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劈天斬神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爆)有點瞇著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爆)有點瞇著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是……”

    康將軍一見,疑惑的問道。

    原本以為,這個時候應該是夏夜先生現身,卻不料來了個連戰王級別修為都沒有的白衣人。

    不過是跑了幾步路而已,都弄得滿頭大汗,一看就是不用心修煉的。

    “貧道一尺,也算是義兵團一員,有個事情不懂,想請教欽差大人,還望大人解惑……”

    揮起袍袖抹去臉上的汗水,一點兒也沒有儒士般的文雅。

    再理了理衣襟,一尺道長對著康將軍一躬身,施了一個大大的禮,整個人都快趴到地上了。

    “有什么事情,快說,別弄得文縐縐酸溜溜的。”

    康將軍嫌棄的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才饒有興致的打量著一尺道長。

    義兵團這是怎么了,為了和幽陰門分庭抗禮,連這等窮酸秀才都招來,實在是饑不擇食啊。

    對付袁守義,一方面是要把事情高大,另一方面也是想逼出義兵團的實際首領夏夜先生。

    一尺道長的出現,盡管讓康將軍有些失望,但也證明了,對付袁守義會有不錯的效果。

    別管一尺道長想要請教什么,只要繼續折騰,相爺交代的任務,就有了完成的希望。

    “欽差大人此行,究竟是……查找王子殿下宇文鋒的下落,還是假借國王陛下之命,來找義兵團麻煩的?”

    一尺道長上氣不接下氣,弄出一副文不文武不武的樣子,讓人看了都顯得別扭。

    但提出的問題,卻又是一針見血,直接擊中了康將軍的要害。

    “當然是……奉陛下之命,尋找王子殿下的。”

    康將軍沒有想到,一尺道長提出的會是這樣的問題。

    說起來不難回答,可康將軍墨跡了好一陣子,才勉強應付道。

    如果單純的找人,找的又是當今國王陛下的兒子,理應抓緊時間,竭盡全力才對。

    但是,康將軍卻把目標對準袁守義,非得給他強加罪名,并讓隨從將袁守義拿下。

    作為義兵團團長,袁守義具有極高的威望,不管出于什么樣的目的,只要康將軍動了袁守義,就一定會自找麻煩。

    至少,在沒有找到宇文鋒之前,義兵團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一旦造成義兵團混亂,豈不是更加打探不到王子殿下的消息。

    康將軍心里有鬼,卻也不會承認,自己就是來找義兵團麻煩的。

    否則,拋開了欽差大人的身份,康將軍想要從義兵團大院全身而退,恐怕沒那么容易。

    權衡之下,只能順著一尺道長的話回應,心里卻已經恨恨然的了。

    “既然這樣,欽差大人請回吧。”

    一尺道長笑嘻嘻的看著康將軍,冷不丁的說道。

    “你……什么意思?”康將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很意外的看著對方。

    “沒什么意思,就是不愿意看到康將軍白白喪命而已。”

    一尺道長依然神情自若,像是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一樣。

    從提問開始,一尺道長的話跳躍性很大,幾句話之間似乎銜接不起來。

    不要說康將軍一陣錯愕,就連躲在大樹底下的莫飛將軍,聽了以后也緩緩站起身來。

    “白白喪命……你好大的膽子!”

    盡管沒有仔細的琢磨一尺道長的話,但本能的反應,使得康將軍一蹦三尺高。

    怒目圓睜,用手一指一尺道長,厲聲呵斥道。

    一位戰帥級別的小人物,膽敢和戰王強者這樣說話,而且康將軍還是薩特王國的欽差。

    在康將軍眼里,狂妄的一尺道長簡直就是自尋死路,遲早得成全了他。

    “康將軍言重了,膽子大的人不是我,而是康將軍你。”

    一尺道長吃驚的看著康將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悲憤狀:

    “貧道不忍看見康將軍死于非命,特意前來提醒,你可別好心當成驢肝肺啊……”

    說完,低頭垂目雙掌合攏,一尺道長嘴里喋喋不休的嘟囔著,誰也聽不清楚。

    面對四位戰王強者,一尺道長白衣飄飄,不僅沒有一點膽怯的感覺,而且還頗為自信的和康將軍交涉。

    “用不著你提醒,本欽差前來辦事,誰阻擾誰就是對抗朝廷,是謀逆造反!”

    康將軍怒極反笑,陰冷的目光掃過一尺道長,不屑的說道:

    “我膽子大,是因為奉了陛下之命,代表的是薩特王國朝廷,你要是識相的,趕緊滾到一邊等候處理……”

    沒見過也不認識一尺道長,康將軍只是不想讓他壞了自己的情緒,這才暫時網開一面。

    要是依著性子,早就一掌劈下,讓一尺道長命喪當場了。

    “哦?薩特王國的國王陛下,啥時候變成陰無為了?”

    一尺道長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歪著腦袋,面露譏諷之色。

    目光如電,直刺向一時驚愕的康將軍,使得后者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妖言惑眾,義兵團果然包藏禍心!”

    康將軍避開一尺道長的目光,色厲內荏的叫道。

    環顧四周,除了那三位戰王強者級別的隨從以外,并無其他人作出回應。

    康將軍又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大樹底下的莫飛將軍,見對方像是靠在樹上睡著了一樣,連眼睛都沒睜開。

    稍稍緩了一口氣,穩了穩心神,還是禁不住心口噗通噗通的亂跳,額頭邊留下一條條汗水。

    一尺道長的話,若是沒有真憑實據,那就該當死罪,即便是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但是,康將軍擔心的是,看一尺道長鎮定的神色,不像是信口胡謅。

    仔細的回憶了離開九幽城的過程,康將軍確認萬無一失,不由得挺了挺腰桿,底氣明顯足了起來。

    一尺道長不過是義兵團中的無名之輩,充其量也就戰帥巔峰級別的修為,平時得不到首領的重視,這個時候跑過來出風頭,或許只是為了博人眼球。

    連莫飛將軍都沒有發現的事情,義兵團不可能有人知道,在對方沒有拿出確切的證據之前,康將軍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自亂陣腳。

    “你這才叫危言聳聽呢,康將軍既然不敢回答,就說明心里有鬼,所謂的欽差隨從實際上就是陰無為的爪牙而已……”

    康將軍的表現,一尺道長看在眼里,趁著對方有些慌亂,繼續施加壓力,也許真能發現點什么。

    表面上看,康將軍和莫飛將軍一樣,是薩特王國的欽差,這一點不會有錯。

    一尺道長不會糾結對方欽差的身份,而是針對那三位戰王強者級別的隨從。

    如果能證明他們來自于幽陰門,康將軍就沒有理由繼續留在義兵團,查找宇文鋒的下落了。

    可問題是,以一尺道長所掌握的情況,根本拿不出證據,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這些隨從們的身上。

    “等等……那個誰,你說什么呢?”

    感覺睡著了的莫飛將軍,卻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莫飛將軍三步并成兩步,急匆匆的到了一尺道長的面前。

    “莫飛將軍,這個家伙信口雌黃,必須嚴懲才行。”

    劍拔弩張的氣氛,還沒有完全醞釀完畢,就被莫飛將軍一下子給攪黃了。

    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在這個時候懵懵懂懂的爬起來,簡直就是添亂。

    也難怪,誰讓他是國王陛下欽點的正牌欽差,被一尺道長如此質疑,不急才不正常呢。

    “哦……康將軍,不好意思,剛才有點瞇著了。”

    莫飛將軍一臉內疚,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很嚴肅的問道:

    “我怎么聽說,有人懷疑我們的身份,難道你沒說清楚嗎?”

    關鍵的時候挺身而出,莫飛將軍裝著沒聽清楚的樣子,想從康將軍嘴里套出點什么。

    剛剛離開九幽城的時候,莫飛將軍就感覺到一種詭異的氣息,雖然一行人都沒有受到騷擾,可周遭的氣氛中透露出的消息,足夠讓人想入非非了。

    但是,身為朝廷官員,又是宇文則指定的欽差,就算莫飛將軍有諸多疑慮,也不能輕易表露出來。

    “這個一尺堅持說隨從兄弟是幽陰門的爪牙,我倒是說的很清楚,可他們不信,必須要莫飛將軍親自解釋……”

    康將軍眼珠子一轉,做出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模樣。

    早就知道,莫飛將軍對義兵團頗為照顧,干脆把問題交給他,看看一尺道長還有什么話說。

    有莫飛將軍在,康將軍總得有所顧忌,哪怕是心有不甘,也得暫時隱忍。

    要是莫飛將軍能解釋清楚,康將軍或許更加主動,接下來就能利用莫飛將軍的漏洞,做一些文章。

    萬一莫飛將軍和義兵團糾纏不清,康將軍也可以把責任推到莫飛將軍身上。

    不管結果如何,似乎都不會妨礙到康將軍的事情。

    “這十位隨從兄弟,都是國王陛下派的,怎么可能跟幽陰門扯上關系,簡直是胡鬧!”

    莫飛將軍聞言,好像明白了什么,轉過身對著一尺道長呵斥起來。

    “是嗎,這三位隨從大人的修為,都達到了戰王強者級別,遠在兩位欽差大人之上,是為了保護欽差大人呢,還是要對義兵團下手?”

    一尺道長的聲音中充滿了不屑的意味,顯然不相信莫飛將軍的解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