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黃易天地 > 九轉神帝 > 第六十三章 未知的目的

第六十三章 未知的目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黃易天地] http://www.nlfcxt.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白太玄,別以為本座不知道你是因為白葉,才如此針對長風。”

    柳劍青冷冷的看了太玄真人一眼,語氣略帶嘲諷。

    “打住!”太玄真人抬了抬手,凝聲道:“白葉的事情,早已過去,咱們不論。”

    “我們就說說,今天柳長風的表現如何。”

    太玄真人死死的扼住柳長風戰敗給萬山虎的事情,持續發難。

    對于柳長風持天劍,他是最不爽的。

    因為在那之前,天劍是在他兒子白葉手上。

    此時,天劍塔周圍的弟子,也是早已散去,留在此地的也寥寥無幾,也不敢上前來聽這幾位巨頭之間的對話。

    十二長老中,多數都是悶聲不開腔。

    對于柳劍青和白太玄的恩怨,可以扯到年輕之時,他們實在不想參與。

    不過,就今日之事,他們也覺得柳長風的表現實在有些差強人意。

    雖然南隕山萬獸門的實力,比起他天劍宗來,要強上許多。但是那萬山虎,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

    身為天劍宗執天劍之人,竟然萬獸門的一個無名小卒打敗,著實讓人不滿。

    如果不是丁烈及時出手,天劍宗的顏面,怕是徹底掃地。

    “大師兄,你說說看。”太玄見其他人不說話,不由向大長老道。

    在這里,最具話語權的,莫過于大長老了。

    大長老輕捻眉須,沉吟道:“那萬山虎的實力,與柳長風本在伯仲之間,對敵之時,柳長風心中似乎很迷亂,導致戰敗。”

    “至于丁烈,洞察力倒是不錯,不過銳氣太盛,需要多加磨礪。”

    “持天劍之人,還需再議。”

    “不過柳長風還是暫時將天劍交出來,放置天劍大殿,待有合適人選,再行選舉。”

    大長老的話音落地,都沒有異議。

    柳劍青雖然心中多有不爽,但大師兄開口,他也只能選擇遵命。

    恨恨的看了太玄真人一眼,柳劍青帶著柳長風御劍而去。

    “記得把天劍放到天劍大殿。”太玄真人看著柳劍青的背影,咧嘴一笑,不忘提醒道。

    柳劍青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然而那暴增的速度,卻是能看出,他心中是有多氣。

    “好你個白太玄,你不就是撿了一個丁烈嗎,本座就讓他此行有來無回!”

    柳劍青臉色陰沉無比,心中暗暗道。他之所以讓江尋月一同前往,可不光是為了那份機緣,更是為了將丁烈這個隱患給除掉!

    他掏出一枚玉符,對著玉符說了幾句,回到劍清峰。

    天劍山。

    “大師兄,去玄峰坐坐唄。”太玄真人對大長老發出邀請道。

    逼得柳長風交出天劍,他心中舒坦的很。

    大長老本想婉拒來著,突然想起自己收的寶貝徒弟,不由道:“說來也是有七八年沒去玄峰了,去看看玄劍師弟吧。”

    “哈哈,大師兄倒是記得清楚。”太玄真人大笑一聲,心中卻是暗罵一聲老狐貍。

    不過今天的事也得多虧大師兄在場,不然還真無法讓柳長風交出天劍。

    ————

    ————

    萬米高空上,蒼云神蛟起起伏伏,在云海中穿行。

    丁烈端坐在蒼云神蛟那寬廣的背上,閉目眼神,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蕭天九和尹羲煌就在不遠處,兩人站在那,似乎在低聲交談著什么。而江尋月也是傲立在一邊,一語不發,手里捏著一塊玉符。

    “小弟弟,你不會是恐高吧。”

    在丁烈身邊,是那位身著青衣的丹鳳眼女子,一臉媚笑的望著丁烈稍顯稚嫩的臉龐,有些好笑。

    之前在天劍宗,這丁烈可是威風凜凜,沒想到一上這蒼云神蛟,立馬就慫了。

    這讓苗雨冬心中又好奇又好笑。

    另一邊,江尋月淡淡的瞥了這邊一眼,眼中浮現出一絲殺機。

    這絲殺機,不僅是對丁烈,也對苗雨冬。

    “誒,小弟弟。”苗雨冬輕輕推了丁烈一下,低聲道:“你跟那個姑娘是不是有舊情?”

    丁烈虛瞇著眼睛,臉色蒼白,輕聲道:“哪個姑娘?羽皇古派那位嗎?”

    “咯咯咯……”苗雨冬頓時掩嘴驕笑,胸前場景頗為壯觀,她白了丁烈一眼,道:“小弟弟,你胃口不小呢。”

    “姐姐跟你說,那位范妹妹眼中只有六皇子這等蓋世豪杰,你就別瞎參合了。”

    “小心掉腦袋……”

    說著說著,苗雨冬又是展現出那嫵媚的身姿,似乎在故意給丁烈看。

    丁烈不由將目光投向最前方那個黃袍男子,此人實力深不可測,極有可能是通玄大能!

    從劉金曄露面開始,丁烈就感應過此人的修為,卻沒有得到結果。

    不過,他的目的并不是劉金曄,而是座下這頭蒼云神蛟。至于那什么遠古之墓,他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在這上面的人,實力都不弱,那萬山虎,最多只能算是末梢,真正厲害的,都沒有說過話。

    首要目的,還是要注意自己的小命才行。

    還有就是那江尋月,估計也沒懷好意。

    身邊這位苗雨冬,雖然表面看上去和和氣氣,但絕對也是個不好惹的主。

    丁烈轉頭望著苗雨冬,問道:“苗姐姐,那遠古之墓開啟,就咱們這幾個人去嗎?”

    聽他們的語氣,遠古之墓應該是一處極其久遠的墓地,里面定然存在著眾多珍寶秘籍,難不成就他們這幾個人去?

    “小弟弟,你還真是智……勇雙全啊!”苗雨冬扯了扯嘴角,笑道:“那遠古之墓,存在久遠,經歷多少代人,其內早就被掏空。”

    “說是遠古之墓,其實里面說不準什么都沒有。”

    苗雨冬年歲不大,二十出頭,但卻什么都懂的樣子。

    丁烈不由挑了挑眉,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那咱們去那遠古之墓干啥?”

    “小子,哪來那么多屁話,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丁烈話音剛落地,旁邊一位黑袍青年,冷眼斜了丁烈一眼,淡淡道。

    苗雨冬嫵媚一笑,邁著步子,扭動那纖細腰肢,朝著那黑袍青年緩緩走去。

    看到這一幕,丁烈摸了摸鼻子,沒有繼續多問。看來此行,恐怕不是那么簡單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免费小说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 创业板股票代码 3d和尾走势图 快中彩开奖号码 快手小号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 给大家介绍一个赚钱软件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开猫咖啡厅赚钱 湖北11选5遗漏 26选5投注技巧