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深夜書屋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旺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田雞粥味道很鮮美,再配上幾盤精致的小菜,這頓晚餐,確實很美好。

    飯后,

    周澤走到書店外面,

    站在馬路邊,

    老許跟著一起出來,遞了根煙。

    “你不洗碗么?”周澤有些好奇地問道。

    “那個慶在洗。”

    “哦。”

    周澤拿出打火機,給自己點上,再給老許點上。

    飯后一根煙,賽過活神仙。

    原本,

    這應該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大家消消食兒后就可以洗洗上床休息了,明兒個又將是美好的一天。

    只可惜,

    平靜的生活,

    似乎總是會被拿來打破,

    就像是很多人都總是手癢喜歡去捏破氣泡墊上的氣泡一樣。

    手機響了,

    這輩子以來,

    周老板通訊錄里其實一直都沒多少人,

    拿起手機,

    一看是老張的來電,

    深吸一口氣,

    在心理已經建設好老張又要給自己拉來什么事兒做做的準備后,

    周澤接通了電話:

    “喂。”

    “老…………板…………”

    老張的聲音很虛弱。

    周澤目光一凝,當即道:

    “你在哪里?”

    “警局…………后…………的…………廁所…………”

    …………

    警局后面是一個小公園,其實算是一個面積稍微大一點兒的綠化帶,和后頭的一個小區算是合用的。

    也正是因為和景區合用,所以小區才敢在自己的圍墻外頭開這么大的一個口子,偶爾飯后晚上也會有穿著警服的人在這里走走歇歇,從一定程度上,也算是提高了這個小區的安全程度吧。

    這里有一間公廁,修建得和洋房一樣,很高檔;

    而此時,在公廁的后面,老張躺在那里,十分地痛苦。

    他的身上,到處都是血跡,整個人在泥濘的花圃中打著滾兒。

    一開始,

    其實痛苦的感覺并沒有這么強烈,

    只是單純的來自心靈上的惶恐和不安。

    但隨后,

    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吹了氣”一樣,

    整個人都要炸裂了。

    這附近,也就這塊地方晚上的時候沒什么人,老張第一反應就是快速來到了這里。

    “吼…………吼…………吼…………”

    一聲聲壓抑的低吼從花圃之中傳來,

    老張的額頭抵在了花圃的泥濘上,雙手使勁地砸著地面。

    周澤來得很快,

    政治正確的安危,

    確實時時刻刻地牽動著周老板的內心神經。

    一同來的,還有慶和老許。

    不用去喊,其實還沒走進來時,就能清楚地感知到老張的位置了。

    那股子壓抑沉悶的氣息,可能對于普通人來說,沒什么影響,但對于周澤等人來說,宛若黑夜里的那盞足以亮瞎人眼的大燈泡。

    周澤等人快速跑了過去,

    剛靠近廁所時,

    周澤忽然停下了腳步。

    “嗡!”

    前方的花圃忽然散開,

    一道紅色的身影直接竄了出來,速度極快。

    慶直接上前,雙手下壓,一道黑色的氣旋出現。

    “哐當!”

    竄出來的人被壓在了地上。

    慶的一只手向前一指,

    一道道白色的絲線出現,

    直接將地上的老張給捆住。

    作為剛加入書屋的一員,慶也確實需要做點事情來證明自己除了因社恐逗弄大家以外還有其他的用途。

    周澤和老許迅速上前,準備給老張查看情況。

    然而,

    就在這時,

    周澤后背忽然一僵,

    雙臂直接向身后揮舞。

    一道白色的影子正疾馳而來,被周澤身上的煞氣直接擊潰!

    慶的目光也馬上環視四周,在西北方向,也有一道白氣出現,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這里。

    “束!”

    慶攤開手,向四周一擴,一道青光屏障被直接撐開。

    “轟!”

    “轟!”

    “轟!”

    短短一分鐘內,

    先后有三道白光撞擊在了這屏障上,

    即使是慶,在這種狀態下支撐時,面色也略微有些泛白。

    這種被動防御等待挨打的消耗,是真的大。

    但問題是,

    你偏偏不曉得你的對手到底在哪里。

    “這些白氣到底是什么東西?”慶問道。

    周澤搖搖頭,他不知道。

    邊上的許清朗則像是想到了什么,低頭看了一眼被捆在地上似乎已經失去意識的老張,道:

    “好像是獬豸的力量。”

    那一晚,旱魃出現在了書店里。

    先和老道來了兩次親密接觸,

    隨后老張“恰好”出現在店門口,

    那時,

    老許坐在書屋里,雖然因為胸口的傷口沒辦法出來支援,但外面發生的事情,他還是看見了。

    記得那會兒,

    老張利用身上的獬豸力量壓制旱魃時,

    有很多縷白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融入到了老張的體內。

    此時的情景,和那晚的一幕,真的很相似。

    “獬豸的力量?”周澤有些驚愕,“不可能啊。”

    如果說是獬豸本尊發現了自己的分身被老張“公車私用”了,以獬豸的脾氣和眼界,要找也是找當初促成這件事發生的罪魁禍首啊,在這里以這種方式折磨老張算什么本事。

    而且,

    退一萬步說,

    當初選擇老張進入老張身體內的也是獬豸分身自己,周老板充其量是利用煞筆給人家房門上了把鎖。

    “轟!”

    “轟!”

    “轟!”

    沖擊,還在繼續,

    不停地有白光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像是在玩兒什么飛蛾撲火,且樂此不疲。

    “這太煩了。”

    慶瞇著眼說道。

    別說,這個時候她說話時倒是一點都不緊張了。

    所以,有些人天生就適合干特務或者說是適合這種刀劍舔血的生活。

    “你累了,可以換我。”周澤說著,已經蹲下身,將自己的指甲刺入到地面之中。

    只要他想,馬上就能和慶一樣,建立起一個以僵尸煞氣為根基的防御屏障。

    慶搖了搖頭,示意自己還能堅持。

    周澤則是看向許清朗,“把老張弄醒。”

    許清朗點點頭,馬上行動。

    老張已經昏迷了,身上的一片血污和泥濘可以清晰地知道老張先前到底有多慘。

    許清朗掏出了一根針,

    別誤會,

    老許可沒有去學什么中醫,

    這根針只是他為了布置陣法方便時所做的一個小法器,有時候布置陣法需要一些精細的操作就靠它了,至于刺到人身上,那酸爽……

    “噗!”

    針刺入了老張的脖子位置。

    老張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但老張并沒有因此蘇醒,反而使得其身體開始快速地膨脹。

    “吼!”

    一聲怒吼,從老張喉嚨里發出,帶著極為濃郁的憤怒和不甘。

    周澤舔了舔嘴唇,他從沒見過老張這個模樣,看來,確實是他體內的獬豸分身出了什么問題。

    但哪怕是出問題了,也不應該是這般劇烈的反應吧?

    老許掏出符紙,打算強行喚醒老張的意識,但符紙剛剛放在了老張的身上就開始自燃起來,顯然,符紙的效果還是太弱了。

    “我來。”

    周澤見慶還能繼續支撐的樣子,也就將指甲從地面收回,同時輕拍自己的上衣口袋。

    “煞筆,出來。”

    “嗡!”

    煞筆直接穿破了周澤的襯衫飛了出來。

    它激動地在四周盤旋,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周澤指尖指向了被捆著的老張,

    “封印他體內的力量!”

    煞筆的筆尖瞬間對準了老張,

    而后,

    可以清晰地感覺到,

    煞筆的情緒似乎降落了不少。

    是啊,

    本以為自己被喚醒出來是又能封印那個最強的大佬,

    誰知道居然是又要叫自己去封印這只旺財?

    一個筆,

    一個煞筆,

    它也是有夢想有追求的好不!

    但是周澤的命令它有不能違抗,

    又轉悠了幾圈后,

    煞筆直接刺入了老張的胸口位置。

    是真的刺了進去,

    堂堂正正毫不遮掩直接在你身上開了一個口子,

    進去了!

    管你水道兒旱道兒,

    我自己開道兒!

    這一幕,看得周老板的眼皮都翻了一下,老張的身子更是一陣劇烈痙攣。

    緊接著,

    一道紅色的“封”字出現在了老張的額頭位置。

    原本,以為整件事都會因為煞筆的出手而塵埃落定,畢竟,煞筆當初可是曾被周澤拿來封印過鐵憨憨的。

    但這一次,

    似乎有些不同,

    煞筆所凝聚出來的“封”字一直在扭曲和渙散著,顯然,這是因為哪怕是憑借煞筆的力量,也依舊無法壓制住老張體內這近乎于在暴走的力量。

    同時,

    外圍極速而來的白光也在越來越多,

    像是一發發炮彈正在不停地打向這里一樣,

    且發射頻率還在不停地加大!

    然而,

    這個時候你撤開防御也是不現實的,

    因為這些白光都是沖著老張來的。

    這個時候你不幫老張把這些白光擋下來,

    老張的下場就簡單了,

    要么被砸死炸死,

    要么就直接被撐爆!

    看他現在的這個樣子,明顯就有已經是在自己等人趕到之前就撐得快要爆了,要是自己等人再晚一會兒到,

    就可以滿花園地把四處掉落的老張們給撿起來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連見多識廣的周老板都有些迷茫了。

    其實,

    這不僅僅是迷茫,

    更多的還是因為人的思維局限性在這里,

    有些方向有些可能,根本就不會去想。

    就像是正常的警察碰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案件時,他只會去拼命地尋找線索推理邏輯,而不會一開始就直接認定是“有鬼“。

    而這時,

    贏勾的聲音傳來,

    帶著些許的惆悵,

    “唉…………旺…………財…………沒…………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