,這難道還有假嗎?”

    “不管怎樣,我就是不相信她殺人,還有疑點只是你不愿相信而已,你情愿休了她也不聽她好好解釋,墨景軒我看錯你了,原來你也有這么糊涂的一天。”

    “你說誰糊涂?死的是我師父,又不是你最親的人,你憑什么在這里給她開脫?”

    “墨景軒!今天我把這話撂在這里,日后你若是發現她不是兇手,你就上天入地也尋不回她受傷的心。”

    說完起身一扭身走了出去,墨景軒聽罷,氣的直拍桌子,道:“我知道你一直喜歡風凌雪,好了!這下她自由了,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去追她呀!”

    韓逸走到門口,身子一頓回頭看向他道:“你放心!我這就去找她,給她安慰,到時候你別后悔!”

    墨景軒看著他大義凜然的走出了房間,氣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指著韓逸對著邱少澤道:“你看看!他是來安慰我的,還是來氣我的,師父已經死了,他還向著凌……那女人說話!”

    邱少澤懷疑的眼神,看了看離去的韓逸,道:“沒想到這樣一個正直無私的人,會喜歡那樣的刺猬,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的懷疑這件事有點古怪,不過就我這智商幫不了你,我去看看韓逸,你們兄弟聊吧!”

    說完一溜煙跑了出去。

    墨景辰看見七哥情緒激動,嘴里說著風凌雪殺人的事實,卻內心抗拒的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心里有多么矛盾。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七哥以前是個多么瀟灑坦蕩的男子,現在竟然也被感情所困。

    韓夢幾次三番提過風凌雪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見義勇為,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事跡,韓逸那樣優秀的男子都為她傾倒,就說明這個女人不簡單。

    他多少也改變了自己的初衷,對她產生了一些好感,但是大事面前不容有失,風鎮雄那是父皇的左膀右臂,既然承認是他的人,那么這個女人就不能留在七哥身邊。

    看著他頹廢的樣子,知道自己說什么也不頂用,讓他靜靜,說不定就會自己想通,告辭之后,自己便起身離去。

    八王爺走后,蒼龍從暗處走出來,道:“王爺!”

    “看到他們回左相府了嗎?”墨景軒無力的瞇眼問道。

    “回王爺!他們在大街上沒有徘徊,是去了一個叫無雙衣舍的鋪子,之后就沒有再出來,不過……!”

    蒼龍為難的沒有說出口,墨景軒睜開了眼睛,有些迷惑,但是又一想,哪個尖細身份暴露,不怕主子責怪,不回去也是理所當然。

    聽到蒼龍語氣里帶著遲疑,冰涼的聲音接著問道:“不過什么?”

    蒼龍掂量整理了一下語言,道:“王妃出了王府之后,一直是由蕭烈抱著去到無雙衣舍。”

    “那有什么?大街之上人來人往,那個女人總是要偽裝一下的吧!而且她最擅長的不就是偽裝嗎?”墨景軒失望至極的說道。

    “王妃是一路昏迷著到了衣舍,不像是偽裝?王爺!屬下有話不知當講不當講?”蒼龍盡量小心謹慎,不讓王爺發怒。

    墨景軒起身,心里暗自咒罵自己當時出手太重,不過自己好似只用了五成功力,就算她肚子上有傷,也不至于昏迷不醒,難道她沒有解藥?還是在迷糊自己,想了想頭疼的厲害。

    一怒之下呵斥道:“不當講就不講,下去給本王拿酒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