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逐仙鑒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魔焰宗三大族

第六百七十四章 魔焰宗三大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入宗考核依舊在繼續,雷洛也依舊保持著緩步前進,一路上的危險對其來說都不能算是危險,就連熱身都算不上。

    不過自從他把臉弄花,身上衣服弄的狼狽破爛之后,偷襲他的人反而是多了起來。

    雷洛也有了猜測,那就是自己沒有修為在身,然后表現的這么狼狽,可不就是那些信物還沒有湊齊之人的首選目標。

    雖然這些人現在都成了尸體,但是他前前后后也殺了大概上百人,這樣下去心里都有些過意不去了。

    這就好像他是故意示弱,然后讓對方過來送死的一般,其實就是演戲避開一些麻煩,這一時半會沒有轉換過來罷了。

    就在雷洛前進之時,這血木嶺內的屠殺依舊是在繼續,十余萬的年輕弟子現在估計還剩下一半左右,并且這個數量還在銳減。

    因為元嬰期的神識有百余里,加上《吞靈大法》的緣故,他的神識甚至達到了接近三百里,也就是接近元嬰后期的強度。

    所以綿延數百里的血木嶺基本都在雷洛的神識籠罩之中,那些年輕弟子的遭遇和處境是看的清清楚楚。

    不過他不會一直放開神識,萬一魔焰宗的元嬰修士突然心血來潮的話,可能會發覺到不對勁,自己也有暴露的危險。

    因為就在剛才,他已經感應到了有三位元嬰修士時不時的會用神識掃過血木嶺邊緣,靠近陰火城方向的那片區域。

    這三股神識之中,一股神識的強度比另外兩股要強悍一倍左右,應該就是那位冥曌城主的。

    但是最讓他忌憚的卻是第二股冰冷的神識,這股神識氣息隱晦無比,但是卻如同尖銳的針一般銳利。

    這一道神識放出和收斂的速度更是極快,而且還有一股讓他熟悉的感覺。

    “巫術,修習巫道之人的神通!”雷洛感應著那股神識后猜測道。

    他雖然是猜測,但是八九不離十,對方一定是修煉了就算是魔道之中也頗為邪惡的巫術神通,這股神識更是通過秘法加強過。

    陰火城,城門口處。

    依舊是在巨大的飛舟之上,不過這一次飛舟已經停靠在這里,等到那些通過試煉的弟子出來前,是不準備移動了。

    在飛舟之上,這次除開冥曌,黑衣中年男子和紅衣老嫗之外,這次還有兩個元嬰期修士也站立在一側。

    這新出現的兩人,一位是身穿黑色衣袍的胖臉酒糟鼻老者,看其長相和模樣倒像是一個年紀不小的糙漢子。

    此人的寬松黑色衣袍背后處還繡有一個三尺大小的鐵錘印記,這個印記代表了宗內煉器師的身份。

    而第二人則是一位身穿紅色緊身衣裙的紅衣女子,身材曼妙玲瓏,俏臉微寒,半張側顏被白色的面具遮掩,更添幾分神秘之感。

    此女正是和雷洛有夫妻之實的魔焰宗女子幽婼,不過此女就仿佛是木頭一般站定在一側,對于四周的任何事都毫不關心。

    在五人的身后,才是一眾魔焰宗的金丹期護法,這些護法此時全都神色恭敬的站立在一側,不敢上前打擾幾位元嬰期長老分毫。

    不過這些魔焰宗的護法今天也奇了怪了,往屆的入宗試煉都是冥曌城主主持,最多就是來個一兩位元嬰長老觀摩一二,而且還是在試煉弟子有對方后輩時才會如此。

    可這次居然一次性來了四位,而且就連宗內資格最高的煉器大師閻長老也來到了此地,反倒是幽婼的到來讓一眾金丹期護法沒有多大的意外。

    正好,幾位元嬰期長老難得聚一聚,此刻就在此地閑談了起來。

    “閻兄,這是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難道這次入宗考核之中有你閻家的后輩?”冥曌城主頗為好奇道。

    他可是知曉眼前之人是什么脾氣,那可是一門心思撲在煉器術上的人,今日怎么會來觀摩小輩的入宗試煉呢,猜來猜去也就只有這種原因了。

    “嘿嘿,我可不像你們三家,族內也沒那么多弟子,不過是最近煉器上遇到了一些難題,所以出來散散心罷了!”

    “這不正好,看到你們幾個人聚在這里,就順路過來看一看罷了,這一批小輩之中也沒有我的什么后代,”酒糟鼻老者嘿嘿一笑解釋道。

    聽到此話,另外三人一陣無語起來,感情你是閑著沒事出來逛逛的,我們還真就是想多了。

    聽到這番解釋后,冥曌城主也沒有辦法,畢竟對方在宗內的身份不低,而且還是魔焰宗資歷最高的煉器師,自己也不敢得罪對方。

    他接著又將目光掃過站在另一側的幽婼身上,笑著點了點頭,心中也有了一絲計較。

    “恭喜幽婼長老凝結元嬰成功啊,對了,我冥家后代之中有位嫡系,現在修為也到了金丹后期進階,是老夫的侄兒,長的一表人才,算得上的青年才俊;”

    “聽聞幽道友出自幽家分宗,不知可有興趣嫁入我冥家,我保證一定給與幽道友元嬰修士的待遇和地位,我那侄兒可是仰慕幽道友許久了!”冥曌接著慈眉善目的笑道。

    聽到此話,幽家主宗出身的中年男子面色一變,就連那血衣老嫗也同樣面色難看起來。

    反倒是一旁的酒糟鼻老者聽到此話后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顯然此事和他沒什么關系。

    “冥城主,我可記得你那侄兒納了不少的妾室,這幽道友要是進了你冥家的門,豈不是受到了冷落!”血衣老嫗先一步開口道。

    別人不清楚,她可是一清二楚對方那幾個后代都是什么德行。

    就說對方那位金丹后期的侄子,那也有三百多歲了,長的更是像四五十歲之人,可和一表人才完全不搭邊。

    “王長老言之有理,況且幽長老還是我幽家之人,這些事情可都是要宗主定奪的!”中年男子也開口道。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口氣就好像為幽婼考慮一般,絲毫沒有將之當成什么分家之人,其實是為了防止對方挖他們幽家的墻腳。

    幽婼本人則是壓根沒有開口的意思,就好像幾人交談的都與自己無關一樣。

    “話可不能這么說,幽長老年歲不大,算是我們的后輩,這小輩之間要是兩情相悅的話,我這把老骨頭就去請示宗主,讓其成全了兩人!”

    “而且我那些侄兒雖然納妾不少,但是這正妻之位可都還空著呢,為的就是遇到像是幽長老這樣出色的女子!”冥曌絲毫沒有不好意思,反而是淡淡笑道。

    他那些小輩雖然都有妾室,但那些都不過是玩物罷了,有些更是修煉采補的爐鼎,和眼前的幽婼可完全不能比。

    此女修為到達了元嬰期,如果和自家一位子侄結合的話,說不定運用雙修秘術,那位后輩甚至能夠突破到元嬰期。

    到時候他們冥家又多出一位元嬰期修士的話,在魔焰宗的地位又會高一分,甚至可以達到和幽家分庭抗禮的地步。

    至于血衣老嫗所在的王家,自從死了一位元嬰期長老后,已經被幽,冥兩家遠遠的拋在了身后。

    如果不是那位大長老還健在,此家族早就不足為懼了。

    不過冥曌城主的話一出口,中年男子和血衣老嫗全都暗罵對方當真是不要臉,這種話都說得出口,不過對方一把老骨頭,也談不上要不要臉了。

    “幽婼長老確實算是我魔焰宗后輩中最杰出之人,不過短短兩百余年就凝結了元嬰,按照這個速度的話,說不定五百年就能進階元嬰后期,到時候豈不是和幽宗主可以平起平坐了!”

    “而且幽家主宗現在金丹期的年輕一輩,可沒有什么人能夠配得上幽婼長老,而現在這些后輩,年紀又都是太小了,當不得大統!”血衣老嫗冷笑一聲后意有所指道。

    此話一出,中年男子的神色算是陰沉了下來,對方說的不錯,幽婼的潛力太大,確實有可能威脅到宗主的地位。

    不過像是想到了什么之后,他又放下心來,并且淡淡的回復道:“這點倒是請兩位道友放心,我也說了,這些是都是宗主做主,還請兩位就不要操心了!”

    看到中年男子的神色后,冥曌和老嫗雖然面色不變,但是心里卻開始算計起來,莫不成那幽老鬼種下的禁制就連元嬰期修士都能夠控制。

    元嬰修士的神魂藏于元嬰內,照理說一般的神魂禁制已經無效了,可看樣子這幽婼此女依舊沒有擺脫幽家的控制。

    冥曌城主更是暗地里尋思起來,自己這挖墻腳的心思看來是沒有多少把握了,因為魔焰宗上下全都知道幽婼此女的性格,那可是出了名的冷漠無情。

    “哼,此女也當真是給臉不要臉,既然幽老鬼那邊沒辦法,這女人也如此不識趣,那招收門下一事,估計就更是沒戲了!”他在心里冷笑道。

    幽婼今日來此地的目的也很簡單,另外四人也都知曉此事,那就是魔焰宗修士一旦晉升為長老,可就能夠擁有自己的洞府和山峰了。

    但是擁有洞府和山峰的條件是要招收弟子,畢竟宗內這么大的地方,不可能給你一個人使用,元嬰期的長老都會招收一些筑基或者金丹的弟子歸入門下。

    但是幽婼此女有些特殊,雖然對方是元嬰期修士,但是宗內分配的資源依舊是按照當初護法的份額來算的,這點資源自己都不夠用,更談何賞賜門下弟子。

    所以此女來此是想要招收一兩個練氣期的后輩歸入門下,這樣也就有了在魔焰宗開洞府的資格。

    不過這個可能性并不大,因為魔焰宗上下都知道此女的地位,冥曌拉攏對方就是看中了幽婼在幽家的地位,想要讓此女投靠冥家。

    至于對方招收弟子的事宜,幽家更是早就打好了招呼,加上此女冷漠的性格,保準讓對方一個人都招不到。

    中年男子看向幽婼時,眼中同樣露出一絲冷笑,:“進階了元嬰期又如何,還不是在我幽家的掌控之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 投注站官W kk盘锦麻将下载 舞蹈主播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组选开奖结果 亲朋棋牌手游 有快三开奖直播 北京11选5走势图基本图 闲置无sim卡手机怎么赚钱 新疆11选5彩票控 炒黄金没有几个赚钱的 黑龙江11选5代购怎么开代理 人生价值在赚钱辨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