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逐仙鑒 > 第1011章 四皇子皇甫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宮廷內,某處金碧輝煌的大。

    此刻在一處道場之內,正有數個人影跪坐于四周,而在道場的正中心則有一座金色雕塑。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一座雕塑正是圣天皇朝的圣皇,而什么人會雕刻一座栩栩如生的圣皇像放在這里呢。

    答案是他的兒子,而且正是他的第五個兒子,五皇子皇甫玉。

    此子每個月都會來到此地叩拜這一座金色雕塑,就算是修煉閉關時也會來到這里。

    用他的話說就是瞻仰父皇的風采,會讓他的心境平靜下來,這樣無論是修煉還是思索,都會事半功倍。

    雖然他這個做法是讓大皇子嗤之以鼻,但是圣皇卻倍感欣慰,甚至特意請天樞門的陣法師給這一座雕塑加持了一些除塵的陣法已做維護。

    此時此刻,這位五皇子皇甫玉平里閉關的道場之內,九皇女皇甫夢和十二皇子皇甫英此刻都靜坐著。

    “你們遇到了那人,可有什么看法?”正首處的皇甫玉詢問道。

    “哼,那個姓雷的仗著有父皇給的手諭,行事肆無忌憚,就連我和姐姐都敢惹,當真是豈有此理!”皇甫英神色不忿道。

    想他為皇子,居然被一個書生嚇退,這不僅是在打他的臉,還在打皇家的臉。

    可惜那人有恃無恐,并且對方屠了鎮撫司都沒事,他如果去找父王估計也不會有結果,所以只能忍氣吞聲,但是能不能忍得下這口氣就兩說了。

    “此人行事確實有些捉摸不透,霸道的很,但是其卻給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雖然修為只有筑基初期,但是一個初期修士又怎能大鬧鎮撫司呢?”皇甫夢淡淡道。

    說著,此女是將之前與雷洛交談還有對方查案時的細節全都說了出來,一絲一毫都沒有遺漏。

    “此人現在就是一條瘋狗,逮誰咬誰,我們可千萬不能做這個被狗咬的人,畢竟這條狗現在可還受到了父皇的期待!”皇甫玉依舊是溫和的說道。

    “不過那也只是暫時的,此人莫非也看出來父皇只是利用他,所以行事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接著他又疑惑起來,畢竟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如此的膽大妄為。

    就算有人知道自己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可活,也不敢如此放肆的,可對方偏偏做了,而且做的讓人膽顫心驚。

    “這一點請兄長放心,小妹不會去做那個蠢笨之人,也會在最近一段時間約束小弟,畢竟被野獸咬死可是最愚蠢的行為!”

    皇甫夢說完之后還看了一眼邊的皇甫英,后者連忙低頭應是。

    雖然很不愿,很不甘心,但他不敢違逆自己的姐姐,也不敢違逆眼前這位名義上的兄長。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都要小心一條瘋狗,可是條狗總會去咬

    人吧,要是哪個不開眼的去招惹了畜生,你說這條狗會不會咬上去呢?”皇甫玉意有所指道。

    雖然他說的話讓人感覺到一陣心悸,但是其面色依舊和善,甚至讓人看了都大生好感,不愧是一個面冠如玉的美男子。

    ……

    青龍區,圣天書院。

    這一次雷洛是來到了與遠山書院齊名的圣天書院,而這家書院背后的靠山不是浩然書院,而是皇甫家。

    皇甫家畢竟是擁有數萬年底蘊的大家族,并且還幫助正魔兩道統治著圣天皇朝凡俗世界數萬載,豈會沒有一點底蘊。

    起碼找到三位金丹期的儒生為自己教書育人還是能夠做到的,而且世家弟子并非都是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起碼那位四皇子皇甫文就是世家弟子中的佼佼者,而且世家弟子之中也出過很多當世大儒,朝中大員。

    不過當雷洛穿著一儒袍,并且抬步走入這圣天書院之內時,就看到了一個完全和才干不搭邊的人,那位北梁王的三世子北堂耀。

    好在這位北堂耀最近也受到了什么風聲,看到雷洛走進圣天書院時,不僅沒有上來招惹他,相反還躲得遠遠的。

    看著這位三世子此刻只敢縮在人群里窺視自己,就連上前放狠話的膽子都沒有了,雷洛是搖了搖頭就走向了圣天書院內部區域。

    在這里,他見到了圣天書院的一位院長,當然不是那位江院長,而是另一位陶院長。

    這位陶院長慈眉善目,和顏悅色的,對誰都十分的和善,在圣天書院內那更是出了名的笑口常開,就好像彌勒佛一樣。

    他滿頭的白發十分旺盛,花白的胡子更是足有一尺長,一白色的儒袍之上繡有“圣天書院”四個大字,將其襯托的頗有些高山韻味。

    “原來是雷小友到了,老夫有失遠迎還望恕罪,”陶院長拱手行禮道。

    雷洛自然是客客氣氣的還禮,同時詢問了一番場面話,大致意思為圣天書院內可有什么異常等等。

    “書院內自然沒有異常,那下毒之人也不知是如何動的手,我等徹查了數月,也沒有一個結果!”陶院長有些無奈道。

    他們圣天書院戒備森嚴,而且此地更是皇城的重中之重,結果居然出了這檔子事,他也很無奈。

    而且出事之人的份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對方雖然只是一個凡人,但卻是四皇子的幕僚,而且在書院內才名也不小。

    “哦,不知陶院長能否帶我去看一看案發的地點?”雷洛自然提議道。

    “小友請!”陶院長連忙站起,就在前面帶起路來。

    案發地點在圣天書院的一處別院附近,這處別院是書院幾位夫子的居所,不過現在自從出了事后,這間別院也就空著了。

    雷洛看了一眼

    別院,眼神更是看向了別院旁的一條景觀湖,眼中閃過一絲古怪之色。

    “陶院長,你們書院內的景觀湖都是自己鑿的?”他詢問道。

    “那是自然,我等做學問都講究一個靠山靠水,門前水景門后山景,這些都是必需之物,所以就從原本干涸的水道之上鑿開了幾處景觀湖,然后施展了布雨法術,用以灌溉填充水位,”陶院長隨手指示道。

    他手指的地方都是書院內人工開鑿的景觀湖,雖然有些溪流只到人的膝蓋位置,但這些布局都頗為雅致,頗為注重風水。

    “奇怪,為何案發的地方都有水呢,難道兇手真的會水遁和土遁?”雷洛在心中疑惑道。

    不過如此的話,對方就要以筑基期的修為從水中逃遁,然后遁入皇城地下,最后從地下逃出皇城才能夠到達安全之地。

    而且在土遁途中不能貿然露頭,不然這么大一個皇城,誰知道頭頂會出現什么人,萬一有金丹修士察覺豈不是自尋死路。

    “雷某進去查看一番,就不勞煩陶院長協同相伴了!”雷洛對著陶院長客氣道。

    說完之后他就自顧自的走入了別院之內,至于后的陶院長則是沒有多言,然后朝著書院之內走去。

    “咦,有人!”就在雷洛走入別院之內時,就發現此刻居然有人在此。

    這是一位穿金色儒袍,書生打扮的男子,此刻對方背對著自己看不清面貌,而且對方還低頭抽泣著。

    “閣下可是四皇子皇甫文?”雷洛放輕腳步走向前去,然后詢問道。

    眼前之人回頭,面露愁容,形消瘦,臉色同樣因為哀傷而顯得有些蒼白,但是絕對沒有顯露病態,只是單純的感變化罷了。

    “學生正是,不知先生乃是何人?”皇甫文躬一拜道。

    “遠山書院雷洛,奉旨查案之人!”雷洛回禮道。

    此言一出,皇甫文的形一震,接著是面露一絲復雜之色,既有哀愁又有欣慰,甚至還有一絲悲憤。

    “想不到居然是欽差大人來此,學生一時失態,讓大人見了笑話,”他接著面露歉意道。

    說完之后他還整理了一下稍顯散亂的衣冠和服飾,躬一禮。

    “四皇子下客氣了,不知道你在此地所謂何事,莫非是來吊念這位被害之人?”雷洛淡淡道。

    “不錯,我與文海兄乃是至交好友,更兼之有同窗之誼,當年我們二人……”

    皇甫玉開始講述了自己和受害者的關系,那可真是十年的同窗之誼,兩人從相知到相熟,最后更是成為了無話不談的知己。

    并且兩人都喜好詩詞歌賦,后來受害者在皇甫玉的相邀之下加入了四皇子府,做了入幕之賓。

    不過說是加入四皇子府,他們二人依舊是在圣

    天書院內研習儒學,一年幾乎不會離開書院幾次。

    說完之后,這位四皇子下又是露出一臉的愁容,并且言語也有少許的激動,但都被其克制了下來。

    “不知雷大人可找到了什么線索,是否找到了殺害我那位至交好友的兇手?”他連忙詢問道。

    “鎮撫司查了六個月的案子,我這才查了幾天,四皇子高看在下了!”雷洛歉意道。

    “這倒是學生孟浪了,雷大人就算再神機妙算,這兩天的時間也確實不夠,”皇甫文恍然道。

    “對了下,你最近這段時間都在圣天書院內做學問嗎,可有曾離開過這里?”雷洛接著沒頭沒腦的問道。

    “不曾!”

    “既然如此,那么我先告辭了,有消息的話我會再聯系下的!”雷洛告辭道。

    說完之后他快步離開了圣天書院,并且連續走了一個多時辰,期間沒有絲毫的回頭。

    “這個皇甫文有問題!”他喃喃道。

    他從紫藤城回到皇城的朱雀區,然后在朱雀區逗留了一天,接著第二天才回到遠山書院,從鄭院長那結果圣皇手諭。

    第二天算是他開始查案的時間,然后當晚他就去了軍機處,屠了鎮撫司,最后拿到了監察司的密信。

    第三天他才開始拜訪六個受害者,最后來到這里查案,理論上來說當他接任務之前還是一個默默無聞之人,皇城內誰人認識他。

    當他屠了鎮撫司之后才開始名動皇城,雖然這不是什么好名聲,但此時此刻皇城內的大人物才開始注意到他。

    而他真正辦案的時間確實是兩天,但是就連監察司都以為圣皇手諭傳下去的那天為第一天,他調查的時間是三而非兩。

    剛才他自己都說了這查案沒幾天呢,監察司也需要一定時才能夠確定自己到底查了幾天案,可這位皇甫文是如何知道的呢。

    畢竟一個沒有野心,不理朝堂之事,最近又沒有離開過圣天書院的學生,是怎么能夠知道這么機密的事呢。

    而且遠山書院和圣天書院的關系一直都不和睦,也排除掉有遠山書院的弟子看到自己泄露行蹤的可能。

    “看來,這位四皇子確實有些問題!”雷洛喃喃道。

    世間真正沒有野心的人可不存在,哪怕是儒生也會想要做出名傳千古的詩詞,他們也有**也有野心,那就是名。

    不過這位四皇子到底是不是下毒的主謀,還需要檢驗一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